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白海棠

浊物痴恋富贵门,烂泥烧作金玉盆。

幸而偶得花妃宠,本来死器却生魂。

腊梅不敢争冰洁,绽无芬芳落无痕。

清白古来骚客爱,各撷一片别黄昏。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读红楼梦逢海棠诗社初成,众以白海棠为题,以门,盆,魂,痕,魂作韵分别作诗,不才不敢于古人前造次,小作一首只当玩物,莫笑莫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