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

又,离开了。

已经记不起自己现在是第几次离开家,也不记得家开始变得没有春秋,只剩冬夏的时候是什么模样,也不记得第一次离开家的时候自己哭成了什么样子,也不记得上一次离开家的时候,他们又少了几根青丝,多了几条沟壑。明明上次回家时,爸爸还没有那么憔悴的啊;明明上次回家时,妈妈的头发还是黑色的啊;明明上次回家的时候,奶奶的背还没有这么弯的啊;明明上次回家的时候,奶奶还能爬的动楼梯的啊;明明上次回家的时候,爸爸干完活还能轻松的和我聊天的啊;明明上次回家的时候……

上次回家,上次,回家,是什么时候了。

已经记不得了啊。

在家的时候,奶奶总是喜欢握着我的手,重重的拍着,抬起花白的头,浑浊的双眼看着我,笑了。或许她已经看不清我的样子了,但她却还记得。或许她听不清我现在的声音了,但她却还记得。跟她说要离开的时候,她慌了,手忙脚乱的帮着我收拾东西了,还帮着我提东西,当我抢过她手上的重物时,竟然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急了起来。我不知道当她把我送上车之后,蹒跚回家的样子,应该一个人的影子会拉的很长吧。她没有说,可我却分明在那双笑着的浑浊的眼睛里,看到了不舍,那样的不舍。不知道是谁说的,人生就像减法,见一面就少一面。可是我们还年轻啊,不知道下一面是什么时候,她老了,却知道最后一面是什么时候了。

离开前的几天,爸爸算了算时间,说:好啊,又该走了。然后笑着看了我一眼,只是一眼,却仿佛要在那一眼把我记住一样。收拾东西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瞬间,突然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便都傻傻的站着,然后就看着周围,有没有落下什么。一切都像往常,一切又都不像往常。真的该离开的时候,妈妈总是会把我依旧当成个孩子一样啰啰嗦嗦一大段,我听着,都是说了很多遍的话,我依旧听着。而爸爸的话不多,却在这个时候也变得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妈妈开始埋怨自己有点分不清方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爸爸开始把一个说过的笑话在当成一个新的笑话跟你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都会凑过来问你,这个我不懂,你帮我看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家人们已经走的太快,我们开始追不上了。

树未静兮,提足而去

风不止兮,归来已迟

莫如此,莫如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