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论语品慧–3.21做错的事儿就别追着不放了

哀公问社①于宰我②,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③,殷人以柏④,周人以栗⑤。曰:‘使民战栗⑥。’”子闻之,曰:“成事不说⑦,遂事不谏⑧,既往不咎⑨。”

  这是令我思考时间最长的一段话。主要是对“战栗”和“既往不咎”的理解。其他的解释大多没有什么歧义,先来解释一下。

  ①社,祭祀土地的礼,包括祭祀的地方,日子,礼节等。

  ②宰我,名予,字子我,孔子学生,孔门十哲之一。孔子对其评价是言语方面比较出众。可能是牙尖嘴利或者被孔子认为是巧言令色,经常惹孔子生气。《史记》记载,子我因参与陈恒杀君事件而被杀,但据后人考证,参与叛乱的是另一个叫“子我”的人。宰我的话能出现在后人、门人记录中,可见也有一定的道理。

  ③夏后氏,虽然考古还没有发现关于夏朝的证据,但是古代一直以夏朝为我国第一个父传子的世袭王朝,夏朝即为夏后氏;以,用。

  ④殷人,商朝。

  ⑤周人,周朝。

  ⑥战栗,颤抖,害怕。

  ⑦说,shuì,说服。

  ⑧遂,完成;谏,规劝。

  ⑨咎,追究,责备。既往不咎,已经成为一个成语,至今使用。

  这段话公案太多,疑问也不少。首先社和松、柏、栗是什么关系?社礼怎么和树扯上关系?社难道就是种树?其次战栗和栗树的关系是什么?是先有“战栗”这个词,还是因为宰我说了这句话,以后战栗成为一个词?为什么没有“战松”“战柏”的说法?最后的“既往不咎”中不咎的是谁?是宰我还是周人?

  参考了张居正、钱穆、李泽厚的解释,都是说在社就是在社坛外面种的树,比如北京地坛周围种的长青树木。也就是说,哀公问社就是问夏商周三朝的社坛种了什么树。推理一下就是社坛要种的树很扎眼,比如松柏栗树,而鲁哀公也想在鲁国的社坛种树。大部分解释说种树是根据国都适宜种什么树,但查了一下,栗树原产地不在陕西,北方以华北地区为代表,江南以长江下游为主,说周朝适宜种松树也是无稽之谈。夏朝还没有考古发掘,应该在中原附近,可能靠近华北黄河附近,而松树的原产地有新疆,大东北,即使全国各地都有零星分布,怎么说只适合夏朝的土地?商朝差不多在河南一带,那么柏树的原产地也不是河南,原产地是西北,应该靠近西周发源地才对。因此这样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辜鸿铭的解释稍微缓和一点,说战栗是敬礼的意思。这也是为了让民众给社坛敬礼。

  另外从一个人的命运去推断这个人的话,实在是有失偏颇,而且宰我的命运也不是史记中那样的。所以以上的解释不够精确。

  还有解释是把树当社神的,是摆个牌位还是种一大批树当社神没有说明。目前的文献中,都把“战栗”一词出处归为这里,意思两千多年没有变化,可见战栗的意思一直没变过。华杉的解释,说战栗牵强附会,松树难道是放松的意思?柏没有找到相关的词语。松树的松一直是这个“松”,而放松的“松”是“鬆”,因此可知,华杉在胡说八道,简体字和繁体字都分不清,所以战栗一定是让老百姓害怕的意思。而孔子说的既往不咎,不是对宰我既往不咎,而是对周朝这件事既往不咎。因此鲁哀公问社,宰我对答。鲁国的社应该种什么?应该由鲁公自己想,是松柏?还是栗树?还是适合鲁国特有的树?栗树的意义是这样,鲁公您想种什么就看您自己的内心了。

  宰我只是批评了周朝的“战栗”,就引发了这么多是非,他是劝解鲁哀公不要种栗树?还是说鲁国的社也要使民战栗?文章并没有提及,而且孔子的最后的评价“好事不说,坏事不究”到底是在讲谁?如果是宰我说的不对,孔子是爱他不予追究?还是说宰我说的对,孔子的意思是别再追究周朝的做法了?根据孔子的态度,后一种可能更大一些,也就是说鲁哀公在选择社树时,引以为戒吧。 

  鲁哀公曾经向宰我问祭祀土地的礼有哪些方面。宰我对答说:夏朝的社坛种松树,商朝种柏树,周朝种栗树。种栗树的意思是让人民感到害怕。孔子听闻这件事后就说:周天子做成的事臣子就不用再去说服了,符合臣子心意的事臣子就不用再去进谏了,有做错的事臣子就不用再去揪着责备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