六月飞霜

小六本是普普通通的乡间村娃,连个正经名字也没有,只是家中排行老六,大家都唤他小六或者六娃了。,而且一唤则是十七年。

十七年小六也该到了成亲娶媳妇的年纪了,可是谁愿意嫁他呢?要不是家里两个姐姐嫁去给人家当填房,这会他大哥二哥指不定还没娶上媳妇呢,现在他和大他三岁的大哥都未娶亲,家里家徒四壁的,小六也就不指望了,能混上口饭吃,也个安乐窝,将来再能赚点小钱孝敬已经垂垂老矣的双亲也就知足了

隔壁小张刚从京城回来,告诉小六京城如何如何繁华热闹,想赚钱去京城准没错,小六自是动了心,二话不说拿出所有积蓄连夜收拾包袱去了京城

皇城底下自是十里长街繁华热闹,小六自知井底之蛙,心想真不虚此行,一定得在这里落地生根把双亲也接来,让他们开开眼界,安享晚年。

小六会的活很多,木工,泥匠他样样拿手,可是京城的事虽多,求活的人也多,没点关系,想在京城讨生活却是不易,

没到几天,小六的盘缠已经用完了,揉揉干瘪的肚子,小六灰心丧气。此时回家,心有不甘,继续留在这,可能活活饿死。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六月天竟突然变了天还下起了鹅毛大雪,小六想这果真是天要亡我吗?小六穿着单薄的衣裳蜷缩在屋檐下,屋主人嫌邋遢的小六,几声吆喝把他哄走,小六心里委屈,虽然在乡下也有食不果腹的时候,可大家互帮互助也还开心,这大京城却没点人情味。

天实在很冷,路边的巷子不知谁扔了堆稻草,小六赶忙钻到稻草堆下不断的发着抖,路上的行人疾驰奔走,咒骂着这鬼天气,叮,一个钱袋掉在了小六的身前,小六一看里面是两锭金元宝,小六这辈子,不,小六这一家子这辈子都赚不到,小六满眼放着金光,这是何等好运,就这样落在我小六的身上,小六一阵欣喜,想着可以盖栋温暖的大房子,还可以娶房娇妻生个白胖儿子,还可以让双亲以享天年,想着小六就觉得乐呵。

突然小六又低下了头,这元宝本是别人幸幸苦苦得来,要知不见定是心急如焚,随身带着这么多钱,恐怕是有要事,我小六有手有脚,力气大会的活儿多,总有机会挣到这两锭金元宝的。点点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后,小六搜寻着记忆,回忆起掉钱袋的人,然后追赶了过去

这不巧,掉钱袋的是京城府尹,府尹为官清廉正直,皇上御赐两锭有特殊编号的官银给府尹以资奖他,若小六拿出去用则立马会被发现,可能说他私盗官银,那项上人头都不保了,而他还给了府尹,还跟府尹诉说了他的境遇,府尹看他手艺好人勤快老实,则留在了衙内修修补补,也混的一份差事,从此小六在京城扎了根,娶了媳妇,生了胖娃,还奉养了双亲,乡下的亲友们都说六月飞霜是好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