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古文】:三生三世情未了 by柒爷

为何?与他同生共死白头偕老的不是她......

她恨她,那个他所谓爱到死的女子,是她成为他们之间最大的隔阂,都是因为她......

不曾想直至今生今世,她依旧忘不掉对他的喜欢……

(一)

夜幕降临,凤阳县内花照红灯游人如织齐窜巷,沐芷嫣一袭红衣显得妖娆其魅,引得无数才俊公子纷纷探望,夸赞绝美如霞。

她对这些人几乎是以下巴相对,在她眼里只溶得下一人,那便是他————楚羿。

月下朦胧覆盖其街道,楚羿身着墨色衣袍独处与凉亭内,身前摆放着七弦琴,沐芷嫣一眼便认出来那是她送他的,他举手投足间拨弄琴弦,眼眸半眯,嘴角挂着淡笑她走上前去。

“楚羿……”沐芷嫣轻声一唤道。

楚羿自眼角注意她时便隐约皱眉,现下她轻唤出声,他抚琴弦的手尖用力,本来七弦变六弦,琴弦划破他的指尖冒出鲜血来,随即扬了扬手站起身来。

琴弦断裂,沐芷嫣心下一惊,见楚羿似无恙的站起身来,瞟眼看了看断的琴弦,走近他道:“可有伤着?”

“无事,奈何你送的琴,便这般被楚羿损坏。”楚羿退步约惋惜,望向远方悠然道:“琴弦乃天蚕丝所制,其细其音皆是奇货鲜有,现下如何修复……”

他叹了叹气,心情有些失落。沐芷嫣面露难色,可她又怎忍他这般伤心,劝慰道:“你放心,明日我便带琴寻弦,修复完好。”

“不如你今晚便去,早些回来。”楚羿斜眼看她,语气透着不明分说的意味。

沐芷嫣心下一动,弯身抱起桌案上的七弦琴,冲楚羿悠然一笑,有些羞怯的转身离去。目送着她的身影,他摇了摇头,几个迈步走向街道,没入人群。

几间游走之下,楚羿停留在河边寻望着边上戏水的孩童,眼眸深邃嘴角划过笑意,那一年他也曾同她河边放灯,情投意合。

楚羿站立于河边不知多久,时不时发出笑声,几番笑意僵住,他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迎面正好与来人相撞,楚羿连忙退步抬眼观望,顾幽雪捂着额角若非丫鬟搀扶早已摔倒,她将头放的低,看不清容颜,倒是一旁的丫鬟恼怒道:“你怎么回事,要是伤了我们小姐……”

丫鬟的话在见到楚羿英俊明朗的容颜停止,有些害羞的低下头查看顾幽雪的情况。楚羿连忙上前扒下顾幽雪的手,额角上明显殷红一块,颇为自责的恭敬行礼道:“楚某莽撞害姑娘受伤,真是罪过,楚某现下便去请大夫而来……”

他话未说完,顾幽雪的手搭上他的手,心下一惊,连忙退步。日夜思念的人儿在眼前,她脸颊红润,声音有些颤抖:“楚羿,你……”

这时,楚羿才抬头见顾幽雪,她一袭白衣脸颊微红,眼眸中透着别样欣喜,芳龄年华显得她似仙女般绝立。

“顾幽雪,是你……”楚羿压住心里的激动,眼中闪过一丝欣喜道。

一旁的丫鬟有些不解的问:“小姐,你们认识?”

顾幽雪有些羞怯的点了点头,丫鬟见此有些得瑟的笑了笑,带着下人退开。两人独处,楚羿冲她温和一笑:“刚才真是抱歉,雪儿不会怪我吧。”

顾幽雪摇了摇头,转动着眼珠:“不会。”他们一同自河边坐下,两人聊着过往,脸上皆露笑意,分离后的重逢,怎么不欣喜,对于她来说,更多是害羞,一张脸几乎红的能滴血。

“雪儿,你脸红了。”楚羿伸手碰了碰,调凯道。

顾幽雪别过头去,因他的触碰脸更红了。楚羿一个扬手将她拉入怀中,两颗心快速跳动,好半饷后她都不能平静,耳边悠悠听他道:“雪儿你可愿嫁我?”

怀里的顾幽雪脑子一片空白,愣了愣才欣欣然点头:“愿意,可她怎么办?”最后一句说的像是无奈,只是她不想他娶她。她回来亦是放不下对他的情,可又担心他移情别恋,到那时又该如何?

