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记忆

    一直以来总想为父亲做点什么,思前想后,又每每放弃,只在心里默默的祈福,希望他能够远离贫困,远离病痛,微笑着面对一切。不知道这一点小小的愿望,他能不能够感知的到。

    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父亲居然养狗,养猫,尽管我们就着黄灿灿的玉米面发糕,吃着金灿灿的玉米面搅团或者糊汤,而且一周七天,白花花的麦面只有两顿,还要夹杂着早晨剩下的玉米面糊汤来伴匀,或者裹一些高粱面,叫做金包银的面条。在这样的境地,父亲养狗,养猫,我们吃啥,它们吃啥,父亲吃的有滋有味儿,微笑着看着我吃的肚儿园园,微笑着看着他的狗儿猫儿吃着。日子尽管窘迫,可父亲的笑容没有减少。

    父亲爱干净,这是村子里有名的。夏天干活回来,一件白色的粗布衣裳,一件黑色的家染的黑色或蓝色粗布裤子,轮换着自己洗净,晾干,下午上工再穿上。这在农村是不常见的。农村的大老爷们儿,一般只干地里活,不做饭,不洗衣服,地里回来,还常常对一样从地里回来的女人吆三喝五的,可父亲不,自己洗衣服,衣服破了,自己还飞针走线,三下五除二就缝好了。过年的时候,父亲还自己亲自下厨,同样的菜,他会搭配做几个不一样的丰盛的年夜饭来,叫我好崇拜他。

    父亲崇尚知识,据说他当时都上到高小了,就是现在的高中生,他写的一手好字,毛笔字,在一九五几年,这样的文化水平不常见,一个村子里可能只有一两个。据我姑表哥说,父亲原来当过兵,转业到武汉公安局了,干了几年,家里爷爷硬叫回来了,于是,他的命运从此改变了,一辈子再也没有走出去过。尽管如此,我的印象里,父亲从没有对我提起过自己的身世,说不上坎坷曲折,因为他所生活的年代,不管在农村端土饭碗,还是城里吃商品粮,生活都不富裕,吃不饱穿不暖是常有的事。因为,即是一日三餐吃着金黄金黄的玉米面馍和饭,父亲的脸上自然透着坚毅和善可亲,勤快的脊梁透着安全坚实可靠,不管生活多么艰难都没有放弃过对美好的憧憬,没有放弃过对家人的陪伴与爱护。

  我小的时候学习好,在我们班上总是考第一名,你不知道,我们村里一个班上只有十几个孩子的。放学回家,我在夏天的晚上和家人一起参加生产队的劳动,一边玩着,一边给父亲讲我们班上的奇闻逸事,学习故事,背课文,背英语单词,父亲则手里干着活,眼睛笑眯眯的样子,一脸的慈爱和满足,他都不知道累吗?他就没有烦恼吗?我不知道,反正,他卷好纸烟往嘴上一放,我在跟前的话,打火肯定是我的,火苗一窜,美美滴喳吧一下,烟雾随着从嘴里吐出来,我就用手划来划去的,无比的开心。父亲其实尤其喜欢我在他跟前背课文,背英语单词。我说你又听不懂,他就说没事,没事,你背你的,我听听。于是,我就随意的背一下,他也能听出来我在敷衍他,故意把脸挺的平平的,我一看就知道他生气了,于是乖乖的认真的读课文给他听。也许,我最初对英语的兴趣就源于此吧。

  那年小学升初中,我们上六年级的学生要上晚自习,父亲每个晚上吃过饭,就带着我家小黄,站在学校门口接我,他是唯一一个接学生放学的家长,尽管那时候社会治安好,我家离学校就十几分钟的路程,父亲一直没有间断过。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的,小狗则在我俩的周围打转儿,那个场景至今定格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父亲不高,我觉得他就像个超人,不生病,不跟母亲争吵,不训斥我和哥哥们,没有打过我们,生活再艰难也是满怀希望的努力干活,积极生活,在贫瘠的土地上期待能给家人一个想望的日子。

  父亲去世,是因为病了,我正上初三第一学期,住院一个月,在家里躺了一个月,最后就走了。没有留下一句话。现在回想,我那时候真的很傻很不懂事。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如果生活可以重来,如果,如果。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我切腹的痛。每次看见路上那些搀扶着父母一起走的场景,我常常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会多看几眼,想象着我和父亲这样搀扶着散着步,该多好。

  父亲一直没有走进过我的梦里,几十年了,一直没有,我努力的想着他的模样,尽管有些模糊,可似乎他一直就在我的跟前,没有走远。

    父亲,你好。


火热的夕阳下,奔跑的是你不息的灵魂。时间很长,划不开你我浓浓的情怀。我愿意把这份热烈久久的收藏,你知道的,在你的目光里,我不敢懈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