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婷婷中报消失,第一梯队换血,SNH48吸金断喙?

锋芒智库丨沐渔

从6月8日便拉开帷幕的SNH48 GROUP第六届偶像年度人气总决选正在进入后半程的关键阶段,为了能够获得最终的48个组合席位,SNH48、BEJ48、GNZ48、IDOLS Ft的近200位成员暗自较劲,因为这将决定她们接下来一年中能够获得怎样的发展资源。

国内“养成”系偶像的出现,男团要数TFBOYS,而女团则要数SNH48,粉丝追星的狂热在偶像养成的过程中被数倍放大,然而随着偶像市场风向的变化,作为丝芭传媒吸金利器的SNH48总决选还能否达成使命呢?

黄婷婷中报“消失”,SNH48第一梯队或将洗牌

2014年SNH48 GROUP第一届总决选举办以来,今年的总决选已是第六届,丝芭传媒将这次总决选的主题定为“新的旅程”。的确,近两年来外部男团女团涌现,内部现役成员出圈困难,经历了两次战略大重组后,无论是对于SNH48还是对于丝芭传媒而言,都迫切需要开启一场“新的旅程”。

相比传统偶像与粉丝更多的间接沟通方式,SNH48的理念是打造“可面对面偶像”,形成了以舞台剧场表演为基础,以握手、聊天、击掌、合照等为激励,以日常直播为辅助的养成式造星模式,创造了偶像与粉丝之间更为直接的沟通方式。粉丝小胡向笔者表示:“一开始只是陪朋友,后来参加了一次握手会,以前从来没有可以和艺人面对面交流的机会,而在这里我可以近距离感受她的情绪波动,她也会关心我,等再来剧场时,她竟然还记得我并且和我互动。”

SNH48专属剧场——星梦剧院

在小小的剧院密闭空间中,偶像与粉丝之间触手可及,这极大的满足了粉丝追星的参与感,也填补了此前艺人市场的空缺。其中,一年一度的总决选更是将偶像与粉丝之间的互动推向高潮,长达数十天的角逐过程中,粉丝们为了能够帮小偶像们实现梦想,为了能让偶像拥有更多与经纪公司“谈判”的筹码,不惜砸进重金。

从本届总决选目前情况来看,在7月7日晚场公演结束后发布的中报中,李艺彤延续第一,有望成为继鞠婧祎后又一连霸成员,同时#中报没有黄婷婷#的话题也引发热议,浏览发现不仅曾经稳居前列的黄婷婷消失,冯薪朵、陆婷、赵粤、林思意等熟悉的名字也没有出现在榜单之中。粉丝表示,是因为对经纪公司丝芭传媒运营的失望,因此本届总决选没有组织投票,但也有粉丝认为是丝芭传媒有意为之。

从本次中报来看,总榜名单的洗牌才是最值得关注的事情,老人的缺席,令二三梯队偶像的粉丝们热情高涨,谁能趁此机会将排名向前挺进数个席位,便在将来更有望获得公司资源,因此二三梯队的小偶像们拉票更为卖力,而粉丝们买单的积极性也更为高涨。

对于SNH48而言,成员排名一直以来相对固定,这已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一种疲软,需要借助一些变化刺激粉丝的积极性,此番许多老成员的销声匿迹,而李艺彤连霸后也将名正言顺荣升明星殿堂,启动个人艺人工作室独立发展,一二期成员相继毕业,新一轮成员的人气才是SNH48这一模式能否继续进展下去的关键。

SNH48急转直下,丝芭需要“新的旅程”

SNH48的成功离不开日本的AKB48,也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SNH48的身上都贴着“御宅文化”“二次元文化”的标签,也被视为宅男经济下的产物,但“养成”的概念还得追溯到日本的模拟养成游戏,玩家在游戏中付出金钱时间培育特定对象,并在游戏中获得成功,从而获得自我满足和成就感。1986年秋元康推出大型女子组合“小猫俱乐部”,一群高中女生走进大众视野,“养成”游戏模式也开始被应用于艺人培养。

2005年秋元康推出了大型女子偶像团体AKB48,随后除了日本本土的SKE48、NMB48、HKT48、NGT48、STU48,AKB48的养成模式还不断被复制到海外,JKT48、TPE48、MNL48、BNK48以及SNH48都是这一阶段的产物。成立前期的SNH48完全照搬了AKB48的剧场公演、分队、年度总选举、直播互动等团体经营模式,初期的歌曲也是直接由制作人秋元康的曲目中直翻成中文歌词演唱。

