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

经过这些天的陪护,终于不得不悲哀的承认,母亲再也站不起来了,甚至连坐起来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一直恐惧的现实一下子残酷地摆在面前,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母亲躺在病床上,大多数时间都在昏睡。偶尔醒过来,睁开昏花的眼睛,却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有时说几句莫名其妙的话,有时深深的叹气,除了这些,母亲再也做不了别的了。

一向自尊、好强的母亲,从心底里不接受命运给予的这份安排,只是,却再也无力反抗。

一刻不离的守护,希望能减轻母亲的痛苦。

如果不能恢复到以前,哪怕,能坐起来也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