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只剩下三天的生命”其二

4月28日,我写过一篇文章,标题叫做“假如我只剩下三天的生命”。

后来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思,就让我的学生也写了。

这周一,也就是5月20号那天下午,我和学生们一起分享了他们的所写。那两节课,给我很大的感触,一是对于学生,二是对于生命。

01.

高一(4)班是一个非常活泼的理科班,平时他们就没大没小,喜欢和我开玩笑,所以在写这个话题的时候,他们“肆无忌惮”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好几个女同学念了她们的作文,念完之后,全班异常兴奋和激动。因为这几个女生不约而同地写到,假如只剩下三天的生命,一定要谈一场恋爱,或者向自己喜欢的男生表白。

一些人可能会想,这样写的女同学,估计是那些不好好学习的小太妹。事实恰恰相反,写下这些话的,多数是学习成绩优异,平日里看起来乖巧懂事的女生。

据说前不久,某学校领导对全校学生说,如果发现男女同学并肩行走,只要不是亲兄妹,都视为谈恋爱。且不论这样的说法是否合理,要是让这样的领导听了学生们的这次作文,不知将会作何反应和感想。

我一直认为,不管是教育孩子还是教育学生,最底层的规律与方法,便是将心比心,尊重人性。准备说,应该是“尊重合理的人性”。

我对学生说,我也不赞成你们在高中阶段谈恋爱,尤其是那些越过精神的肌肤之恋。可是我赞成你们在心里面葆有对爱情的美好追求与向往。

青春年少,情窦初开,实在是一个正常人再正常不过的生理和心理反应。如果家长和老师将之视为洪水猛兽,只会适得其反。我们能禁止和封杀行为,但是绝对禁止不了思想和精神,尤其是人性!

02.

在高一(24)班,一个女生所写的“假如我只剩下三天的生命”给全班留下了深刻印象。当别人都在“假如”的时候,她却实实在在经历过“只剩下三天生命”的恐慌。

女生读初中的时候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她的家人陪她去昆明做手术。医生告知他们,心脏手术风险很大,手术过程中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很大。

进行手术的前三天,她怀着世界末日来临的心情和她的家人与朋友一一告别……

她读得泣不成声,我和学生们听得泪流满面。

在花一样的年纪,面对死亡的威胁,对于她的经历,我无法感同身受,但心里却对我眼前的学生产生了深深的敬佩。这些外表柔弱而稚嫩的孩子,内心是丰盈的,坚强的。而通常,作为老师,我们低估了孩子的世界。

03.

对于这个话题,或许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对生活有价值的指导意义。但它能给我们一个参考,在生命的眼下阶段,什么东西对你很重要。以下是我自己在4月28日所写的内容。

          假如我只剩下三天的生命。第一天我要好好地和我的两个儿子告别。告诉他们不要因为我的离去而伤心,只要他们永远爱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里就还会有像我一样爱他们的人。
        我会亲手交给他们一笔重要的财富——书籍。给他们列下一笔长长的书单,告诉他们在生命的各个阶段应该读哪些书籍。同时要他们谨记,此生定要以书为友,再把这些书籍和书单传给子孙后代。
        假如我只剩下三天的生命,第二天我要做这样两件重要的事情。上午的时候给政府写一封信,给教育局写一封信。把平日里发现的社会中的不良现象和教育方面的不足、弊端通通说出来,而这些话是平时的自己绝对不敢说的。
        下午的时候,我要和我的闺密们呆在一起。自由散漫地躺在一张大床上,望着天花板,谈论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八卦一些喜欢或不喜欢的人。最后紧紧地拥抱并亲吻她们的脸颊,对她们每一个人真诚地说一声——感谢。我想告诉她们,下辈子,我们还见。
        假如我只剩下三天的生命,最后一天我想和他一起去夏威夷的海边,面朝大海,坐在温暖的沙堆中,回忆往事。他搂着我的肩,我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闻着他和大海的气息。风,吹起我的长发,轻轻拂过他的脸。
        我们一同回忆恋爱、结婚、生子的每一个细节,回忆共同经历的甜蜜和痛苦,像放电影一样,把此生回顾一遍。最后,我没有遗憾、没有怨念、没有痛苦地在他的怀中,安静死去。

和我的高中学生们的所想比起来,他们还不与而同的提到了另外一点,临死之前要的父母,好好的告别,感谢他们的养育之恩,表达对他们的爱和感激

我不禁问自己,学生们能够想到父母,可是我竟然没想起自己的父母,难道是自己不孝顺吗?似乎并不是。

答案是所有为人父母者不得不去面对的问题:子女有了自己的家庭之后,父母将会退,从他们的生命中,慢慢给你退,不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将来等我的两个孩子长大之后,我也将从他们的生命中生活中生命中慢慢隐退,但这种引退并不是为人父母者的不幸,或者是孩子的不孝

相反,如果子女有了自己的家之后,能够在他的家的小屋中有爱与责任的担当,父母才能坦然的离开人世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