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暗恋三个人是什么滋味

再见,就真的再也不见了

所有正在暗恋的人的共同心声:不联系不代表不思念,我宁愿忍受如浪汹涌的思念,宁愿一个人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流泪,也不愿面对我发出去的消息石沉大海,或者在你接到我的信息时反馈回来的刺骨的冷漠。


北京是很少下雨的,北京沙尘暴的次数是下雨的N倍,然而今天却下起了雨。雨是阵雨,所以她没带伞。她不习惯带伞,更确切的说,自从进入北京的这所大学起,她还没有买过雨伞。事实上,在北京读大学不需要伞,这是师哥师姐们的切身感受。然而今天却下起了雨,下的是阵雨,是猝不及防的阵雨。她从食堂出来的时候感到一阵在北方的夏天从来没遇到过的冷气,她习惯性地缩了缩身,又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看看外面的雨势,她感到一阵安慰,因为有很多人和她一样没带伞在雨中疯了一般地抱头鼠窜。几滴雨打进她的脖颈,凉心透骨。来来往往的人在食堂门口穿进穿出,不断地擦着她的肩,蹭着她的鞋,刚进来的带了伞的人骄傲地把伞一扣然后潇洒地抖一抖,那些美丽的水花就呼啦啦地溅到了她的身上。她没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面对着那一张张自信地笑脸她又能说什么呢?她只能靠边站,靠边站,再靠边站……

“这鬼天气!这鬼地方!”

她在心里狠狠地骂道。

然而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她就看到了他和紧紧搂着他的腰的另外一个她。他扣了伞,当然没抖,也就看到了她。他一脸的惊喜:

“又遇见你了,吃过了吗?”

“哦,吃……吃过了。”

“哦,认识一下,这是我老乡,是个才女啊!她是我女朋友——”

“你好。”

“你好。”

“怎么?你没带伞?这把伞你就先——”

“不用了。我走了。再见。”

她飞也似的跑了,然后她的心也开始和这豆大的雨点一样从很高很高的天上一直下坠,一直下坠,狠狠地砸在地上,碎了。到宿舍楼的时候,不知道是天上的雨还是眼中的泪,她只知道她满脸流着清澈的水。

原来,原来,他真的,早已有女朋友了!

那个雨天已经是一年前的了。也是今天这样的阵雨,让她无奈又无助。那次是在图书馆。图书馆与宿舍楼的距离是食堂与宿舍楼的五倍,从食堂到宿舍楼步行需要三分钟,那么从图书馆到宿舍楼就需要15分钟,就算跑,按照她的八百米成绩,再加上风、雨、积水的阻挠,起码要七八分钟。七八分钟完全泡在水里,对于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从小就怕雨,只要一下雨,她就浑身发抖,只要一淋雨,她肯定会感冒,只要一感冒,她就得卧床,一卧床就几周也起不来。所以,她很怕雨,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绝不敢冲进雨里的。而现在是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了呢?现在,她又冷又饿,更重要的是六点半还有她的选修课,讲师特严,迟到一次就取消考试资格,而现在只剩下半个小时就要开课了,她能不急吗?现在,应该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了吧?豁就豁出去了,大不了再躺它一个月,躺

一个月的滋味总比被取消考试资格的滋味好受吧?她做好了准备,她就要冲进雨中了。然而这个时候,仿佛是命运的安排,她就看见了他了。他向她热情的打着招呼,跑上台阶,把手中的伞塞给她。他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那是一双温暖宽厚的手,她的心如揣着一个小鹿一样怦怦直跳,脸倏的绯红,少女的羞涩在他面前展露无遗。她不知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儿推辞。

“不行,给了我你怎么办?”

