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广告供应商

广告是为了更好地支持作者创作

六二六单身公寓(四)

这次不是什么吵架声,倒像是什么东西在叫!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这怎么那么像乡下杀猪的声音!

我翻了个身,声音铺天盖地地打过来。

啊!

我弹坐起来。真的是杀猪声!比杀猪叫的还惨。闹什么啊!

我没好气地蹦下床,今天这觉又睡不成了。这年头养宠物已经不局限猫猫狗狗,养猪的也不在少数,当然,大部分都是那种小香猪。

这猪叫声这么凄惨,要杀赶紧的啊!

受不了了!

“真受不了了!谁家的猪!公寓里养猪啊!”

“闭嘴!再出声我帮你杀!”

“让不让人睡觉啊!”

哎?真没想到,今天这层楼的居民这么团结。看来大家都听到了,这回不是什么猪妖猪鬼的东西了。

不过,邻居们大骂了半天,猪叫声一直没停下来。

这哪来的变态啊!连只猪都不放过!

醉了醉了!这三百块钱过来买遭罪的。没办法把自己的头狠狠的埋在被子里,这声音越来越大,好像杀出最后一下的挣扎,蹬了蹬腿儿,终于没了声音。

我虽然是一个1米8的大汉,终归听了整个虐猪的全过程,心里不免有些悸动。这栋公寓里到底住了多少奇葩。

过了一会儿,听到走廊里直吵吵。我忍不住好奇心打开了门,发现对门儿围着一大群人,大家都在敲门。

“我去也不知道里面住着什么变态,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回答!”

“我听说虐待动物这种事情会上瘾的,今天晚上虐猪,明天晚上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呢!”

“房东在哪儿啊?这种变态他也让进来!”

我无声的皱起了眉毛,看着大家敲了又敲的门,看来里面的人是不打算开门了。

不知谁喊了一句,算了算了。人家要是就是不开门的,咱也不能强行进入,最后有理也变得没理。

没有办法,又敲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答应,就各回各床睡觉了。

等放假,恐怕我得进医院看看脑神经,这两天没一个好觉。第二天早上六点又浑浑噩噩的上班去了。邻桌的大姐竟然塞给我一张单子,我一看竟然是治肾虚的。

“小刘啊,大姐这两天看你脸色不好,年轻人也该克制克制……”

我真是……

懒得解释,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公寓,刚刚坐在床上,猪叫声再一次传来,头皮一阵发麻。

昨天不都已经死了吗?这是什么猪呀?战斗力这么强!

不会……不会真的是猪妖猪鬼吧!

虽然我有办法对付他,但是还没有摸清对方的底细,还是不要擅自行动为好。也懒得下楼,找了房东的电话拨了过去。

“怎么了呢?”

依旧妩媚的声音。

“芳姐,咱公寓里是不是有谁养了一只猪啊。”

“咯咯咯,小弟,养宠物是房客的权利,你胆子那么大,不会连猪都怕吧?哎~”

芳姐也不知道干什么,声音听起来怪怪的。我甩了甩脑子:“到底有还是没有?”

“嗯……”芳姐犹豫了大半天,才断断续续地回答到:“你对门住了个晨报的记者……嗯……,和你差不多年纪,他好像确实养了一只小香猪。”

我还没来得及多问,房东的电话已经挂了。

原来真的有人养猪啊。这要真的是猪妖猪鬼什么的,我勉强还能有办法。要是对门是个变态虐猪狂,我还能怎么样?

算了,枪打出头鸟,我还是做个缩头乌龟吧。

揪了两块卫生纸,堵进耳朵里。猪叫一声接着一声,丝毫没有减弱。我曾经看到过虐待动物的新闻,有些变态会把动物虐到快死的时候,替他养伤,养好了再接着来,真没想到,竟然被我遇上了!

迷迷糊糊的,睡的也不踏实。这觉睡的就像一个气球,不知道谁用钳子轻轻夹着一角,想要把它戳破。慢慢地钳子也钝了,好不容易睡了过去。

优质广告供应商

广告是为了更好地支持作者创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