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时候,喜欢只是因为习惯

小时候,我不爱吃豆腐,不爱吃炖菜,觉得太淡,没味,不如炒菜香。但是爸妈爱那么吃,爱那么做,因为简单又营养,虽然不爱吃,也吃了十几年。

小时候不爱吃酸菜,更不爱吃酸菜红薯稀饭,边吃边把碗里的酸菜往地上扔,一群鸡疯抢。虽然不爱吃,也吃了十多年。

青海的酿皮我特别喜欢吃,去青海的时候每天都吃,走的时候还买几份打包。但是第一次吃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也不明白它为何能让那些去过青海又离开青海的人魂牵梦萦。但是吃了几次后,我喜欢上它的口感和味道。

十来年在东北,吃什么都会跟四川的比,口头禅是,这个没有四川的好吃!

烧烤没有四川的好,炒菜没有四川的好,麻辣烫不伦不类,更不能和四川比较,大米虽然好吃,但是并不能像四川大米那样用菜籽油炒成一粒一粒的。

东北的东西,统统不好吃,我甚至对东北逢节就吃饺子的习俗深恶痛绝。我怀念小时候的豆腐和炖菜,怀念酸菜红薯稀饭。

我以为我会在东北呆一辈子,一辈子面对那些我讨厌的食物。可是有一天我离开了东北,去了别的城市,我想我再也不会去东北了吧,心里有些忧伤,也有些解脱的感觉。

在上海吃着不伦不类的烧烤,秀气的肉串,细细的竹签,我突然脱口而出:没有东北的烧烤好吃!

话出口,自己都觉得诧异,七年有余,第一次觉得东北也有好的,第一次怀念东北的饮食,想到此,不禁黯然神伤,东北的那个人,其实也挺好的,为什么我要千方百计的离开他?难道我忘了他的不好?还是我从未发现他的好?

在四川某个小城市居住,在乱糟糟的市场吃着麻辣烫,碗里是零零碎碎的菜和几根宽粉,突然很怀念东北的麻辣烫,怀念北方人爱吃的麻酱和东北特有的凉面。

吃着很糙的四川大米,怀念着东北大米圆溜溜的精致模样。突然想自己包饺子,韭菜鸡蛋的。

无法遏制的怀念,像风里的芦花,漫天飞舞。我不禁苦笑,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曾经讨厌的人和物,成了自己最喜欢,最怀念的。

后来才明白,当你习惯一种事务的时候,你不会有感觉,当你离开它的时候,你才会明白自己多么喜欢它。而喜欢,很多时候只是一种习惯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