“我?我就是来图书馆的啊。”

她从心底里笑了,他在说谎,他不可能不知道星期天晚上图书馆不开门。正是这个善意的谎言,她就更不能要他的伞了。他是个聪明人,她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于是他就说:

“那好。你在这里等会儿吧,一定要等雨小点时再走——”

他走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就依了他,她本应该冲进用雨中的,因为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了。她看着他的背影,他走得很匆忙,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雨中。然而,他的背影在她的脑海中还没有逝去的时候,他又出现了,他匆匆的走过来,手中多了一把伞。她的热血开始沸腾……

“这会儿该行了吧。”

行,当然行,泪水从她的眼中夺眶而出。

其实那个雨天仅是她和他第二次巧遇。

第一次是在老乡的聚会上,就餐时坐在了同一桌。他就坐在她的对面。她话不多,别人问一句她就答一句。她也吃不了多少菜。他似乎和每个人都很熟,举止言谈大方自然,话不少却没有一句是多于的。他自我介绍说,他大二,管理系的,他没说他是学生会主席,只是说有什么困难尽管去找他。她去夹菜,他也去夹菜,恰巧在同一个碗中,于是两双筷子便成了维系他和她心与心之间交流的桥梁,通过这座桥梁她可以感受到他的心脏在坚强有力的跳动,而他看她的目光如水一般温柔,那一瞬间她产生了被幸福淹没的感觉。

这就是她与他的第一次。第一次,她预感到,这个目光和声音都很温柔的男生将要走进她的生命里。

第二次以后,她就开始希望每天都能见到他了。似乎他和她真的很有缘分,第三次她又遇到了他,远远的他就叫上了她的名字。她笑了笑,算是和他打招呼了。这次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话,她有点尴尬,似乎有许多话要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个人只好擦肩而过。他走远了,她回过头望着他,一动也不动,却很舒服。到拐角了,他突然也回过头来迅速的看了她一眼,她的心猛的跳了一下,很痛。她想,如果她连他给她的拐角处的回眸都忘记的话,那么这个世上就没有什么东西她能够记住了。

第四次是在网上。她给他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她说:

“真是奇怪,我为什么总是能碰到你?”

他说:“也许我们有缘。”

看到这句话,她的脸很快就红了起来,幸好,他看不见她。

第五次,她刚从出版社回来,在校门口又撞见了他。

“你哭了?”他看见她的眼圈红红的,问。

是的,她哭了。再坚强的女孩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哭的,何况她很脆弱。她的诗集又遭到了出版社拒绝,这已经是第五家出版社了,他们说,你的诗写的很好,但很难卖出去啊。在她的生命历程中,再也没有比这更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心血和汗水个这样随风而去了,难道就没有一

点挽救的余地了吗?没有。她开始绝望,对她的诗绝望,对她自己绝望。

她毫无保留的把她的故事全倒给了他。

他听着,感受着她的心痛。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许久才说出一句话:

“不管怎样,你的诗是我最喜欢的。”

然后又说:“让我去请你吃支冰激凌吧。”

说着,他拉起她的手向冷饮店跑去。

她没有拒绝,她真希望永远被他这样拉着。她明白,这一次,也就是第五次,她真正的爱上他了。

以后就是第六次,第七次了,再后来就是八九次了,反正还有很多次。她陶醉在自己给予自己的幸福当中,她发现她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爱上一个人,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想他了,吃饭,看书,睡觉,自习,无时无地不在想他。她已经没有耐心等待与他见面的机会了,她暗暗的了解他的一切行动,她要亲自制造机会与她见面。只是,大多数时候,她只是看着他,默默的看着他,并不叫他,她喜欢这种感觉。她尽量不让他看见她,因为他看见她他一定会叫她的。看着他的背影,她常常想,我们之间是不是有缘分呢?应该有吧,要不,我们为什么总是不期而遇呢?算一下,几乎每两天就遇到一次。他是大二的,我也有许多大二

的朋友,为什么就很难遇到他们呢?有的甚至一个学期也难遇到一次。他是否也喜欢我呢?应该是吧,要不他为什么说我们之间很有缘分呢?而且他对我那么好,完全超出了对待一般朋友的范围。但我又当心,惟恐他只是尽同乡之谊,那我不就是在自做多情吗?想久了,她就难受了,爱埋藏在心底不能说出口真是太难受了。她好想好想对他说“我爱你”,她还想好想靠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她好想好想轻轻的拥着他,她好想好想给他一个温柔的吻。然而,一切只是想想而已,她不

