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

你我的相逢

就像远古森林里两只动物的机缘

互放的目光

也只是平时那样谨慎

时代把我们变成了那么一种东西

我的尖锐梢头契合在你的温柔湖面

那份刚强的礼貌

不是原本的,而是他们所赐予

时而起作用的伪装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剥开我撕裂

总有些痛楚会需要

痛快淋漓地喷出

欢乐的小小花朵

即使什么也不注定

也没有希望

那些可疑的喧哗

就像病毒一样传染开去

直到你懂得

幸福只在两个东西之间

才有可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