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如此沉重(小说)第五章

“董芾,我……”钟欣看着他,眼泪止不住了,多年的屈辱、悔恨和压力慢慢的释放了出来,不由得哭出声。

董芾以为他的问题切中了要害,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静静的走近茶几,抽出餐巾纸递给她。钟欣接过,慢慢的止住了哭声。

董芾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向下午五点二十分。“钟欣,晚上我们去那里吃饭?”董芾征求着她的意见。“这会儿我不饿。”钟欣轻声说道。“要不,你先吃点哈密瓜。我进厨房简单做几个菜,晚饭就在家里凑合一下行吗?”董芾自我主张。“好吧!”钟欣又是轻声说着。

不一会,钟欣听到了从厨房传来一阵“朶朵朵”的切菜声和“当当当”的锅勺相碰声……随着声音,钟欣内心沉淀下来的耻辱和悔恨慢慢的翻腾上来,与这种锅碗瓢勺交响曲家的温馨相碰,激起了各种矛盾的连锁反应。想到这里,钟欣有些害怕,她害怕董芾知道她的耻辱后该是怎样的痛苦?意想不到的后果又该是怎么样?他会不会去复仇?会不会嫌弃她?这一连串的疑问使钟欣心中更加矛盾,眼泪又一次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正在这时,董芾从厨房端着菜走了出来。钟欣急忙抽出纸巾擦了擦眼泪。董芾见状走到了她的面前问“怎么了,你不舒服?”“没有……只是……只是有点高兴。”钟欣先是有点慌张,后来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来吧,准备吃饭。”董芾招呼她一声。

清蒸鲈鱼、蒜蓉空心菜、清炒偏豆、木须肉,还有一碗银耳汤。“等等,外卖马上到了。”董芾话音刚落,“叮咚”一声门铃响了。他走过去开门,接过外卖。“这一家的小罐鸡特别好吃,我预定了一份。”董芾打开了包装,一股浓香的味道扑鼻而来。董芾戴上透明卫生手套说:“这种鸡只能长到一斤多重,制作工艺也很繁琐,所以品尝过这种鸡后,独特的味道是不会忘的。”他一边介绍一边将鸡肉撕成小块,装进备好的空盘中。钟欣刚从痛苦中走出来,听着董芾的一番话,她只是勉强的微笑算是对他说话的反应。

董芾坐下,又突然站了起来,像似想起来了什么。“怎么能没有酒呢!”他走到一个展柜前,拿出一瓶酒。问钟欣“还记得这种牌子的酒吗?干红葡萄酒,我俩第一次喝酒就是这个牌子的。”钟欣端详着酒的商标,“是的。”她还是轻声地说着。

“来吧,欢迎远道的客人,今天高兴,咱俩多喝几杯,边喝边聊。”董芾兴奋了起来。“来,干杯!”俩人举起酒杯碰杯,各自喝了一口。

“钟欣,我有件事情不明白,今天相见想问一问。”钟欣听到这句话,心中“咯噔”一下,片刻,“什么事情?”钟欣看着董芾应了一声,又想今晚这一劫是逃不过去了,索性全部交代出去,是好是坏,听天由命吧!

“那一年,你全家为什么要迁往上海?”董芾给钟欣夹了一块鱼肉后问。

是这个事!钟欣的心情放松了一下,接过董芾的问话说:“我们的家世比较复杂,以后我会详细告诉你的。那一年迁到上海是去继承爷爷在上海的遗产。”

“是这样呀。情况顺利吗?”董芾又问。

“不是很顺利。我父亲是长子,他弟兄三个,每人都要分得了一份。因为我那俩个叔叔都不在国内。爷爷遗嘱上是让我父亲继承百分之五十的遗产,俩个叔叔各继承百分之二十五。刚开始两个叔叔都不愿意,后来爷爷病中期间发了狠话,最后才勉强达成了协议。”说完,钟欣喝了一小口酒。

“后来呢?”董芾继续问,又给钟欣盛了一碗银耳汤。“两位叔叔都很聪明,他们各自拿百分之二十五作为股份,加入到父亲继承的遗产中,让他经营。因为他们在国外都有公司,顾及不到这一块。他们回到国外后,派了各自的人马来上海,说是协助我父亲,我看是来监督的!”说完,钟欣脸上露出了不忿。

“再后来呢?”董芾还是继续问。“我父亲你是知道的。他做事认真,经营也顺利,已经成了规模,现在还在逐渐扩大。”

“说说你的情况吧!”董芾言语中有些严肃。

“好!”钟欣端起面前的酒一口喝下,又拿起酒瓶给自己斟满。

“董芾,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不管如何,今晚要有一个了断!”也可能是酒壮了胆,钟欣说话第一次对董芾显示出了强势。

