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如猫似幻

已经是第三个秋了,活着挺好的,猫或许会这样想。

她没有名字,我曾试图给她起过好多名字,可她好像从不觉得好听的名字有多重要,她是只很奇特的猫。

不知道是从哪天起,当我从梦中醒来时,我发现了我腿上多出了这么一个小家伙儿,枯燥的黄白相间的绒毛,摸起来就像好久没经过清洗的头发,油乎乎,硬邦邦。脸上布满了污垢和斑迹,稀疏的胡须和眼角的白色毛发黏在一起,两只耳朵也不像园子里其他猫一样立着。

她或许是被同伴抛弃了的那只吧?我想。

我捕捉到她这正在抬头盯着我的脸,那一瞬间我竟有了一丝尴尬,仿佛在我腿上伏着的是一位失足少女。

我还发现了她居然有着一双如蓝宝石般璀璨有神的眼睛,那一刻我好想明白了人们常说的“她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的含义。

她可能是需要一些帮助吧,我想。

我起身去了一张毯子放在座位上,她居然自己走了上去,安静的将两只小爪子缩进胸脯下面,看了我一眼。

那一刻我像是着了魔一样的好奇,这只猫究竟是谁?

“你等我,我去给你买点吃的。”我试图跟她交谈。

她只是慵懒的瞧了我一眼,砖头望向窗外,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不再看我。

兴许她只是想在我这里暖和一会儿,一会儿就走了吧,像那些人一样。尽管如此想着,在把门关上之后,我依旧加快了脚步走向那边的小超市,买了牛奶和火腿,然后火急火燎的跑回来。

她果然睡着了。阳光透过窗子铺在她的背上,看着很舒服。

我小心翼翼地找了两只碗,把食物放在碗里,摆在了她跳下来就能看得到的地方。我听到了一丝动静,她醒了,火腿的香味勾到了她,她细细的叫了一声,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很虚弱,但音色很好听。

应该是野猫的血统让年幼的她不像一般家猫一样身手笨拙,我看到她走路有些坡脚,吃东西的时候狼吞虎咽摇头晃脑,后腿还在一直不停地抖动着,好像是很疼。

我开始好奇这只小猫的故事,很少见一般的小奶猫可以一顿吃掉这么多东西,兴许是真的饿坏了,兴许真的是我救了她。

我本打算帮他检查一下腿的情况,可我又觉着不该束缚着她,她有选择,去或留,所以我想我不能对她太好,兴许她会依赖上我。

从那一刻开始,我发现在我面对这只猫的时候,居然成了一名中二病患者。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