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皇暴毙,魔族出征,大陆再起风云

  “荒古大人,魔皇大人回来了!”

  “什么?快快带我去见大人。”

  “是。”

  “属下荒古参见魔皇大人。”

  “嗯,如今情势如何?”

  “现在妖皇那老儿已经不行了,估计不用几日,自然就魂归九幽了。属下斗胆问一句,还请魔皇大人莫怪。”

  “但说无妨。”

  “大人您的修为似乎?”

  “你猜的不错,本尊实力这些年却有所精尽。”

  “本尊?难道,难道您已经踏入了那一步?”

  “一线之隔,如今算是半只脚踏出了那一步,如果真到那个境界,本尊就直接称帝了。”

  “哈哈,天佑我魔族。大陆多少年了,最高境界只是皇者,如今大人您踏出了那一步,那么我们拿下妖族,必当十拿九稳。”

  “嗯,但仍不可掉以轻心。荒古,本尊问你一件事。”

  “大陆之上可有什么隐士高人?”

  “隐世不出的高手我倒是知道几个这几人曾是老魔皇的好友,只是他们与世无争,都居住在深海孤岛。我大哥(就是老魔皇剑无名)出事之时,他们并不得知。而且这几人行踪不定,除却大哥,无人能寻得。”

  “他们叫什么名字?”

  “这四人分别是,尘飞扬,盖无双,浪归和北冥枭。”

  “嗯?你可知道有姓李的高人吗?”

  “姓李的?这个属下不知道,而且以上这四位也已经许久未出现了,究竟是死是活还是两说了。”

  “嗯,你退下吧,我知道了。”

  “沐阳,你究竟是什么人,年纪轻轻便修为盖世,又创出了那等奇功。如今大陆风云再起,希望你我能平安度过此劫,至此以后,我们便隐居竹林。”


  “大长老,妖月少主回来了?”

  “嗯,让他速速来见我。”

  “是。”

  “妖月少主,大长老在天狐宫等您,还请您前往。”

  “嗯,我随后便去。”

  “大长老。”妖月知道时态紧急,随后立马赶往了天狐宫,与大长老会面。

  “妖月,你回来了。”大长老看了妖月一眼,突然发现看不透妖月的修为了,不免心中一惊,又继续问道:“妖月,你如今修为如何?”

  “大长老,我如今修为已经踏出了那一步,成就尊者之位,日后,我便是这万妖之祖,九尾妖尊。”妖月突然气势大放,天狐宫众人无不心惊,不管辈分高低,全部下跪参拜,“我等参见妖尊大人,祝大人修为早日更上一层楼。”

  “好了,都起来吧。”说罢,妖月一个跃起,便稳稳的坐在天狐宫皇座之上。“我在归来之时,已经将将要发生之事摸了个差不多,如今,妖皇已经不行了,但是对于我对妖皇的看法,这个老狐狸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的坐以待毙,必然还有更大的后手,所以,战争爆发前期,狐族所有人员,不得外出,安安心心在青丘修炼,如有违抗命令者,杀无赦!”

  “族长三思啊,如果我们按兵不动的,一旦魔军突破,那我狐族也会跟着遭殃的!我们不可坐以待毙啊!”

  “哼,究竟我是族长,还是你是?我说过了,违令者,杀无赦~”妖月突然暴怒。“大长老何在?”

  “属下在。”

  “现在我命你为狐族司法长老,若有人抗命不尊,直接击杀。”

  “属下遵命。”

  “嗯。”妖月吩咐完毕后就转身离去了。

  “大长老,妖月族长毕竟年轻,他这个命令下的有些轻浮了,我们不能让他任性而为,我妖族千万年传承不能因为一个黄毛小儿的一面之词就此断送啊,如今我妖族危在旦夕,他明明有实力力挽狂澜,却偏偏按兵不动。”一名狐族族老对大长老说到。

  “放肆,妖月现在位列尊位,大陆第一人。他这么做自然有他做的道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听到这个声音,否则,定斩不饶。”

  “是,老奴知错。”

 


  “妖皇大人,现在魔族大军已经在我妖族领地外围集结,由荒古统领,魔皇依然不知所踪。”

  “嗯,我妖族大军是否集结完毕?”妖皇毕竟垂死,声音中充满了落寞。

  “我妖族大军除去狐族,其他部族已经集结完毕。”

  “狐族,哼,真是一群狡猾的狐狸,此次事了,给我把狐族灭了。”

  “是。”

  “三日之后,传出我暴毙死讯,本皇给他来个请君入瓮,叫他有来无回。”

  “诺。”


  三日之后。

  “魔皇大人,妖族那边传出了今日子时,妖皇暴毙,群妖无首,正是我等进攻的大好时机。”

  “嗯,荒古,你是我魔族第一兵马大元帅,此事你怎么看?”

  “回魔皇大人,所谓兵不厌诈。我觉得此事透着诡异,就算妖族皇者暴毙,他们为了拖延我大军攻打,必将会将此消息隐瞒,他们既然如此公开宣布,想必此事必有诈。”

  “嗯,那你有什么应对之法吗?”

  “既然妖皇想请君入瓮,那我们入便是了,不过需要委屈下大人您了!”

  “无妨,你直说便是。”

  “属下请大人乔装一翻,打扮成一个普通士卒,随大军出征,如果有意外发生,咱们打它个措手不及。”

  “准了,修整一日,大军开拔。”


  “报,魔族大军已经开拔,如今已经进入我妖族领地300里。”

  “尔等按兵不动,待到魔族进入领地3000里之时,全军出击,打他个措手不及。”

  “诺。”

  魔族大军在荒古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向妖族领地前进,再有1000里就到了妖族第一座大城,也是第一关隘,狂狮城。

  “荒古大人,再有一千里我们就到狂狮城了。”

  “嗯,让大军加速行军,八百里后全军待命。”

  “诺。”虽然不知道荒古为何会让全军修整。但是对于荒古的命令,确实无人敢反抗的!

  “全军休整。”

  魔族大军在八百里后突然停止行军,这一下整的妖族是措手不及,妖族大军在前进路上埋伏了多日。结果眼看的魔族大军就要进入包围圈了,却突然按兵不动了!这就像一个憋足了力气,准备出拳,却突然一拳打到了空气上,这种感觉非常恶心人。

  “妖皇,出来吧!你也是一代枭雄何苦耍这这些把戏?况且,你也是自身难保,不管如何,今日你妖族我荒古灭定了!”

  “哈哈,不愧是荒古,既然如此,那就请魔皇也出来吧!你,还不是本皇的对手。“

  “狂妄,今日我就来领略一下妖皇的本事。”

  “杀,一念荒芜,生死枯荣!”只见荒古一声大喝,一个遮天大的手印出现当空,朝着妖皇打去,这是荒古的成名绝学,大荒经中的枯荣掌,可以令人生机溃散,端是厉害。

  “呵呵,跳梁小丑,米粒之光,也胆敢与皓月争辉。”“今日先拿你祭旗,狂龙啸天。”妖皇在枯荣掌即将被击中之时,突然气势恢宏,一拳打出,一条长龙自虚空飞来。一招,仅仅一招,荒古便被打的吐血飞退。

  “你,你没有受伤!”

  “哈哈,我当初的伤只是自己逼出来做出的假象,可怜你们这群可怜虫,还真以为本皇不行了吗?”

  “魔皇,出来一见吧。今日就让你我二族一分高下,做个了断。”

  “妖皇大人好手段,不过,今日你仍然难逃一死,魔族妖族今日只能存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