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现在让你感到困扰的“问题”都是来自真我的呼唤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亲爱的朋友们,你现在是否被人生中的一些人一些事困扰?比如说,一个成天指使你还骂你办事能力差的领导,一个在工作中处处针对你背后还诋毁诽谤的同事,一个你想达到却屡屡失败的人生小目标,一个你想挽回却不肯回头的人。

这些都让我们原本平静的生活变得波澜起伏甚至是波浪滔天,你难过的想要逃避,想要离开这些让你不舒适的环境,你想换一份工作,换一个老板,换一个目标,换一个人,可是结果呢?是否就峰回路转从此太平了呢?事实上,经常是你工作也换了,老板也换了,目标也换了,人也换了,可是原来的问题又以新的形式再次回到了你的生活中。这时候,你感到受挫,感到沮丧,感到失望,是不是这个社会的问题,是不是这个时代的问题,是不是这个国家的问题,是不是人的问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都不是,这些问题是在你现在生活的这个假我的世界里与那个你实际应该生活在的真我的世界里发生偏差的地方。这里,“假我”和“真我”的概念是来自于奇迹课程,这是1976年美国心理学家海伦.舒曼在心灵平安基金会发表的一套关于爱与奇迹的书籍,书籍中假设我们每个人都实实在在的生活在一个完美和平充满着爱的“实相”世界里,我们之所以会在我们现在的生活中感受到那么多的攻击那么多的痛苦那么多的忧愁,是因为我们与实相世界发生了偏离,我们开始有了二元对立的观点,开始区分爱与不爱,美与丑,善与恶,快乐和痛苦,所以我们看到的不美,感受到的不爱,体会到的人心的不善,体验到的人生的不快乐会一直如影随形的跟随我们。原本并没有这些概念的区分,我们现在自己定义的不好的感觉和不好的体验从本质上来讲不是来自于我们所处的环境,而是来自于我们的思维方式。这一点在道家思想中也有体现,道家也不提倡这种二分法对立的思考方式佛家更是不断的强调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二者皆为一体,无分别矣。

因此,只要你依然用二分法的思维去思考感知世界,那么现在那些让你感到痛苦感到困扰感到不舒适的“问题”就永远不会消失,消失的只是那些扮演这些问题的那些演员,但剧本的角色一直在,会不断的有旧的演员离场新的演员上场你的剧本一直都没有变,你注定还是要去体会那些你自己制造出来的“幻相”。

所以,这个问题再往深究,就是我们给自己制造了痛苦制造了困扰制造了不舒适。是不是很难想通也不能理解。大家不要怕,其实,这是真我对我们的一个善意的提醒,她/他希望我们能早日回到那个完美的爱的实相世界中,所以她/他也让我们看到了那些与实相之间的分离和偏差,提醒我们这些地方是需要我们自己去转换思维方式去旋转我们思维中的假相世界与之吻合。

比如事情还是那些事情,你的老板仍然每天给你布置一堆你做不完的任务,而且从来不肯定你的成绩,似乎是以打压你为乐,是呀是呀,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还是你希望事实这样发展,然后你可以将自己内心过去某种压抑住的不被欣赏不被尊重的能量释放出来呢?又或者说,事实就是如你所想,甚至比你想的还更加的糟心,那然后呢?你需要为此而背上这么沉重的心理负担让自己生活在压抑和痛苦中吗?为什么因为A对我不好,我就要感受到那么多我不想体验的感受呢?你真的不必勉强自己给它那么大的权力去影响自己。

再来分析同事,是的,有一个同事每天看到你就吹胡子瞪眼,一种视你为眼中钉的威胁感好像时时刻刻都如鲠在喉如芒在背,是呀是呀,那么他爱用这种眼神看你就随他去好了,他不嫌眼睛累谁能帮得了他,他想用这种方式对待你来表达他内心一些在其他方向其他时间的情绪,这也是他的一种权利,来自于他看世界看问题的方式。你也不需要为此而做任何的改变,你在他的世界里折射出来的就是那样一面,那样一面在他的世界里就是扮演了那个他剧本上的角色。你们在一个共同资源的环境中,这种交集是免不了的,所以暂时你可能弃剧罢演的概率很小,而且你即使因此改变了,他看待问题的方式不曾改变,你还是有很大概率会在他的世界里投射出那样一个角色。但这些与你和干呢?你就去安安心心享受自己的上班时光自己的生活好了,你倘若被他影响你自己的生活就过不好了,何必呢,是吧?

最后看看感情上的问题,你想挽回一个人,这个人却不想停留,这两件事都很美好,而且本质是一样的,我们作为个体都有享受爱与被爱的权利,只是在这一幕剧中,你是爱的那个,他/她是不爱的那个。世间的爱是永恒流动的,你与他/她之间这份流动的爱也会传递到你们身边的人身上去,然后他们又会继续往下传递,所以纵观全局,我们都是生活在一个爱与被爱的世界,谁爱谁多一点少一点又有什么要紧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转换我们的思维方式,主动地旋转一下我们脑海中的世界,我们会离真我居住的那个实相世界更近一点的,加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