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笛)每个人都在与自己的人生苦战

10月底,我的家乡,艳阳高照,用老人的话说,10月有个小阳春,此时的县城,太阳像一个毫不吝啬且非常公平的母亲,把阳光播撒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县城如一个安静的孩子,静静的投靠在太阳的怀抱里,高原的风抚过,并不轻柔,略显丝丝凉意,似乎提醒大家,冬天要到啦!

贵州边陲小县城,每逢冬天大多数家庭还沿用着古老的取暖方式来抵御严寒,毫不例外,我家也决定采取这样的方式。所以今天我决定去买点煤炭来对抗寒烈的冬季。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来到煤炭商户这里,闪入眼帘的,是煤炭在光线的照射下晶晶点点。我觉得它们是黑色的精灵,他们燃烧自己,温暖家庭。然而这次买煤,我的内心被深深的撞击了。

御寒的方式古老,运送煤炭的方式也依然古老,那就是人力。我这次买的1000斤煤炭需要人力用绳子背到五楼。

写到这里,我的眼睛湿润啦。给我家背煤的是一位五十上下的中老年男人。他本是在卖煤的商户旁烧土豆卖的,听到我们要买煤,便主动要求帮老板送煤。

起初我并不在意,老板悠悠地说了一句:"背煤,你好背得动(我们当地方言,意思是你背的动吗?)"

这时我才抬头打量他,穿一件毛绒咖啡色外套,头发花白,脸上有着被岁月以及高原环境所雕刻出的的“沟沟壑壑”,像及了我们当地的山川地势。可能是长期从事劳力工作,手上青筋暴出,纹路也如高低起伏的山脉,手指头用白色胶带缠着。以我的生活经验判断,应该是因为手长期从事劳力,会开裂炸口,所以用胶带缠起来。在他的积力要求下,老板也没多言,煤炭老板眼里,他早就看惯这些凭借劳力吃饭的人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煤炭1000斤,用将近能装100斤的面粉一共装了11袋半,也就是说,他要背送11次。

开始的第一次背送,他爬到5楼时,重重地将口袋甩在地面,为了避免我们之间的尴尬,我打破僵局说了一句“还是难背”,我以为他正好会找个锲机给我诉苦,然后再顺当的让我加点价钱,结果他用非常纯正的当地方言回我:“难背们,慢慢背”。我被这一句回答扎了一下!我回家找个杯子泡杯茶给他,背煤帮不了他,至少可以让他喝点水,休息一下。

此后的几次背送,我在家里都很清晰的听到他爬楼梯时手扶栏杆摩挲的声音,以及他负重爬楼时喘息声,从这些声音可以判断,他很吃力!我把茶杯送出去给他时,他还没爬到5楼,脊背被重重的煤炭压的弯弯的,一如他身上背负的生活的压力。

我把茶杯递送给他,让他休息一下再背。他把煤炭倒靠在地下,顺势坐下,一边再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皱巴巴的烟抽起来,也许他们抽烟能解乏吧!我问他还要不要续水时,他说不用啦,接着又提高声音来掩盖不好意思的神情问我:“有烟没,找只烟抽”,我才发现他当时抽的那只皱巴巴的烟已被他掐灭,安稳的放在煤炭口袋旁。

我赶紧回家,非常可惜,我翻箱倒柜没有找出一只烟。在他运完最后一袋煤炭时,原本谈好的价钱是50,我把准备好的60块的辛苦费送到他手里。

但是,我没想到是他非常坚定的退回了10块,还是用地道的方言说:“说好多就好多,不乱收嘞!”50块,一样皱巴巴的。他拿到钱后,又坐在煤炭上休息了几分钟。我极力邀请他来家里,但是他婉言拒绝啦,他说还要回去揽活。

我回家翻翻看看能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他,前几次帮我家运送煤炭的工人,我们都将放在外面的一个烤火炉以及整理出来的旧家电送了出去,他们很欣然地接受,很快意地拿走!找来找去,没什么合适的!

他甩甩绳子上的灰,又用绳子拍打自己身上的灰,提着我送给他的面条,快步下了楼梯。感觉他很可敬,虽然生活不易,但是他却坚韧的把生活扛起!

我们都极言自己的辛苦,放大生活中的苦楚,殊不知,真正的辛苦也言不出,面对真正的苦痛时需坚强。谁知将知天命之年的他,依然要为生活奔波,依然要背负如那袋煤炭般重量甚至于更重的生活压力!

生而为人,人人都不易,我想起一句话,“每个人都在与自己的人生苦战”,愿所有人都能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也愿千千万如送煤炭一样辛苦的人们能被世人温暖以待。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