楚羿没有说话,他不知她如何得知,但除了她又有谁牵挂他心?抬手挑起顾幽雪的下巴,凑进耳边低语:“你我之间何其有她,有你我此生足矣。”

他与她几乎两小无猜,那一年她家境迁移,他再无见过她,整日忧闷在房间里品读诗书。也正是那一年,一次出府闲逛,他碰上了缠人的沐芷嫣,她整日在他耳边眼前晃悠,送他古琴书籍剑谱,他不知她哪来如此多的物品,却从不收下,即使它们堆放在角落成灰,他亦不想多看一眼。

明明沐芷嫣对他极好,真心相付,偏偏正是这好感让他心出疑惑,怕她对他这般好有企图。没想到,他担心的正是如此,年纪增长,她开始对他表露心迹,可他因念顾幽雪而无法接受,整日想着如何将她赶离身边。

她的出现,她的府邸、亲人姊妹,楚羿一概不知,每次他询问她都说父母遭贼害死,因家父收留至此,可若真是如此,她又哪来书籍与剑谱?

(二)

七日后,凤阳县内红绫满挂,街道上楚羿骑马迎亲,吹打锣鼓喧天,十里红妆绕着城内巡游一遍,最终停在顾府门前,他跃下马背,步入顾府迎接心爱之人,横抱于她如掌心宝放置喜轿,这才跃身上马,一路回府。

楚府厅堂内喜气冲天,炮声响应其县各处,双方二老皆落座,候新人。又是一阵炮仗声响起,楚羿搀扶顾幽雪进府,喜婆喊着婚事礼节,纷纷应承下来才步入厅堂。他们一人一手紧握红绫一端,随声拜堂。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

眼看着这最后一句落完,顾幽雪便是楚羿的夫人,可不曾想沐芷嫣阴沉的脸盯着喊叫之人,似要吃他,这才停止喧喊。

楚羿随眼望去,沐芷嫣一袭衣裙破烂不堪,几乎遮挡不住嫩色肤质,一张小脸更是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引得人心怜悯,背上斜挎那把七琴弦惊了他的心。

满堂宾客小声议论,无不对她同情,可她要的并非如此!楚姥爷认出她来,连忙扬声让下人打发走……他儿的婚事不能任由她掺和!

下人们纷纷会意,四五个丫鬟下人冲她迎上来,沐芷嫣认命般眼微微一闭,仅是一秒她又猛的睁开,自身前的丫鬟下人纷纷被震开十尺。

在场的人无不是的惊讶,楚羿更是紧握红绫,有些担心。顾幽雪不明事发,一个扬手掀开喜盖,入眼的便是丫鬟震开跌倒的身影,随即便见沐芷嫣的身影与怒视,她有些颤抖的退了退,楚羿连忙接住她:“别担心,我一直在。”

不远处的沐芷嫣将这一幕落入眼底,场景何其熟悉?她不知见过多少次?他们穿着喜服一同拜堂,一同相偎,一同相依。

楚羿,为什么,我对你的爱你总是看不见!

沐芷嫣失落一笑,一个转身盘腿而坐,七弦琴放置其上,抬手附上琴弦,她微微闭眼,指尖拨弄着琴弦,琴声每过之处树倒桌裂房塌,似把利箭纵横交错,所到宾客皆无幸还,一具白骨枯……

她以为,只要她对他好,他便会记得她,慢慢喜欢她,再爱上她。

她以为,错过了两生两世,今生今世一定会让他爱上她。

她以为,代替顾幽雪陪在他身边,他便会忘了她,却不曾想这都是徒劳无功。

宾客嘶叫冲天,落慌逃窜,沐芷嫣听在耳里,勾了勾唇,心中嘲讽道:你们逃不掉的,要怨就怨顾幽雪,是她害了你们,她若所嫁之人非楚羿,你们都过得好好的……

(三)

楚羿亦是初见这般血腥场景,怀里的顾幽雪惊恐万状,眼角更是泪如潮涌,哭声抽噎的不行。他抱紧她,宽慰她道:“雪儿别怕,为夫在呢。”

“她……她杀了宾客……他们……那我们会不会……”顾幽雪抽噎出声,楚羿用下巴抵着她的头,环抱着她不语,有些无力的闭了闭眼,一股热泪划过脸颊,宾客可都是顾家与楚家之亲,他何其不伤心。

“无论生死,为夫都陪着雪儿……”楚羿痴痴的道。

这些话落入沐芷嫣耳里,心中不甘化作怨恨,她对他那般好,却比不过顾幽雪在他怀里哭泣柔弱,她比她差在哪里?容颜吗?还是比对他的真心?顾幽雪哪里如她!哪里如她!!

