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往事一杯酒,你跟不跟我走?

 

     与好友一起上楼,我在前,他在后。突然,楼道的转角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走来。啊!这不是他前女友嘛!正当我还在想他如何尴尬的时候,他像问候老友一般叫了她一声“阿馨”。瞬间,我心里如电击一般的酥麻。像我这样“嫉恶如仇”的人怎么能理解分手之后还可以这样的云淡风轻?直到上楼,上课……我的心里一直被刚才发生的事所萦绕,久久不能散去。

      可能你们都体会不到我的感受,也无法说清楚我到底在想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你们一定觉得我想到了那个“她”。说实话,确实想起了她,但没有想她,也没有怨恨。此刻,我的内心被一个问题所紧紧的包围。我不断的问自己:为什么我不能像他那样释怀,可以坦然面对,依然像朋友一样问候?我想了很多原因,不过,唯一能够让我信服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太弱了,作为一个弱者是没有资格谈“释怀”的。

      分手俨然已经成了当代青年的必修课,你可以做到“高数虐我千百遍,我待高数如初恋”,你也可以在各种考试的狂轰乱炸之后“回眸一笑百媚生”,可是,试问有几人在“恋爱”这门必修课挂科之后怀有“天子唤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洒脱?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马上到了法定结婚年龄或是已经到了法定结婚年龄,却仍然算是“感情小白”。也曾有过一段算不上刻骨铭心却让我在梦中很多次哭醒的感情,说实话,有时候真的想宁愿不要有这么一段不太愉快的记忆。然而生活不可能像李荣浩歌词里面唱的“如果能重来”,我们只能买一张返程票,永远回不到出发地。不过,也正是由于生活的列车一直往前开,我们才不会因为能够回到过去而浪费了眼前的美好,也正是这样,珍惜眼前人才变得更有意义。

     突然想到上周崔老师在课前做的那个关于“动物图标对电商网站影响”的调查问卷,其中前面有一项是测试我们是“左脑型”还是“右脑型”的思维。清楚的记得我左脑和右脑的比例是78:22,后来上网查阅发现,左脑控制的是理性思维,右脑控制的是感性思维,从这个结果来看,我是一个理性思维主导者。不过对于这个结果,我是既愿意相信,又不敢相信。为啥这么说?主要还是因为我觉得我自己理性思维比较差,而自己又一直希望能锻炼自己的理性思维。所以现在不费吹灰之力就成功的跨入“理性思维者”的行列,我当然一万个愿意啊!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我问星:你觉得我是一个偏感性的人还是偏理性的人?她想都没想就告诉我:感性!得,空欢喜一场。不过,星的这一观点,确实和我一直以来认识的“唐不苦”是一致的。

    正因为我们做不到洒脱,所以才如此渴望坦然面对一切。往事这杯烈酒,我干了,你随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