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一人生,至简现大道

一生其实很快,不过是起起伏伏、跌跌宕宕。无垠的时光中到底有几个人记得你呢?所以在余生要更努力的绽放,成为自己最好的样子。做时光的逆行者,永如少年,怀着赤子之心到老。

深夜忽梦君,无语泪双流,犹如莲花不着水,亦如日月不住空。世间并非一天一天而过,修行者看来可在一念一念中行。 

枯寂即是盛开。不动声色地还原青春和少年,枯山水中却见禅意。我不爱繁花似锦,只爱似水年华中一茶一饭一豆羹一袭衫一个人。如若有人问起,你就说我们在银河。

尽管喜欢沉默,但遇到合适的空气或温度,一触即燃。亦有悲悯情怀,一百年时间从身上流走亦不会被轰然抽空,脚踏实地地活出一种闪亮品质,在等待被发现的过程中,积蓄能量,盛大而绵长的空间和时间里,几亿年被缩小到手中的一小块金属。

人生是空山无人,是水流花深么?半生路途,拣尽寒枝。以枝当笔,写写这生之秋寒,之荒凉,之清寂。因为孤芳自赏,所以,脱胎换骨。因为寒凉,所以,有了最厚实的温度。疏林晚钟,松涛渊默。

人生应该知足。我只剩感激,有人说,风,就是人生,那么,让我独自在风中,且听风吟。

生活一旦草长莺飞,就有了气象。气象是一种态。一种味道。一种秘而不宣的东西。哭喊不来,需要灵气,需要时间,需要磨砺……需要在时间的千难万险中慢慢修炼。你不知道它来时,它就来了。

抽掉那些繁杂之后的简洁与干净,是只剩下了自己内心的东西。徐悲鸿说,“一意孤行。”这是气象,是风骨,是拒绝。人或者文字,到*了清远深美,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好份清幽与日月散淡,都陷落于清亮山河中,个个不能自拔。

对于高处的东西,都应该放弃对它的夸奖。至美至深的东西,都是无言。

昏黄的灯下,看昏黄的画,格外有一种难言的暮气。但你一定迷恋这暮气…… 这暮气让人沉静下来了,那黄得变得薄的纸上,有着山寒水瘦的一幅图,画中人与你一样,格外单薄。独坐松石间,外面飘雪,心里飘雪……虽然隔着纸张与年代,这样清凉的气象还是扑满了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