敢做,她害怕,她害怕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有时候,她也怨他,他为什么不对我说呢?他明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他!每天晚上,她总是独自一 人站在窗台上,一切事情都抛诸脑后,完完全全的想他,只想他。望着对面宿舍楼里的一个寝室里的灯光,她知道那是他住的地方。她知道他很忙,每天夜里要工作学习到凌晨一两点种。就这样望着,静静的望着。已经一点了,她转过身,走进寝室,那起话筒,拨号,心跳,剧烈的心跳!

“喂,你好,请找……”

“是你啊。你还睡啊。有事吗?“

“没……没有。我只是想说……想说……“

电话挂了,当然是她挂的。

她说不出口,实在说不出口。她走到桌前,习惯性的,为他写诗:

我不敢走进你,因为我怕你听见我的心跳

我渴望走进你,因为我想倾听你的心跳

无数次美妙的邂逅,能说明什么又不能说明什么

也许这一切只是一个错

而我只能将错就错

难道上 帝真的在你我之间架了一座桥

然后把缘分的花朵撒在了这桥上

为什么我们会有那么多的偶然

你能从我眼里看出什么

是你不想说还是不知道

你说从我的眼里看出我有话要对你说

是的,我想对你说的要比我对你说过的重要一万倍

那就是——

我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你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像你一样让我如此的走火入魔

如果你对我冷淡一点

也许你只是我偶尔抬头望见的令我心动的云

然而,你却变成了雨

落在了我的心里

于是

以后的每一个孤寂的深夜

我都要轻轻的,轻轻的

唤你的名字

画你的名字

写你的名字

……

二    这个冬天不太冷

从来的冷冬迷蒙也是冻,素素世界太灰太沉

令我夜里没有一个梦

碰上你我竟个经意不受控 爱上你气温也突然为我骤暖

风也未流动

从食堂到宿舍楼她走路需要三分钟,她是半跑半走的,再加之风、雨、积水的阻挠,她要了两分钟。两分钟完全暴露在雨中,对于她将意味着什么?她从小怕雨,只要一下雨她就全身发抖,只要一淋雨她就感冒,一感冒她就几周也起不来。回到宿舍楼,她的头发全湿了,很快的她感到头脑发热了,而且还有点胸闷。“原来,他早就有女朋友了”,从食堂到宿舍楼她一直在想这句话。她跌跌撞撞回到宿舍楼,刚好碰见他从楼上下来。他不是他,他和她同班,他比她小一岁,。他依旧那么豪爽的同她打招呼,然后他就看出了她的狼狈样,他半开玩笑似的说:

“瞧你淋得个落汤鸡似的。打个电话给小弟不就得了,小弟还敢不给你送伞去?”

她笑了,比哭还难看。

“你快去吃饭吧,菜都凉了。”

他走了,似乎还有话要说。她回过头去看了一眼,他真帅!她由衷的发出赞叹。只是他的帅与众不同,按照传统观念,谁都喜欢大,没有人会喜欢小。而他的帅与小是紧密相连的:小脑袋、小脸、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小耳朵,个子也是小小的,还不到一米七,但很精壮,身上没有多余的肉,当然,光是小还不行,关键是这么多的“小”组合地极巧妙,天衣无缝没有一丝缺陷,像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这件艺术品每天都向人陈列着,她和其他人一样一天到晚默默地欣赏着这件艺术品。第二天,她就感冒了,于是吃药,吃早以准备好的药,吃了不少,但没用,于是住院,躺了一个星期也没起来。她在想,她在反复的想:“原来他早就有女朋友了。“这样想着,她的心就痛,心痛的时候她的病就好不起来,于是她只好这样躺着,与日子与白色为伴。她的好友一个接一个地来看她,他也来看她了,是那个很帅的他,他依旧那么热情豪爽的叫姐好。