“你记不记得你参军前我说要去考大学?”钟欣看着董芾问道。“记得。”他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一年,为去上海继承遗产,家里经常来人,影响我学习。为此我与父母商量,能不能让我住校复读。父母同意并托了关系,我住进了母校。在此之间,我重点补短板,尤其是作文。又专门去找老师请教。那个老师你是认识的。起初,那个老师很热情也很尽心,晚自习时他主动让出他的办公室。起初我不愿意,一是害怕影响他的工作;而是害怕其他人说闲话对他不利。他说不会影响,给我提供一个安静的场所就是为了不受外界干扰,对学习肯定有帮助。事实也是如此,在安静的环境中,我的思路和拓展能力,进行构思作文等等,在不长的时间中进步很快。后来发现他开始关心起我的生活了,给我买一些小东西,有时是些零食。再后来他开始夸奖我,说我的眼睛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皮肤白嫩什么的,什么话好听他说什么话。有时候他站在旁边抚摸我的头发,夸奖流畅呀柔软呀;拉起我的手,说手指细长,适合弹钢琴呀。我曾经拒绝和警告他,你是老师,在女孩子面前应该树立好的形象,他也收敛了一些。仍然尽心帮助我复习,还买了复习资料,说是由他指导,百分之二百保证考上大学。那个时候,我的目标就是上大学,对他产生了信任和依赖。经过我的刻苦努力,第二年我终于考上了大学,实现了我的愿望。”钟欣放松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微笑。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章 第二天下午,董芾伫立在郑州出站口。他看看手机,时间显示下午3点15分,还好,再等二十多分钟。郑州火车站是个...
    黄土人家阅读 35评论 0 0
  • 我首先声明,本故事中的人和事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 第一章 董芾伫立在窗前,一只烟在左手指间夹着。他抽了一口,...
    黄土人家阅读 73评论 1 1
  • “人出来了!接站了!”董芾听到有人在喊,熄灭了烟头,向出站口走去。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董芾看到一位女士推着行李箱不...
    黄土人家阅读 19评论 0 0
  • “给你准备了双鞋,不知合不合脚,你试一试。”董芾指着门口一双米白色平底女式凉拖鞋说。 “你真是细心!”钟欣心中一阵...
    黄土人家阅读 28评论 0 0
  • 第一章:以一敌五 第一章:以一敌五 “你就是安达保安公司派过来的保镖?”李先元看着面前站着的这个穿着保安服高高大大...
    宏宇小说家阅读 115评论 0 2
  • 第五章 在天上祈祷——第五节 送走第三桌客人后,晴美被真弥带进员工专用的厕所。真弥比晴美大四岁。 一走进厕所,真弥...
    Tina_Tiny阅读 217评论 0 0
  • 翻译自日本作家池井户润的小说《銀翼のイカロス》是半泽直树系列小说的第四部。伊卡洛斯(希腊文:Ίκαρος英文名称:...
    万事bingo君阅读 9,361评论 2 39
  • 更多吟诵专业资料请点这里﹤﹤﹤ 古诗之吟唱 文/宋红 一、诗与乐的关系 我们说的“古诗”是指中国古代的诗歌。“诗歌...
    吟诵之家阅读 241评论 0 2
  • 五 我奶奶被贾小姐的样子吓得实在不轻,已经脱去了红盖头,一个人在床上抽泣着。我爷爷上前搂着我奶奶说:“娟,你别害怕...
    作家宋浩浩阅读 727评论 0 0
  • 字符串 1.什么是字符串 使用单引号或者双引号括起来的字符集就是字符串。 引号中单独的符号、数字、字母等叫字符。 ...
    mango_2e17阅读 5,953评论 1 7
  • 《闭上眼睛才能看清楚自己》这本书是香海禅寺主持贤宗法师的人生体悟,修行心得及讲学录,此书从六个章节讲述了禅修是什么...
    宜均阅读 5,892评论 0 22
  • 前言 Google Play应用市场对于应用的targetSdkVersion有了更为严格的要求。从 2018 年...
    申国骏阅读 56,996评论 14 96
  • 第七章:理性的投资观 字数: 1.投资要围绕目的进行 投资的目的是为了挣钱。投资的除了金钱还有时间和精力也是一种投...
    幸福萍宝阅读 2,084评论 1 2
  •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电子搬砖师”,原文链接 这篇文章会以特别形象通俗的方式讲讲什么是PID。 很多人看到网上写的...
    这个飞宏不太冷阅读 3,955评论 1 14
  • 反正对于那些不在乎我的人,误会我的人。我再怎么努力,他们的看法也不会有所改变。
    Leeanran阅读 1,241评论 0 4
  • 《来,我们说说孤独》 1·他们都在写孤独 一个诗人 如果 不说说 内心的孤独 不将孤独 写进诗里 是不是很掉价呢 ...
    听太阳升起阅读 730评论 0 3
  • 自幼贫民窟长大的女子,侥幸多念了两本书,枉以为可以与人平起平坐。可是人生从来都是接力赛,我们却天真的当成了百米冲刺...
    Leeanran阅读 2,215评论 0 1
  • 晚秋随风起,菊飞待蝶归 。 叶落凭谁舞,残年凉若水。 蘸一笔浓墨写不尽雨打素秋的悲凉之意,画一地落叶描不完风吹轮回...
    童童糊了阅读 421评论 0 2
  • 云舒老师,姓甚名谁,男的女的,多大岁数,这些我全然不知。之所以要写写云舒老师,完全是因为他写的文章,如一个巨大的磁...
    数豆者m阅读 665评论 4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