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古墓人(6)

文/维薇安 地府工作者见闻录 第四个故事《古墓人》第六章

杜楚楚一身西洋少女打扮,脚下踩着洋纱袜子,蹬着一双小皮鞋,高兴地在校园里面看来看去,十分的清丽脱俗,就这样混到先生下课,她也只是好奇学校里的风景,和逗乐她的小同学们一起玩,一点也没把心思放到先生布置的功课上。

快到放学的时候,杜楚楚有点想杜启明这个大哥哥了,然后杜启明就亲自带着汽车夫来接她回家了。

杜楚楚飞快的跑到杜启明身边,撞得杜启明一个大大的趔趄,杜启明被汽车夫搂着接住才没倒地出洋相,杜启明笑着去推杜楚楚:“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大力气?真跟个野人似的!一点都没和先生学点礼仪么?嗯?”

杜楚楚有些担心的去扶杜启明好奇的说道:“我的力气很大吗?”

杜启明想起杜楚楚的食量也是笑了:“你这么能吃,力气大一点也是应该的,只不过你的身量这么小,实在是看不出来这身力气都长到哪里去了。”

杜楚楚听完杜启明的评价,看起来有些沮丧,杜启明连忙安慰:“没关系,女孩子,力气大一点也不是坏事,以后遇到什么情况,还可以保护自己的。”

杜楚楚听完杜启明的话,眼睛又亮了起来,说:“大哥哥,你放心,以后有什么危险,我保护你啊!”

杜启明很开心的和家里的汽车夫笑道:“好啊!我妹子说要保护我!我有福气啦!”

又是这样过了三年。杜楚楚在杜启明家生活得很愉快。不过和杜启若的相处态度依然是不咸不淡的。

杜启若总觉得这个捡回来的丫头身上有股子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只是面对面坐着,他仿佛都能闻见杜楚楚身上隐约传来的血腥味。

杜启若觉得他的嗅觉一向都很好,但是杜楚楚只是一个小姑娘,也不像是没事会去集市看人家杀猪的女孩子,所以他也搞不清楚这血腥味是哪来的。

杜启若只是单纯的觉得看到杜楚楚就很不舒服,脊背上麻嗖嗖的,连杜楚楚气息仿佛都阴凉凉的,实在是让杜启若对这个名义上的小妹妹敬而远之,实在是喜欢不起来,他实在是对杜楚楚生不出什么亲近之意啊!

杜启若看着杜楚楚从十岁长到十三岁,眼瞅着就是入中学读书的年纪了,连忙把杜启明从缅甸叫回来,商量着给杜楚楚弄一个寄宿制贵族学校,杜启明没什么意见:“那个学校蛮好的,好多先生还是从国外请回来的,去那里读书对小妹妹来说也是很好的!”

于是杜启明就直接给杜楚楚弄了一个入学的名额,到开学的时候,杜楚楚问杜启明:“大哥哥,我要是去那里读书了,是不是就不能每天都看到你了吗?”

杜启明连忙安慰:“你也是大姑娘了,不能总是这样粘着哥哥,你以后还是要嫁人,再说了,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那里可以看到很多有趣的见闻,你每个礼拜还能回家一次,是很好的机会啊!”

杜楚楚还是不大想去,汽车夫拎着行李已经上了车,杜启明在杜楚楚肩上拍了一下:“快去吧!好好学习!你是最棒的!”

杜楚楚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准备上车,杜启明也觉得有点舍不得,于是连忙喊道:“等等!过来!给你这个带着!”

杜楚楚飞快的跑了回来,笑着问:“什么啊?不用去上学了吗?”

杜启明好笑好气的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把太妃糖递到杜楚楚手里头:“你想得美!学是一定要上的!给你一把太妃糖带着路上吃!”

杜楚楚就是好这口甜甜的东西,于是也是很高兴的收下了,然后和汽车夫一起去了新学校。

杜启若见杜楚楚这么一走,杜府顿时安静了不少,这就有心思安排张罗杜启明的婚事了。

杜启若晚上带着杜启明去赴宴,赴宴是庆祝督理大人李自山外甥顾茂海当任商贸主席,所以作为本市纱厂大老板的杜家兄弟是一定要到场祝贺。

那天也是巧了,正好赶上李家三小姐生日,一众名媛淑女和一众青年才俊们也都碰了个面,正好一起热闹了,李婉婷素来喜好安静,实在没这个劲头和众人一起热闹,也就切了生日蛋糕,自己跑出来道天台上躲清闲了。

杜启若看到李家三小姐出去躲清闲,也是一边捧着酒杯,一边放下了心,不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李家三小姐的一片情谊,只当是没看见,继续和青年才俊们一起商讨明年海上货物的路线。

杜启明是个不能喝酒的,挡了几挡实在是有些不胜烦扰,看着自家大哥依然游刃有余侃侃而谈,一副商业精英的样子和顾茂海站一块,做弟弟很有点自豪,于是也安心的借了尿遁逃了出去。

杜启明这一跑出去,正好就遇见了天台上的李婉婷,李婉婷没料到也有人跟她一样受不了太热闹的场景,也跟着跑上来躲清闲,所以正脱了高跟鞋随意坐在天台栏杆上揉脚呢!

李家三小姐显得有些尴尬,虽然也不认识眼前的青年男子,但是到场的起码都是有头有脸的青年才俊,要是知道李家三小姐这般洒脱坐在栏杆上,还大喇喇脱了鞋揉脚,传出去难免也是要闹笑话的,所以李婉婷就连忙要去捡地上她扔掉的鞋子。

杜启明夜色中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白色高跟鞋,连忙捡起来给李婉婷递了过去,然后就不去看她了。

李婉婷一时情急,只说了声“谢谢”就连忙要把脚往高跟鞋里面塞,那鞋是系带的,李婉婷一时着急竟然好几下都没穿进去,急的红头涨脑的,杜启明听到声音,回头一望见状竟然毫不客气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李婉婷听到他笑声更是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杜启明刚刚也是喝了几杯白兰地,借着酒意他这个新青年也就登徒子了一回儿,拿着白色高跟鞋单膝蹲着给李婉婷穿鞋,李婉婷的脚有意要躲开杜启明的手,杜启明平时和杜楚楚闹习惯了,此时也就当李婉婷是自家小妹妹,在骨肉均停的白皙脚面上拍了一下,然后继续给李婉婷穿鞋。

李婉婷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陌生男子这样亲密接触,她脸红红的简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才好,只是想着自己是不是被轻薄了,要不要请爸爸或表哥出面把这个男子给教训一顿,或者……

李婉婷借着灯光,看到给他穿鞋男子的脸,眉目间有些相似她心心念念的青年才俊杜启若,于是又是一阵惊讶,这个时候杜启明也是抬眼望了回去:“你看什么?”

李婉婷耳根发烫,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轻浮了,刚刚竟然对着这个年轻的陌生男子起了迤逦心思,杜启明觉得这个女孩子脸红红的挺有趣的,不像刚刚大堂中名媛那般交际花似的,于是也是好笑:“穿个鞋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再说我也不认识你,不会把你脱鞋的事说出去的,你放心吧。”

杜启明微醺,嗓音竟然是比平时对着杜楚楚还要温柔了,有点柔情似水的意思。

李婉婷听得更是脸红,只是说:“我叫李婉婷。谢谢你帮我穿鞋。”

杜启明怔了一会儿,然后好笑道:“你是那个给我哥哥写过情书的李家三小姐啊。”

你们好。我是作者维薇安。《古墓人》篇作为《地府工作者见闻录》第四个篇章开始连载了。《地府工作者见闻录》其他章节看这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