“你能来看我,我很高兴。”

“高兴就好,这样你就可以早点出院了。”

“但愿如此吧。”

“怎么样?躺着比坐着、站着舒服吧。”

“是啊!要不,你也试试。”

“不不不,我还是比较喜欢站着。”

他还是那么随和,喜欢说笑,没有城府。也许她还不了解他,因为他心里想的什么她一点也不知道,她也猜不透,她和他只是闲聊,没话题也能侃出一大堆话,他还时不时地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就这样。她喜欢和他瞎扯,很轻松,很有意思。这时候,她在想,第一次和他说话是什么样子的呢?她想起来了,那是在上高数的课上,他是踩着铃声进来的,教室里早就坐满了,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在她旁边唯一的一个空位上坐下了。虽然她不能用正眼看他,但她完全可以感觉到,那时候他很不自在,就好象旁边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似的。一节课,他都闭口无言,也没向她瞟一眼。下课后她就主动找他说话,她找了一道数学题目向他请教,他说了一连串的“不”,说他高数不行,随即他的脸就红了,嘿,想不到还有这么害羞的男生,有意思。这次她看清了他的脸,真够帅,这是他给她的第一印象,也是最深刻的印象,只是矮了一点,但也并不妨碍他的帅。后来,她就和他聊开了,就是这课间十分钟使她和他

发展到了今天这样子。他问她多大了,她说20。他又说他19,那么,我就叫你姐吧。她说,那好,我就叫你弟吧。

他走了,他就来了。他进来的时候,她正嚼着他给她削好的苹果,轻轻的,慢慢的。他进来了,她一阵惊愕,他还会来看她?她平静的心又泛起了波澜,她想他本不应该来的,你又何苦再来扰乱我的心绪呢?

“好吃吗?我也给你买了苹果,我再给你削一个吧。”

“哦,谢谢。不必了。”

“其实,那天你本不应该拒绝。”

她不说话,轻轻地嚼着他给她削好的苹果,不该来的来了,该来的也来了,不该走的走了,该走的也应该走了。

“你很忙吗?那么,你应该走了。我没事的。”

她看着他不停地看表,说。

“实在不好意思,我改天再来看你吧,今天确……”

“我知道。你一向很忙。”

他走了,走到门口,她又说:“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他转过头去。

“没,没什么。“她只想再好好地看他一眼。

北京的冬天来得比较早,她出院的时候,冬天已经来了,再过了几周就下起了雪。那个午后,没课,她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阳台上看雪。那些美丽的雪花轻飘飘地落下,落在阳台上,化了,原来美丽如此脆弱啊!我为什么不把美丽留住呢?我可以吗?试试吧,于是她伸出双手,把一片片美丽轻轻地接住,捧在手心,然而瞬间,这些美丽都随风而逝了,只留下一抹淡淡的余香。她试了一次又一次,也失败了一次又一次,她终于醒悟了:原来人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用尽一生去追寻也无法得到。这时候,她抬起头来就看见了他和她,

她轻轻的拥着他,他为她撑着伞,为她撑出了一片晴空。这真的很残酷,她的心一阵绞痛,为什么还要让我看见呢?为什么还要让我看见呢?他和她走出了她的视野,然后,他就出现了,是那个很帅的他。他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他向她叫道:“傻愣着那赶什么,快下来玩雪啊。“她不知怎的就答应了。她跑下楼去。他给她一些雪球,叫她扔他。她就拿着雪球用力掷去,仿佛要把心中所有的不快全部掷出来。但她哪能中他呢,她的力量太小。他就故意让她扔了个满脸开花,她笑了,笑得很放肆,也很痛快,他也跟着笑,哈哈,依旧那么豪爽。一个人在疯狂的时候,会暂时忘记他心中的伤痛,然而疯狂之后伤痛也会更深了。所以,当她累了的时候,当她安静下来的时候,她就更痛苦了。

“老弟,陪姐出去,喝酒。”

“喝酒?”