但在发展过程中SNH48不断追求独立和原创,更是在2016年公开宣告成立BEJ48、GNZ48姐妹团,抢先把中国各地的48团体名注册,这被外界视为与日本官方决裂的导火索,随后,日本AKB官方在官网公告对SNH48正式除名。对此,SNH48发表声明称:“SNH48是完全独立、自主经营的中国本土化偶像团体。”

脱离了日本的SNH48正处于发展的巅峰时期,“四千年美女”鞠婧祎成功出圈,李艺彤、黄婷婷等成员也频繁接到综艺邀约,女团甚至登上了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但彼时的市场中,视频平台已在准备一场更为彻底的互联网造星运动。

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相继开播,这被业内称为互联网的“偶像养成元年”,粉丝们为了能够帮助偶像成功出道,同样上演着挥金如土的狂热一幕。但与SNH48专属的星梦剧院只能容纳一定数量的观众不同,网综的内容形式让偶像养成成为全民参与的社交话题,蔡徐坤、杨超越、王菊以黑马之势迅速蹿红,而此时的SNH48随着鞠婧祎的“单飞”,组合热度却是急转直下。

2018年后SNH48百度指数下滑

在此期间,丝芭传媒对SNH48的两次大重组也不断被唱衰,2018年2月SNH48首次大重组,原五期生组合SNH48 Team XII宣布解散,成立以九期生为主的新队伍SNH48 Team Ft;2019年1月宣布全团战略大重组,成立由SNH48 GROUP目前在籍的部分成员调整加入的IDOLS FT女团 ;解散SHY48 Team SIII、SHY48 Team HIII、CKG48 Team C、CKG48 Team K、SNH48 Team FT五支队伍。简单来说就是,淘汰没有人气的队伍,刺激成员及粉丝的“求生欲”,开辟纯互联网养成运营模式。

换血吸金,本土化命途坎坷

丝芭传媒“脱日”后展开了一系列更为本土化的试水,除了原有女团,于2017年1月7日发布了N2M男团招募计划,并于同年3月成立火核文化,正式布局男团养成,但女团的成功并未能复制在男团的身上,最终组成的“D7少年团”不仅没能延续女团的超高人气,还被嘲“占用资源”“吃软饭”。

而没能抓住2018年偶像元年的丝芭传媒,也于2019年积极“派遣”练习生参与网综选秀,但向《以团之名》输出的10位练习生无一出道,参加《创造营2019》的5位成员同样“团灭”。

除了男团的失利,在女团发展上也同样开始显露危机,成员破圈困难,且粉丝市场不断被新晋团体分流,老粉流失、新粉难培,对比前几年猛增的总决选数据,今年最终结果还能否保持高速增长呢?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等节目中,粉丝可以通过诸多渠道参与投票,而SNH48 GROUP总决选的投票更为“简单粗暴”,购买指定商品获得投票券方能拥有投票资格,而从商品价格来看,今年指定的EP《那年夏天的梦》最便宜的剧场版为78元,而应援版则在588-1680元之间,对比之下网综选秀的打投简直可以用廉价来形容。

尽管“圈钱”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在过去粉丝们仍愿意为小偶像的梦想与努力投入“真金白银”,而在今年黄婷婷、冯薪朵、陆婷等过去名列前茅的成员均没有出现在目前的榜单之中,从评论区来看,这离不开粉丝对丝芭传媒运营的失望,当粉丝不再为偶像买单,或偶像拉票不再积极时,这一养成闭环便暴露出了最为薄弱的环节。

去年第五届SNH48年度总决选时,黄婷婷在微博上通过创意视频的形式直言“我要第一”,与李艺彤的角逐相当激烈,而在今年,总决选进行到现在,其微博中除了分享生活工作照,只为《我家那小子》《邻家诗话》以及担任大使的倩碧进行了宣传,小偶像不发声于粉丝而言便是“暗示不用投票”,而这种“暗示”还远不止于此。

无论黄婷婷、冯薪朵、陆婷、赵粤、林思意等成员在中报的“消失”,是偶像与粉丝之间对于本次总决选达成的默契,还是丝芭传媒为后续发展的战略考量,SNH48第一梯队成员的换血都是在酝酿一场“新的旅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