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成天慌慌张张,到底图碎银几两?

记得鲁迅说过,真正的勇士是敢于直面人生的挑战,即使窥透了人生的虚无,也要奋力拼搏。我的父亲一生劳碌,从来没有享受过半天清闲。

十几年前,他不知怎么迷恋上的算命,方圆几十里,但是有点名气的先生,他都算了过遍,只要听到有谁提到某个人有点厉害,他想尽千方百计都要去试一试。可是不论他去看哪一个先生,无论是看掌纹还是合八字,先生们都会跟他说同样的一个问题,你这辈子啊,都是劳碌命,有父母缘,却没有父母福,有子女命,也没有子女福。现在想来,好像也有点贴切,爸爸兄妹五人,他排行第二,恰好处在一个最容易被父母忽略的尴尬位置,更可悲的是,父亲是个极其木纳的人,从来不会主动表达自己。他既没有大伯父那样的心机,又没有三叔的嘴甜舌滑,也没有四叔胆子,而六叔那种幺子幺心肝的偏爱更是奢望,唯一的姑姑就不必说了,享万千宠爱于一身。四伯公还在世时经常都说他,只会闷头死干活,牛踩都不叫一声。所以从小到大,父亲获得爷爷奶奶的关注是最少的,没办法一切都得靠自己,早早放弃学业跟着爷爷去做油桁,第一个替爷娶回来了儿媳妇,把自己逼成了一个种田能手,十来岁就学会了把水牛犁田打田,为了养活一连串出生的孩子,跟师傅学会了泥水工,从此凭一技之长走南闯北……幸好他如田边的野草一样,遇泥而安,遇水而生。

子女福薄,意思是晚年也没有享受到子女带来的福报。的确如此吧,爸爸今年七十一了,在这个古人认为,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年纪 ,早已经到了该享福的时候,可是他依然独自管理荔枝龙眼,养鸡养鸭,依然担忧着他女儿的前途,担忧着他的儿子孙子们的衣食住行,最近很流行的一句话估计很适合概括他的追求吧,世人慌慌张张 ,不过图碎银几两 ,偏偏这碎银几两 ,能解世间万种慌张,保老人晚年安康, 稚子入得学堂,你我柴米油盐五谷粮。人生不过几十年世界,你能否搏到最后一天?但愿父亲从此可以放下一切,过几天轻轻闲闲的日子。这是我做女儿的唯一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