“是的,喝酒。”

“行,你喝多少我就陪你喝多少。问题是,你能喝酒吗?”

“这个你就别管了。”

蓝光酒吧。

这是她第一次来这中地方,而且是和一个男生。

她要了四瓶冰啤。

你没事吧?别玩命啊。他很惊疑。

没事,给我倒酒吧,不够再叫。

倒吧,喝吧,她还不知道啤酒的滋味,所以她把她干了。

她说你能陪我来我很高兴。

他说我能陪你来我也很高兴。

她说,你很帅,我挺喜欢你的。

他没说,他说不出话来了。他怔住了,脸也红了,那绝不是酒弄的,因为他只喝了一小杯。

哈哈。她又笑了。

她说,别急,开个玩笑而已,再说喜欢不等于爱,如果你不喜欢我你会陪我来喝酒吗?

他释然了,你还真会开玩笑。他承认,他是有点喜欢她。他怔住,是因为她今日的表现,平常她不是这个样子的。他知道,她一定有心事。

继续喝酒,快到半醉的时候,他竟然来了,是那个比她大一届的他!只是,只是他是一个人来的。

她的醉意全都没了。

他来干什么?

喝酒。

他站起来和他打招呼,依旧那么热情豪爽。原来他们认识。然后,他就看见了她,他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他叫他坐下来,他没推辞,他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

难道这是天意?

北京的冬天来得比较早,时间也比较长,现在已经是深冬了,但她并不觉得冷,棉衣棉裤都没穿,晚上睡觉开着暖气还觉得热:她不怕冬天,她怕夏天。时间真是一剂治疗心灵创伤的良药,她渐渐淡忘了他,只是还经常碰见他——并不是她制造的机会,她已经不去刻意强求什么了,是很偶然地碰上。话也极少,通常是一些极平淡的问去哪干什么的格式语言,彼此都把

想说的话藏在了心里让对方去揣摩。至于分手后,他有没有回头看她,她有没有回头看他,彼此都不得而知了,因为他没有回过头看她,她也没回过头看他,也许彼此心中都有一个解不开的千千结吧。这个冬天她不觉得冷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她渐渐淡忘他的时候,她的心里开始有了他。想想,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呢?好象是那次和他喝酒的时候。通常我们会很轻松地说出自以为不是很认真的事情,所以那天她就开玩笑似的说了那句话,可是说过之后,她发现她真的有点喜欢他了,只是对他的感情似乎是一点一滴积攒起来的,没有她对他的感情那么强烈。但是她真的喜欢他,只要一想起他,她心里就感到无限温暖。她喜欢看到他,喜欢和他说话,喜欢听他爽朗的笑声。上课的时候,她喜欢坐在他的后面,这样她就可以随心所欲的看他,不用顾忌他会不会看见她。而他总是转过头来和她说话,他转过头来的时候,她有一种准确而强烈的预感,那就是,他要和它说话了。他很喜欢说话。他的声音没有他的温柔,但很有磁性,有股她不可抗拒的磁力在吸引着她。他虽然爱说话,却极少和别的女生说话,这一点是最让她感到高兴的。他们住在同一栋宿舍楼里,她201,他301。每次在宿舍的时候,她都会想想,他在宿舍吗?他在干什么呢?听到楼上的脚步声,她想,那是他的吗?听到不知从哪儿传来的笑声,她在想,那是他的吗?还是那么豪爽。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望着天花板,想他睡在哪里呢?他的床位是不是和我一样呢?她就这样想着,她喜欢这样想,这样想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充满希望、快乐和爱的,一点也不比想他那样痛苦。她住的是二层,他住的是三层,她201,他301。她喜欢搬张凳子坐在宿舍门口,这样他下楼的时候就可以看见她。她这样做的时候通常是拿一本《读者》或者《女友》,看着看着她就感觉到他要下来了,他要下来了,果真他下来了。她装做看书,很专心的样子,其实她在想,他一定会过来叫我,一定会过来和我说话,果真他就过来叫她了,过来和她说话了。她坐着望着他,他站着向她笑,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时不时哈哈几声,虽然是无关紧要的话,但她愿意喜欢听,听着舒服。有一次,她心血来潮,做了一个很意思的实验,她想了个法子让她的室友像她一样在宿舍门口坐着,她想,他神农氏会像对我那样对她呢?她透过门玻璃窗看见他下来了,她的心狂跳不已,快透不过气来了,她好高兴,他没有向她的室友打招呼,径直下楼去了。她不死心,又叫了一个室友,这次她失望了,他向她热情地打了招呼,更要命的是他像对她一样对她的室友说了许多话。她有点伤心了,他是不是有很多像我这样的朋友呢?原来我并不是他的唯一。