厅堂内房檐倒塌,楚羿将顾幽雪护在怀中,重重的压在他身上,顿时一口鲜血破口而出,怀里的她害怕了,连忙伸手托着他的脸颊。

楚羿强撑着笑颜,伸手抓住顾幽雪的手,拥着她用身躯挡住其场景,可挡不完整,她眼尖便见……

沐芷嫣琴声越来越急,仅是眨眼间,原本宾客如云喜气洋洋的楚府尸体白骨堆,除楚羿与顾幽雪还在,丫鬟下人无一例外。现下的楚府已成废墟于平地无恙,耳边还回荡着顾幽雪凄惨的喊叫声:“爹……”

楚羿囚禁着顾幽雪激动的情绪,嘴里念叨着:“雪儿别怕,雪儿别怕……”

不知何时,沐芷嫣停止弹奏,缓缓睁开双眼,眼里全然透着冷意,直直盯着顾幽雪,似想将她千刀万剐。

楚羿注意到这点,将顾幽雪抱的更紧,冲沐芷嫣扬言道:“沐芷嫣你这个疯子!杀这么多无辜之人不怕下地狱!不得超生吗!”

奈何他这话一出,沐芷嫣竟仰天大笑,后而道:“你骂我是疯子?对!我是疯子才能对你错付真心!我是疯子才能用生生世世的轮回换与你相遇三生三世!我是疯子才会因为你一颦一笑尽力讨好!我是疯子才会因你一时挑断琴弦而拼命寻弦修复!……”

一字一句落入心间,楚羿别过头去,他心慌了,可这并不影响他会因此而可怜她,他挑断琴弦原意不过是想让她离去,琴弦何其难寻,他以为她寻弦时长会散去对他的喜欢……

“……可你不该杀害他们!”楚羿质问道。

“杀害?他们参加你与顾幽雪的婚宴就该死!她才是罪魁祸首!倘若他们参加的是你我的婚宴,何其会死!”沐芷嫣莞尔一笑,指着他怀里的她恶狠狠的道。

“你少把自己的罪恶推到雪儿身上!我楚羿喜欢谁!爱谁娶谁!你如此歹毒,楚羿是否应该庆幸未与你成亲!”楚羿撑着身子苦笑道。

沐芷嫣眼里闪过一丝动容,他说她歹毒?他说他应该庆幸未与她成亲?那么他也曾对她动过心?脸上露出笑颜,却似下一秒僵硬。

(四)

沐芷嫣对楚羿情,说起来许久了吧,相遇那一世,他是个书生,应急赶考正好碰见她,那时她孤身一人进京寻亲,却不料钱财随了小偷,食不果腹又露宿街头的她命在旦夕。

他将食物分于她,将衣物送于她保暖,陪她寻亲,才不置于饿死街头。考场之后他以榜首居位,入官深得皇帝信任,升官衔赐婚姻。

她再次见他,已然配不上他,昔日恩情亦还不上,他娶了妻日子过得很好,早已忘了她。她恨亲戚利用她攀上富商,恨她没任何能力反抗。

他与妻子相守,她却遥遥相望独自一人。随着时间一晃,她死去,转世轮回她依旧放不下他,与阎王协议用生生世世的轮回换一身绝技的武功与他后两世相守,她带着记忆轮回,寻到他所在的府上,接近他。

又一世,他生在皇室家族,嫡子传室,她设计相遇,危难,一次又一次帮他登上皇位。她想,经过这些他定会喜欢上她,却不想,他国送来和亲公主,他们一见钟情,择日便将那公主封为皇后。

帝后和谐,两国无战。看着他们日夜恩爱有加,她心中怨恨不已,谋害皇后去世,替她陪着他,却不想事过五年,他竟将江山如数送与他国,追随皇后而去。

为什么?她用生生世世换与他三世,相守到老与同生共死就这般遥远……

(五)

这一世是最后一世,即使顾幽雪离开数年,回来后他们感情依旧!凭什么?她的代价换来了什么?这些刺眼的场景吗?

