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寄简友: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文❤木子心士

-1-彼之简书,今之蹇疏

众所周知,JS是一个大型投资、广告和交友平台。所谓爱之深,责之切,此句如若不适,请联系删除。然而这确是JS如今的状态。

JS自2018年底发行“JS钻”以来,“创作者”们似乎看到了变现的希望,创作行为几近疯狂,差点走火入魔。他们点赞评论抽奖,乐此不彼,各种洗稿水文横行其间。然富甲之人摇身变成持钻大户,钻收益始终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看那排行榜便知,要论输赢你已输在了起跑线。

如今点开JS应用,迎面而来的就是广告,主页也不缺乏。广告倒也无可厚非,大可算作平台发展的盈利模式之一。最难以接受的是自个的创作平台变成了别人的广告平台,直接广告和软文暂且不说,当下流行的是公众号文章。但凡公号文一出现,评论清一色是推荐自己的公号,手法幼稚拙劣,平台也不问不管。

社区作为创作平台的附属功能,文友交流是自然而然的事,但当后者做得太过火,就偏离了它的初衷。大概现在JS迎来了第二次用户高峰,95后及00后新人不断涌入其中,再加上“JS小岛”的有力建设,JS交友专题重新活了过来,于是JS上充斥着晒照片、求互关的帖子。学习工作之余,便可在JS欣赏美女,不过最后发现还是抖音和快手的美颜强大些。

百度美女那么多,鬼才相信照骗。互粉又是啥,可以吃吗?

从前的JS,无关利益,也无关风月。简友们专攻自己的文章,潜心于遣词造句,他们相互欣赏,相互点评,相互吸引;他们不问年龄差异,不管职位尊卑,甚至不顾创作领域。这里看起来似乎是另一片文学圣地。

刚来JS那会,兴致勃勃,一腔热忱,写下了《致简友:我们首先是简友,其次才是粉丝》的用心用力用情之作,也吐槽过《简书怪象》,而今我的JS高烧终于退了。很多人都觉得JS变了,不再是从前的JS了。“一个优质的创作社区”,简单书写,“创作你的创作”,JS都快对不起自己的口号了。

现在JS上推荐的文章愈加不堪入目了,或者说它从来就没有合胃口过。JS上各种专题和主题鳞次栉比,往好的说是丰富多彩,往不好的说是乱七八糟。老派作者排斥娱乐八卦,新派作者嫌弃自说自话,这里更像是一群自嗨者的狂欢。

不曾知晓JS官方怎么定位自己的产品,诗歌散文小说也好,自媒体也罢,都有很多成熟且口碑尚佳的产品,JS以何优势立足。JS今日之状况,也与创作者本身有关,或者说是大环境使然。我们一边用尽全力去抵抗周遭日渐的冷漠和唯利是图,抵抗这套用物质衡量的单一标准,却一边沦为它的使徒。

有的人真的蠢萌蠢萌,执着于点赞评论阅读量,殊不知JS只有作者没有读者,难道在其它自媒体平台创作不香吗!昔日的好些JS大V,都已经带着“粉丝”离开了JS,有的开微课,有的做MCN,共同赚钱。而今JS上剩下的大概还有高钻“股东”,把它当做纯文学阵地的老者,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与希望的新人,无关痛痒的门前扫雪人,当然还有大大小小的广告商。

JS最致命的一点就是没钱,创作者没有直接收益,微薄的JS钻和繁琐的变现操作让多少人望而却步。利益都没捞到,众筹是不可能的,今后JS要怎样发展和求存不得而知。既提不出意见,也提不出建议,在下就不在此耍流氓,更何况JS之得失还轮不到我等饭都没得吃的小民指指点点。

-2-长亭短亭,莫念莫望

算起来,我也是JS老用户了。现在还留在JS的,都是真爱粉。

前些日子取关了好些早前关注的作者,有的是已经离去,有的是很久没更文,有的是我不再想看此类文字,也有的是我不再关心此人。对于生活,我喜欢做减法,因为活着就已经够累了,不想其他无关紧要之事再来拖累学习和工作。毕竟人生短暂,精力有限。

我之于JS,就是江湖一散人,无名无姓,无派无门,闲看JS的兴衰和简友的悲喜。晓梦大师曾言,“行路之中遇到一片树荫,并不意味着归属于这里。”“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大部分人皆是如此。

行至此处,你可能觉着我无情无义,虽说这世间本就薄情寡义,但我一直真情实意。来也深情,去也深情,空留半只影。

缘分大概就是,最先遇见了JS,然后遇到了你们。无论如何,首先要感恩JS这个平台,让我们这些貌似志同道合的天涯远路人齐聚一堂,相互交流讨论,阅读欣赏。然后感恩这一路遇到的人和事,他们陪我度过了一段难忘的人生旅程。