三 谁  能  等  我

飞鸟从冬天经过  冬天没有雪落

雪地很寂寞

飞鸟从海上经过  海上没有风波

浪花很寂寞

生命太匆匆,太寂寞

忘了我  没有自由的自由

没有人等我

这个冬天不太冷,当她还没有觉着冬天冷的时候,这个冬天就要过完了,冬天快要过完了的时候,春天还会远吗?她想了他一个冬天,他在心里陪了她一个冬天,在寒冷的冬天,她想他的时候,她就不觉得冷,她是时常想他的,所以这个冬天对他来说充满了温暖。现在,冬天快要过完了,再过两天,再过两天她们就要放假了,放假了她就必须回家了,回家了冬天还没有走,那时候,她会觉着冷吗?

早上她喝完牛奶,准备去考邓论,他就来电话了。

“喂,你好。请问你找谁?”

“我找谁?我找谁你不知道吗?”

“你是——”

“连我都忘记了?你真是健忘啊!”

“是你啊。原来是你!”

“想起来了?想起来就好。这么久来你想过我没有啊,我可是想你想得快要发疯了啊。”

“那你就去发疯吧。我忙得很,哪有时间想你。”

她知道她在说谎。她怎么会不想他呢?虽然这个冬天她一直在想他,但在她孤独的时候,在她郁闷的时候,在她因为他和他而痛苦的时候,她和会想起他。她还没有上大学的时候,她和他在高中同学了三年,从第一次见到他起,她就开始想他了,一直到现在。只是到了大学,他和他像两条鲤鱼,跃过龙门。跳进了她的心窝,扰乱了她

的心绪,于是她想他的次数就少了,但是也没有不想他啊。也许,他和他只是她心中梦,而他才是她的全部的真实。但梦毕竟是梦,梦是色彩斑斓的,是充满诱惑力的,而现实是苍白的,没有吸引力的。

“我就知道你不会想我。“

“今天怎么会有空给我打电话啊。你好久没有给我打电话了。”

“给你打也没有用啊。通常你人不在,在也说不了几句就要走人,你真的那么忙吗?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肯定又要说……”

“你猜得真准,我们今天要考试,但是呢,我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你愿意继续说呢,还是挂电话呢?”

“说,肯定要说。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现在就在北京,刚从大连来,我住在亲戚家里,想等你放假一起回云南。”

“噢,不不不,你等不了我的,我们很晚才放假,而且要实习。”

她这的她又在说谎。她怎么会不愿意和他一起回云南呢?但是她很害怕,怕他看出她脆弱的伪装,怕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

“哦,这样。……我很想对你说,其实,我真的很爱你……”

她的手猛的抖了一下,全身酥软下来。这已经是第三次他对她说这样的话了。于是她想起第一次他对她说这样的话的情景来,那是什么时候呢,那是什么样子的呢?或许把个日子很平淡,天空飘着秋天的落叶,她一个人很没有意思的在路上走着,想着昨天的考试和明天的梦想。这时候他骑着脚踏车从她旁边飞驰而过,抛下一句“我喜欢你”就无影无踪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又骑着车回来了。他一

