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快就要说离别

|湾湾一笑


写作群快退完了,只剩下两个过几天也退了。

一个念头一但种下,就会在某一天在合适的时机发芽,随后结果。退出写作圈是在两个月前种下了小想法。那时正是入简书两周年。

两年来,一半的时间在做事,剩下一半时间里的多数在聊天,少数才在写作。

做事从文字之光,到后来阳光说起的童话,就去掉了一年时间。最近这一年的后半年时间开始跟着易安和不舞学写诗。

收获最大的是学习了小说和诗歌的创作。当初,也没想过我要学成如何,更多的还是从这个行业着手去了解。而后发现写作是一个跌进骨子里的活,就知道自己不能过多陷入。一直想着抽身。

我这性格不喜欢太凄冷的故事,不喜欢太寂冷的诗,也不喜欢写过多的道理。虽然爱看哲学,爱思考,但自己看过想过就好,并不想让别人去感同身受。

所以一直没有太多表达的诉求。

这其间遇到过很多人。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人聊着聊着无声了。一些关系不进不退也搁置了。

人既喜欢孤单也喜欢热闹。对一种状态喜爱的配比只有独属。为一些走着走着就远离的朋友叹息,而我也是到了该放下的时候。

也是工作的原因,疫情快结束了,要拓展一下家里工厂的销售额,得抽出时间去筹划一下。

要做成一件事一定得投入大量时间与精力。权衡孩子,工作,读书和写作所占精力的比重,只能割舍掉写作。

随之就是写作中遇到的那些人。不知如何开口道离别,只能让笑笑呆在群里无声地陪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