如果要问我在JS的收获,不是那冰冷的数据和可怜的收益,而是那几个熟悉的简友,然后才是那几篇自以为是的文章。

是的,这是在告别,但不是永别。我只是路过而从未入驻,便谈不上退出。从今往后,我写我的字,你作你的文,不再像从前那般热情,那般点赞和评论。

好话不多说,煽情语不用,下面开始点兵点将。

云中飘舞

云姐自述学历不高,但文章的造诣却很了得,比起一些所谓的大V,有过之而无不及。无论抒情,也无论叙事,诗化的语言、静谧的意境,沁人心脾,彰显如诗的惬意生活。而她才是JS的忠粉,无论种种都不离不弃,定期组织玫瑰园作业,笔耕不缀。在她的眼里,所有人都是宝宝,每个留言和发言的简友她都要亲切地问候,客气得让人觉得很见外。只不过这样的美文,我现在无福消受。

慕阳晨昕

“月舞倾城”换了马甲“慕阳晨昕”后差点没认出来,她在诗歌园地默默耕耘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工作繁忙,难得偶尔出来打理园中的花草。那时候她和云姐是相见恨晚、出双入对的好闺蜜,要是还在长沙,便可以文会友。

南飞雨燕

燕站长最喜新诗,虽然读不懂,但是感觉很厉害。她对自己的美貌最为自信,她的文章和她一样美,美文加美图,二美具,不要贪杯。00后小朋友们千万要和雨燕姐打好关系,说不定多年之后她就成了你的亲长辈。

金钗银环

玫瑰园四金花的最后一位便是环环姐,她们姐妹情深,携手共进。遇人不淑 ,父亲离世,母亲病重,你看尽人间疾苦仍然笑对人生。文字和文学,足以拯救一个人。而今你身处战役中心,一个电话,一支笔,皆是战斗。唯愿病魔早些离去,愿你们幸福安康,愿你今夜好梦,明日醒来恰如少女模样。

任真

真姐定居海外,却心系JS,负责“时差党”的大小事宜。人如其名,认真又任性,江湖上传说的消零派掌门正是她,而我就是她的开山大弟子,专门消灭零评论。她在JS神出鬼没,玩并快乐着。对于JS唯一略懂我乒乓文章的女作者,对于看到刘诗雯的讯息就想到我的简友,我心中充满感激。

毒鹦鹉

鹦鹉在说话之前叫什么,我也忘了。希望你能找到你的印第安男孩,余生能够重拾幸福。

有脾气的小饭团

忧郁的小团子竟喜欢看大秦帝国,饭团有了脾气还能吃吗?恭喜你摆脱母胎solo,祝你幸福999。

木子小沫

差不多的真名,差不多的老大。兄妹之情感人至深,看得我惭愧惭愧。愿你工作顺利,愿你坚强无敌。

阿雨姑娘呀

说起来咱还算半个老乡,虽然那篇文章撤了,但我依稀记得。第一次被简友写文艾特的感觉,既开心又腼腆。率真、感性、臭美,你会制造开心,不用担心。

林木草

你说你离开了JS,离开了简友,是因为JS变了,还是因为你找到真爱了?少看点纯真的动漫,少听点单纯的音乐,不然木草会变呆。

西凉姽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这个字念什么鬼,一转眼就是小学变大学,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了一身漂亮的裙装。文风和名字一样诡异,我实在是欣赏不来。

沐棉

你注销了JS,注销了头条,你要斩过往,断尘缘。未来或许因为未知才更有趣,才会值得期待,请不要畏惧,不要恐慌。愿你出关以后,仍然向往生活,带我去西安走一遭。

Athlon_BE

都不知道给你翻译个神马中文名字为好,你虽身处海外,却心系国乒,作为JS唯一能读懂我乒乓文章的简友,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喂,哥们儿,很久没更文了啊,记得回来看看。

唐小痴

痴叔算是老江湖了,早年混迹于各大文坛论坛,写得一手好段子,吸引了很多大迷妹,可得小心你家的老婆大人。转战JS之后,你就赖着不走,在这里玩得不亦乐乎,更名为“小疯”也还不错哦。金古梁温的武侠定没少看吧,著书立说最看好你。

唐风汉韵

唐老师久不更文,或许都要忘了我们。这尊大神不仅能看相,还能解字,“外朴内涵,外谦内傲 。”我很是喜欢。

地球承包商

如果有一天地球被你承包了,就去你家住,少收点房租。球球老师永远不分男女,也不分年龄,你为JS和简友写下的谏言诤语,不知能否点醒梦中人?或许不能,因为你永远无法叫醒装睡的人。但只要你写得顺心意就行。

叶麟潇

叶老师长我多岁,也算同道中人。科研之才却写得一手好诗,吸引了无数大爷大妈和俊男靓女。可你爱你的实验,和她一起化学反应,消失于无形。

深海逐豚

深海逐豚,本身就是件很有趣的事。曾经某专题的主编,被人怼过,也怼过人。如今隐匿江湖沉淀自己,偶尔出没,带着她和他的城市故事。

在这短平快的高速信息时代,纯文字创作在小视频和大视频的夹缝中艰难求存,很感动还有那么一群人在坚守,我们都相信文字的力量。

网络语有云,“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我很感激,也很庆幸遇到一群有趣的人。不求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

没有被艾特的各位简友也不要灰心,反正以后也不会被艾特了。

结束语

我之所以喜欢写作,不是因为我无聊得无所事事,也不是因为我有天赋和才能,而是因为我有感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