遍一遍的说着抱歉的话,并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说,我送你一程吧,要迟到了。着个理由比较好笑,现在七点还没有到,离上课还有一个小时呢。但她答应了他,坐就坐这么一回吧。她坐了上去,不敢搂他的腰,他没叫,他也不会叫,即使叫了,她也不会去做。只是当脚踏车飞起来的时候,当她迎着风的时候,她在想,如果我搂着他,感觉应该会很美好吧?这样的日子,因为有了这样的故事,空气里也飘着甜蜜。这就是第一次了,第二次呢?第二次是什么时候,又是什么样子的呢?好象是在网上,她记得她那时是在心情网吧。

冷剑有情:你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飞雪宜人:你怎么知道是我?我换了网名了啊。

冷剑有情:凭感觉。

飞雪宜人:什么感觉?

冷剑有情:你 来的感觉,算是心灵感应吧。你好久没来上网了,你过得还好吗?想我吗?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

飞雪宜人:没那么严重吧?那我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了?至于想不想你,你是我的好友,我当然会想你啦,我想所有的好友。

冷剑有情:难道我就没有 一点特别?

飞雪宜人:有啊。你是男生,她们是女生。

冷剑有情:你真狠心,我留了那么多话给你,你一句也不回。每次上网,我第一个寻找的是你,你不在的时候,我的心像被掏空了似的,只要你的头像一亮,我就像喝了兴奋剂一样,你说,你对我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魔力呢?

飞雪宜人: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我给你申请了一个邮箱,而且给你发了一封电子贺卡,现在我把邮箱的域名和密码告诉你,你进去看看吧。

冷剑有情:你真好,你对我太好了!

飞雪宜人:别客气。朋友嘛。

冷剑有情: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些问题?

飞雪宜人:问吧。

冷剑有情:在大学里有人追你吗?

飞雪宜人:没有。

冷剑有情:有你喜欢的人吗?

飞雪宜人:没有。

冷剑有情:那你对我有感觉吗?

飞雪宜人:当然有了。

冷剑有情:那你喜欢我吗?

飞雪宜人:……

冷剑有情:我知道这很突然,但不管怎样,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这就是第二次了。第三次是什么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第三次就是此时此刻了。她听着,心猛的抖了一下,全身

酥软下来。她听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什么也没说把电话挂了。电话挂下的时候,她为他流下第一滴眼泪。她为

什么要为他流泪?她为什么放不开他?她为什么好要想他呢?他到底有什么好呢?她又何苦欺骗自己呢?他不像他

那么有才华,也没有他的帅,甚至有时候还让人讨厌。他有许多坏习惯,他喝酒又抽烟,还骂脏话,和同学吵架,和

老师对着干也不是没有的事。她几乎想不出他有什么好处来,她只这的他对她好,也许,这是唯一的理由,也是最好

好的理由。

她回到了云南,回到了家乡。

她走的时候,他和他都已经走了。

他走的时候,他给她挂电话。

我要走了,祝你寒假愉快。

祝你一路顺风。

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的。

他走的时候,他也给她挂电话。

姐啊,老弟要回家了。

回家好啊,一路顺风。

谢谢。在家别只顾写诗,把老弟给忘了啊。

不会的,哪会呢?

背起包,下车,走出月台,她就看见了他,他来接她了,他说过他要来接她的,果真他来了。

他给了她从没有过的惊喜。半年不见,他真的变了,变得比以前有气质多了。

他握着她的手,他第一次握着她的手,紧紧的。

她的手被他握着,她的手第一次被他握着,紧紧的。

冷吗?他说。

冷吗?北京的冬天她不觉得冷,现在到了家乡了,到家乡的时候,冬天还走没有走,那么,冷吗?

冷吗?

冷吗?

