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浪!

——

最近一段时间里,自我感觉,自己处于比较愤怒的阶段。偶尔也想不明白,是自己遇到的事情,让自己愤怒,还是自我的一种心智,还不够成熟,或许都有,更多的还是自己本身的一些琐事,让自己情绪失去了自有。

一个人如果什么都没有,就会很容易的愤怒,因为心存无所谓的态度,对于一切事物都不在乎,或许这段时间里,自己就变成了这种人。

当然,还是遇到的一些事情,让自己难以招架,成年人的世界,真的没有容易二字,尽管我已经身处于城市最中心的地方,相对繁华的都市,这里的一些生活压力和竞争的方式,偶尔也接受不了。我也会想着,这种文明的城市里,如此美好的时代,为什么一些竞争的方式,会让人感觉到痛疼,恼怒,无法自我,偶尔还会有一些比较极端的想法,让我自己都匪夷所思。

其中,自我所存在的因素较大,因为自己处于底层,所以遇到的许多人群,还是属于一种底层思维,根据与他们的交流,当然属于较为底层的方式。我自己也属于一种非常底层的逻辑思想,本身属于一无所有的人士,对于某一刻的愤怒和痛苦,总是挥之不去,对于一些错误的思绪,极端的想法,总是浮现于自己的内心,也极度的说明自己对于生活的连接性不够强烈,很容易会产生不在乎的那种错误思绪。

因为愤怒的时候,总是难以思考人生的存在意义,反而进入一种短暂的放弃方式,并且有着最下等的伎俩,同归于尽的想法。结果就是,大家都很惨,包括一些有理无理的过往故事说明,不管自己是处于受害者,还是害人者,下场都是比较差的。

最初的原因,还是自己这一段时间的心态不良好,生活和工作,没有让我感觉到存在感,相反的一些压力,在某一刻很难压制住。也因为自己的内心不够强大,对于一些琐事,完全价值非常低微的事情,也会发生恼羞成怒的情绪,真的让自己都感觉后怕。如果对于一些比较极端的行为,去实行了,不管结果怎么样,自己最终也会面临最坏的结果。尽管生活本身,充满着许多的痛苦不堪,偶尔的情绪波澜,但是,一切都还在,自己还能行走,还有自有,还能活着,相反的做法,不仅失去自由,还会失去生命,至于是什么样的情绪驾驭了这场思维,自己本身占了很大一部分。

如果自己足够努力,把一切事物和行为,都拉锯到最好的状态,那对于这些发生的毛毛雨事件,完全就不会放在心上,浪费时间,也浪费心情。因为自己内心的不够强大,因为一段时间的低谷期,因为各方面因素的一种无形压力,被一些小事件,也能弄得自我崩溃。

想一想之前的所遇所历,也有许多比此时的更加糟糕,至于那时候的一种平静面对的心态,并不是自己很成熟,很能处理问题。主要是没有受力的点,就像是情绪没有地方发泄一样,为此,我也感叹那些做法比较苛刻的人群,如果有一天,遇到了一些较为心态崩裂的人群,或许你们的尸体,一定会比他,更快的腐烂。

人与人的这个社会群体,我见证过太多的案例,我为何会有此类的想法,也是因为有了标本,所以有了计划,然后产生了这种较为极端的想法。为此说明,一些话语,一些行为,一些过于苛刻的做法,会让自己失去生命,我觉得是很正常的,特别是在人流量较多的群体,鱼龙混杂,很容易遇到那种心情低落,崩溃在线,无处发泄的个别群体,案例就不举了,网络时代,很容易了解,至于是非理解,并且在实践中用到,每个人的处理方式不同吧。

而我今天的情绪,也是为此愤怒了许久,想过许多解决的方式,都是较为极端,损人不利己的,结果也就这样放下了,因为利弊权衡一下,不值得。

回望一下上个月的30天,自己处于多种的情绪包裹下,确实是自己内心出现了问题,所以对于遇到的一些琐事,都能纠结那么久,还因为一些不完美的行为结果,产生极端且害人害己的想法,为此,还是纠结于自己的一种放纵。

虽然没有想过要努力成为什么样的人群,但是,简单的规避一下底层的一些群体,还是需要跨越的,有人说,大千世界的人群,可以分为七个群体,大多的人,都是生活在原有被设定的圈子里面,只有极少数的人,可以跨越两个层次,微妙的人,可以从基层到最高层。而我,现在就是基层,应该算是底层,没有长期有效的经济来源,也没有原生家庭背景,更没有一颗积极上进的心,脑袋瓜里也没有货,典型的被设定人员。

一步步的走向城市中央,以为自己可以跨越到多个层次,经过多年的漂泊,逐渐的依赖于本质和现实,偶尔还会因为环境的影响,而失去理智。

其实,不管在什么样的一个环境下,大城市,小城市,都有基层和高层,都有三六九等的区分,只是,一些较好的环境里,较好的人群,存在的几率会大一些而已,相反的,也无处不在。

最后,还是要告诫自己,什么样的生活方式,什么样的人生行为,什么样的结果,虽然很重要,也不重要,人生可以几十年,也可以完结于一瞬间,其中的利弊,自己一定要权衡好,至于别人的对错,自然会有相应的结果等着他,如果自己想要去纠结或者对比,又或者是主宰,那便是一种错误的开始,并且是回头无岸。

成年人的世界里,做什么都可以,但是,结果也是自己担着,担得起,就去做,担不起,就要学会忍受。什么样的行为路径,千万年的历史里,都有参照,千万种的结果,也有对比,自己能够掀起的波浪,往往也是取决于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