沐芷嫣眼角划过一滴热泪,一口鲜血破口而出,她在用命来弹奏,只要能毁了他们的一切,什么代价都可!

她怨恨的眼神盯着顾幽雪,为什么都是她与他共连理共生死!没了她他也会追随而去!凭什么!

这一幕刺激到顾幽雪,她紧紧抱着楚羿,声音有些害怕:“楚羿……她怎么了,她的眼神……”

“别怕,生死我都陪着你。”楚羿环抱着她安慰道。

落入沐芷嫣耳里无非是火上浇油,闭了闭眼,她轻挑琴弦,一道如疾风之刃直直刺向楚羿,随即他一口鲜血破口而出,晕倒在地。顾幽雪吓坏了,连忙摇着他的身体哭喊。

“楚羿!!”

沐芷嫣站起身来,一个闪身抓住顾幽雪,斜眼望了望楚羿,她勾了勾唇:“拜天地?行堂礼?呵,可笑!”

一个扬手打在顾幽雪头顶,她嘴角划过一丝血迹,随之沐芷嫣放手,她无力的跌倒在地,犹如任人宰割的鱼肉!

瞧着她的模样,沐芷嫣大声发笑,抬手抓住她的肩膀,几个跃身到达僻野小镇,将她扔在花街柳巷馆处。

顾幽雪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被沐芷嫣狠狠的扔在地上,老鸨瞧着她容颜绝色,管她什么人,反正来到这里谁也逃不出去!

(六)

楚羿醒来后,已经有月余了,瞧着床边的女子,他摇了摇头,感觉什么都不记得了。陌生的房间与事物,还有这女子是谁?

细小的声音都会让沐芷嫣警惕,她缓缓地睁开眼,抬眼便是楚羿绝美精致的脸,她冲他露出笑意:“夫君,你醒啦。”

“夫君?你是谁呀?这又是哪儿?”楚羿皱眉问道。

她抹去他所有记忆,不记得任何,更不可能去寻顾幽雪,可她却没有更多的时间了。

沐芷嫣捂嘴偷笑,温声细语的讲解,可不知为何,楚羿依旧对她冷淡与疏离。

“你整日说这些,为何我竟无一点映像!”

他说无映像,她心里却在滴血:那是你将所有的爱都给了她,没留一点喜欢与我……

直到那一天到来,她依旧忘不掉对他的喜欢。

沐芷嫣在他们新婚堂上杀人如麻,被官府通缉,那些所谓仇人寻到了她,顾幽雪被救出火坑,原来这一世她是郡主,年少因走失才会被顾家所收养……

置于他们如何查到她的所在,沐芷嫣一点也不关心。顾幽雪眼里毫无神色,像个失了魂魄的人,官兵手持长矛围着她,与她对视嘴角依旧挂着淡笑,闭了闭眼,随即长矛刺入她的身体。

这事一过,顾幽雪无颜再见他而跳崖,楚羿一人游荡世间,回忆后的心酸别离虚度余生,沐芷嫣残害人命付出代价,将不复存在,魂飞魄散。

【已完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树梨花,洋洋洒洒,落得凄凉。梨花又名勿忘我,蔑视一切虚伪与矫揉造作,却终生与泪花、寂寞惆怅相伴,如血般的夕阳还...
    176a1ea8edd0阅读 1,249评论 3 9
  • 或许该赤裸着身体 那样所有人都会爱上不漂亮的我 或许该赤裸着身体 那样就是没有了束缚的自由 光秃秃的身体 空的寻不...
    眼白阅读 226评论 0 0
  • 1 国庆节回到家中,晚上吃完饭无聊,便站在邻居门口和一群人聊天。聊天间,突然二叔开始抱怨二婶太热爱打牌,导致攒不到...
    关家大小姐阅读 872评论 8 8
  • 一、线程同步 多个线程共享相同的数据或资源,就会出现多个线程争抢一个资源的情况。这时就容易造成数据的非预期(错误)...
    夏日橘子冰阅读 221评论 0 0
  • 文:酷啡生活 从9月23日开始第13期“每天30分钟实践团”,今天已经是第50天了,过了一半的旅程。 “每天30分...
    海兰生涯阅读 239评论 3 4
  • 写在前面 最近在学习Java SSH,SSH相信学过Java的应该都知道吧,SSH是目前比较流行的一种Java W...
    cutoutsy阅读 2,894评论 3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