黑洞网吧。

她开始想他,回家还不到一周,她就忍不住要想他了,毕竟曾经她是那么狂热的爱着他,虽然那只是她一个人的事,但她感觉就好象真的相爱了一场。她知道他只是她心中的一个梦,这个梦有时候似乎离她很近,有时候又遥不可及,就好象那个冬天,她明明白白看见美丽的雪花落下来了,落下来了,就要落在自己的手上了,可一眨眼就不见了。她也知道,她永远不会得到这个梦,那么就把它交给彩虹吧,雨过天晴后,抬头望一望也很好啊。她也开始想他,想他灿烂的笑容,想他磁性的声音,想他帅气的身影。她知道他也只是她心中的一

个梦,于是她也把它交给彩虹。她也开始想他,她不能不想他,他曾经那么真实的站在她的面前,只要她的一句话,她就可以拥有他了,可是她却开不了口。

因为想他,想他,想他,所以她来到了黑洞网吧。

她不知道他们在不在网上,她完全只是想碰碰运气。

她想,即使只有一个人在,她也会很高兴了。

然而,他,他,他,都在 ,三个头像闪着金光。

她的手指敏捷而激动的在键盘上敲击着。

独孤求败:最近过的好吗?

逍遥浪子:老弟向姐问好。

冷剑有情:你来了。在哪个网吧?

飞雪宜人:平平淡淡的。你四级过了吗?

独孤求败:没过。差那么几分。

飞雪宜人:我为你难过。你英语一向很好的。

独孤求败:没什么,机会还很多嘛。

冷剑有情:你很忙吗?你在哪个网吧?

飞雪宜人:不好意思,有很多同学。我在黑洞。你呢?

逍遥浪子:姐,怎么不说话啊?

飞雪宜人:在说啊。

飞雪宜人:你和她,还好吗?

独孤求败:谈不上好不好,就这样吧。有时候我真的很迷茫,感情的保质期到底有多久?什么天荒地老,什么海枯石烂全是鬼话连篇。爱一个人很难,永远的爱一个人更难。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如果你爱一个人并且

要永远的爱他,那么你最好离开他;如果你想被一个人爱并且要他永远爱你,那么你最好别让他走近你。爱情永远跃不过婚姻这道槛,这是现实,也是无奈。

飞雪宜人:我理解你的心情。人生在世,总得承受一些本不应该承受的东西,总要做一些你不喜欢做的事情。就好比和你朝夕相处的往往不是你最喜欢的。

冷剑有情:我在飞狐。

飞雪宜人:你在家都干些什么啊,老弟?

逍遥浪子:无聊死了,没啥可干。

飞雪宜人:别太颓废啊,青春是短暂的。

逍遥浪子:多谢你的点拨。

飞雪宜人:你觉得我对你怎样?

逍遥浪子:很好,像亲姐姐一样。

飞雪宜人:你认为你对我怎样呢?

逍遥浪子:也很好,像亲弟弟一样。

飞雪宜人:……

这时候,有一双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她一惊,回过头去,是他,原来是他。

她突然明白,飞狐和黑洞没有隔多远。

她想,他应该在我后面站了很久,那么我和他,和他的对话他应该看到了。

她说,你,怎么来了?

他说,你继续上吧,我没事,我只是过来告诉你,写周的这个时候我要回学校了。你能来送送我吗?

她说,我很想去,但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他说,那好,有时间就来来吧,没时间就算了。

他说,我会想你的。

她说,我也会。

一周后的这个时候,他已经走了。她到火车站的时候,他坐的那次车已经启动了。她努力搜寻着每节车厢里的身影,却怎么也看不见他的。长虹飞驰,留下她一个人孤单单的站在那里。她为什么要迟到?这能怪她吗?她正要去火车站的时候,她的乡下表叔来了,她总不能一句话也不说就把表叔撇在家里吧?他为什么不等我呢?这能怪他吗?人可等,车不能等。

那么,谁能等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夜已静,月皎洁,日所思人终梦见 几声念,心与鸣,不知何日再相见 一转身,一抹清衣现眼帘 一回头,早己春来不聚头 泪...
    游老子阅读 256评论 0 2
  • 孩子每天都是先玩儿再写作业,尽管我每天都要求他先写作业再玩儿,可他就是不听,于是我给孩子讲从网络中搜索的《朝三暮四...
    myth神话阅读 26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