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人

在微信公众号镇西茶馆,我看到一个题目《转发视频:张艺谋懂了,“一切把人当工具的行为都会导致灾难!”您同意吗?》,点开一看,里面是个视频号,作者是周健野。看了视频,引起我思考的是“工具人”这个词。

“工具人”估计这个词大家最近几年可能不陌生。

这个周健野本期视频号的题目是《张艺谋懂了,不能把女人当工具人用》,大致内容是:张艺谋2008夏季奥运会的节目设计理念多为只为自己成功、追求形式完美精致甚至说瞎话;2022年冬奥会“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对比中,他认为“一切把人当工具的行为只会导致灾难”是违背人道主义的、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是虚无的集体主义,不是真正的现代文明,不是真的为世界美好做事。

这是张艺谋内心转变,还是他应时代形式转变?我不得而知,但里面提到的“工具人”让人反思。,我觉得有普遍性,也写出了人性的悲喜。

当然,能当工具是好事,说明有价值。尤其学习、工作、人际交往中工具越多越好、越合适越好、越有效果越好,自己的、他人的等。

想想,还是罗胖实在,今年跨年演讲,好多人说他不纯粹了、功利了,因为一场演讲广告太多,哪怕是理念与广告自然融合也让人觉得不适。我想说:人家不虚伪,人家是公司 ,人家选择有品质的赞助商为别人服务这正常呀!这,是双赢!起码人家没藏着掖着,起码人家没非得说自己只是要为人类知识的传递做更多贡献,起码没非得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更会读书!

但人际关系,如果仅仅处在习惯当工具人和被当工具人的层级,也没毛病,只要大家根据各自所需说明或者说做一致就行,都没问题就好!

估计大多数忌讳的就是:心口不一,把别人当傻子;而把那些纯粹做事对你的人,也当成工具实现自己的事,用周健野的看法是违背人道主义和人性的、是早晚的灾难、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是虚无的集体主义。

反思自己,貌似至今没赤裸裸地把谁当过工具人,因为不够狠,不够心口不一,或者换句话是不够社会、成熟、太幼稚!除非别人乐意帮忙,不然在别人看来多重要的关系,我是敬而远之的。当然,我也很多东西和帮助,在别人看来轻而易举就获得,我却没有,只能承认自己能力不足呗!

写到这,突然想起来上学时候一个老师。这个老师,是个公共课老师。大学大家都知道,师生见面少,公共课老师那见面更少。

有一次,听一个老师讲课,觉得很好,其实我一般听啥讲座很少去合影、照相又要联系方式的,除了胆小纯粹是觉得自己是小白,以至于以后的很多年都这毛病,最近几年才略有改变,心想也有牛的又随和热情的人。

还接着说这老师,课间,我看老师闲,就冒昧问老师一句“能留个您的电话吗?一共没几次课,这老师没写联系方式我记得。”

“干啥?”老师好奇地问。我可能不太会说话,就想啥说啥“以后有啥事可以咨询您!”

这老师一听,有点严肃又有点不高兴又有点怀疑我,说“哦,为了以后用呀,想得真多。为了有用,才要联系方式。”

我一愣,一腔学习热情被浇灭,从此对这老师,只是听课,不再互动,从此到前几年的很多年也很少主动加各种咖,本来也是个不善于交际的主!

现在想起来这事,估计就坏在“以后”两字。

其实,这事不能说怨谁,可能因为人的本性:喜欢真诚,不喜欢被利用吧!

虽说人这一辈子,到了,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的时候,也不会有几个无功利的朋友。[呲牙][呲牙][呲牙]但是想明白,自己放松了也挺好,想通一点是一点,一番胡思乱想!

你对工具人的认识处于何种层级?你这么看?你何时喜欢做工具人?

20220213周日下午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