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

有一天我鬼使神差的走进一家命理馆莫名其妙的找了一个长的奇形怪状的命师算了一个乱七八糟的命。

先生端坐在太师椅上,宽大的长袍下露出一角鲜红的大裤衩子,头上盖了顶“洋帽”,手里端着本《周易》,嘴里还嘟囔着什么。我跨进门,坐下,先生略微抬了抬眼皮,操着两只不一般大的眼睛瞄了我一眼。忽而,黑眼球一缩,说不上是正还是方的脸向前一掷,一本正经的道:啊~呐,小姑娘,了不得啊,今日出门能遇贵人啊,不过,想要遇见心中最好的遇见,不宜往东,宜往西去。

“嘿呦!”我当即暗自腹诽道,说话不着逻辑,穿衣更不着边际,这都和尚开跑车的年代了,你还在这里走复古路线,真当我单身小姑娘就这么着急嫁?

礼貌的冲他笑笑,起身,说再见,不,再也不见!

我虽素来不信鬼神佛魔之说,但我暗地里还是很尊敬每一个自产出之日就影响了世间的文明。我始终相信,或许,在某个时间点上,真的出现过所谓强大的神的物主理想国,但至少,现在我还没见过,包括刚刚。

想着想着,竟在大街上瞎晃悠起来,赶上早集,人还挺多,一会我就晃晃悠悠,恍恍惚惚的转到了一个阴沉陋巷。电视剧里总会演一个女子独自走在小巷,被两个蒙面劫匪持刀威胁,然后有青年侠士拔刀相助,最后你侬我侬,共同执剑天涯。

我总会幻想自己是谁眼中的女主角,但事实确实,我走进了别人的主角圈。

当我走进那陋巷,不是上演的英雄美人的故事,而是老汉阿婆的故事。阿婆腿脚不好,手中的拐杖明显似是被什么外力弄断了,阿婆失去支撑,眼看要栽到地上,老汉二话没说跨步向前,一把抱住阿婆,奇怪的是老汉没有再动而是怔在了那里,直到阿婆撑着老汉的胳膊将老汉的身子引向了西方巷口的方向,老汉这才颤巍巍的迈出第一步。

原来,老汉看不见,但却能准确接住要坠倒的阿婆。

世人常说,我不知道,靠感觉罢了,但这样的默契感又岂是心不互通的人之间能有的?

世间最美好的遇见不是两眼相望,而是心心相印。我的心里、血液里、灵魂里都是你,即使看不见,又有何所谓?

无关乎年龄的一场遇见,老汉阿婆的故事必将继续下去。

如果刚刚所见之景就是先生所说的你会遇见最好的遇见,那我似乎不那么排斥了。只是先生口中的贵人是指自己么,我不得而知。

生活中,我们有时会遇见一些奇怪的人,奇怪的事,开始或许我们会觉得毫无道理或者故弄玄虚,可是,当你回过头仔细想来时会发现:

能够遇见,无论有多奇怪,都是一种美好;故事的主角无论是不是自己,都好像不那么重要,看着别人辛福的笑容,自己也会感动的稀里哗啦,因为总有一天我们也会遇见最好的遇见。我就这样期待着,命运的到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