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记

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一丝风也没有,树叶低垂着,大地好像处在蒸笼里,路上行人依稀。林默走出酒楼门口,又回头往酒楼看了看,这是他的第40次相亲,而且又失败了。来到停车场,心里压抑得很,于是拨了个电话给哥们。“你又去相亲了?那妞长得怎么样?”哥们一听到就巴拉巴拉的说

“哎,现在的老婆怎么那么难找,我都相亲了40次了!”林默不禁的伤悲,心抽啊,他怎么也算是一表人才,满身的书香气,可是,哎.

“你老子福气大,那么多女人让你慢慢挑!”哥们戏虐的说。

“快来支几招,你和嫂子怎么认识的,你那么早就结婚了。我现在都快成网红了,海港酒楼的姑娘恐怕连洗碗阿姨都认识我了,我每次一到酒楼门口,服务员问都不问,就带我去了那个位置,我靠,那个位置是专门为我相亲留的吗?”

“缘份未到,慢慢来,说不定第41个就出现了呢。”哥们笑着安慰。

“哎,现在的女人要求真高,要房要车要钱,哪里来的哪里来的.”林默接着兴起唱了一句:“你从哪里来?我的姑娘~”

想起相亲的那第40个,林默心里就来火,原来对那妞还有点好感的,举止落落大方,没有小家碧玉的感觉,阳光精神,应该平时喜欢户外活动,爱说话,和他聊的很好的,对,重要的是,他对她,她对他都有好感,两情相悦,不就得了,可惜啊,有情能饮水饱吗?友情能饮水饱吧,林默终于懂了这句话的奥妙了。

开头还聊得甚欢,但是那妞突然抛来一句:你有房吗?

“~~~”

“你有存款吗?”那斯,对那斯,叫你那斯不为过吧,以为林默没听清楚吗?不疾不徐的又抛了一句。拜金女!你抱着存款睡觉吗?

当时,林默真的很想像有一期的相亲节目中的那个男嘉宾那样说:我没有房,没有存款,然后,场上所有的女嘉宾都息了灯后说“我有几家公司,其中有两家是上市的,我没有房,有几块地,正在盖中。”他没有公司,但是确实有地,哈哈,想到这里,林默心里笑了笑是开心吗?能开心吗?每次相亲都是问这几个问题,不烦吗?

相亲就这么无疾告终了。

想想还是决定买个老婆算了,再相亲只会让心更累,甚至会让他对这人生失去了兴趣,说不定哪天新闻报道:某男在家中自杀,扔下两老,悲啊,晚年丧子.想罢林默喝起了那首:明明白我的心。

明明白白我的心

渴望一份真感情

曾经为爱伤透了心

为什么甜蜜的梦容易醒

“什么?”还在睡梦中的林默被老妈子叫醒,今天可是星期六啊,好不容易到了周六,不用上课,早上不用早起,可以睡个懒觉,老妈子却站在床边说10点去相亲。

“老妈,你放了我吧。我都相了40次了,再这样下去,我要做太监了。对女的产生免疫了”

“我认识那女的姑姑,在医院上班,她姑姑说她刚从外地回来,也还没对象,长得还不错,大家都知底,去认识下吧,不行就不行,行了更好。明年31岁了,今年赶紧的把婚结了。”

林默想长得不错,又如何,与我有关吗?与我有关再说吧。

慢条斯理的洗漱了遍,还向头发喷了保湿定型水,无论如何,在美女面前也不能失了形,不是吗?革命尚未过多成,还得断续努力啊。再说了,林默是谁,可是老师一名呢,为人师表。

还是海港酒楼,还是被按排那个位置,服务员意味深长的看着他,那眼神几个意思啊,真的都不好意思了。早知道就不来这里了,但是这里记载了他那漫长的寻妻之路啊,意义重大啊。

“请问你是林默吗?”

“是的。”正在低头品茶的林默边应边抬头,只见一名女子,一头褐色的长发,直直的挂在腰间,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

“你好,我是方雨桐。”女孩笑笑的介绍着自己。

点完菜后,俩人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相谈甚欢。林默想像着电视中的某片段:男女主怕家里人不停的按排相亲,于是两人的订下合同在父母面前假交往,在交往过程中互相喜欢上了,然后开开心心的结婚了。但是那是电视,而我是真心实意的来相亲,不知对面的姑娘你是什么目的来和我相亲?会不会抛来一句话我不想相亲被父母逼来的,我们假交往吧。或者会抛来一句:你有房有存款吗?一想到这里,又想到相亲的第40个,林默那颗炽热的心一下跌到了股底。

这可是他的第41次相亲了,第41次了。很多时候,走在路上看着走来走去的女生们,总会不禁的想,她们当中的她会不会成为他的一半,或者会不会突然的来个奇迹,或者英雄救美的抱得美人归,然后拍拍后脑,笑自己是不是相亲成痴了,呵呵。

过往相亲的,他也看上几个,但是别人没意思,也有看上他的,但他没感觉,也有大家都没意思,也有冲着房车相亲的。但对面的女孩,第一眼感觉非常好,算是一见钟情吗?

菜上来了,是一只红烧乳鸽。

“这乳鸽很有名,尝尝。直接用手吃?”林默很绅士的问。这家酒楼乳鸽很好吃,想到以往的女孩总要带上手套。便再加了句:“还是要不要叫服务员拿只手套你?”

“我可不可以拿手吃呀.”方雨桐瞪着大大的眼睛,眉开眼笑的说着。

林默咧着嘴,“嘿嘿,当然可以。“

俩人赤手拿起乳鸽,津津有味的吃着。

“早就听闻这家酒楼的乳鸽了,只是一直没机会来尝,果然名不虚传。”方雨桐吃完手上的,喝了一口茶,回味无穷的说着。

于是两人都聊起了鸽子,聊起了生活,天南地北。

“服务员,再来一只鸽子。”俩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话音刚落,四目相对,谁都没想到的一幕,接着会心的笑了。

“以茶代酒,干了。”接着是杯子碰撞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的悦耳,那么的动听。

结婚后,一天林默跟方雨桐走过海港酒楼,说起了他那41次的相亲,然后问:“当初你怎么看上我的。”:

“吃乳鸽那时吧,你问我要不要直接用手吃。我觉得你不是一个作做的人,很实在,地道吧,有一些男的看对面坐着一美女,就惺惺的带上手套,吃个乳鸽何必呢。我想着那就处处看吧。”

“真是多亏了那只鸽子呀.”林默语气深长的道

远处,天和地仿佛连在了一起,夕阳正慢慢地向地底坠去。太阳的身边,渐渐地聚扰了许多祥云,五彩缤纷地展示着它们的美丽,林默搂着方雨桐,慢慢的走着,奔向他们幸福的生活。


无戒365挑战营第8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