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流氓女友

我的“流氓女友”

广师痞子蔡

关注

2017-11-21 23:03 · 字数 2760 · 阅读 74 ·  大大蔡文集

图片发自简书App

醒来后,我们衣衫褴褛,但好在内裤都在,床单也没遗留作案工具,最重要的,她在床上,我在床下,脸上多了很多突兀的淤青...因此,我们猜测,那晚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01

我没女朋友,但我有个女性朋友。

我俩感情好的很,但不是你们经常说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说白了,我俩就是上不了床。有关系,但没发生关系。

02

有一次,我们在小学同学婚礼上都喝醉了,住同一间房。俩人迷迷糊糊在床上你一句我一句说起新娘新郎。这对可是我们全班都真心祝福的一对啊,可以说看着他们一步一步走过来,期间历经分分合合合合分分。终于,在这个夏末秋初结为一对,结束这11个漫长的爱情长跑。很多同学都敞开了喝,我俩一高兴也喝大了。

床上说到一半,不知怎么回事,小曼眼泪汪汪就掉下来,锤打我胸口的力气也越来越大,泪水颗颗砸中发红的手背。我也突然说不出话,静静的坐在床上,任她嚎啕大哭,以及锤打。

班里很多同学也知道我俩走的很近,但都知道我们没发展到那一步。外界眼里的小曼像个大姐大,总是护着我。但那晚的她,绝对像个突然崩溃的傻孩子,那么脆弱,那么易碎,看着让人心疼。

醒来后,我们衣衫褴褛,但好在内裤都在,床单也没遗留作案工具,最重要的,她在床上,我在床下,脸上多了很多突兀的淤青...因此,我们猜测,那晚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小曼当然忘记那晚的事了,我认为忘了对她也好,也再跟她提起。

03

别看小曼大大咧咧,在我眼里,她可是一个女流氓。

有一次,我们吃饭聊天。我说,我最喜欢杜甫的“夜语剪春韭”。

小曼说。因为韭菜壮阳啊。

我一听,“啊,原来是这样…”(别嘘,我真不知道…)

小曼: 反正每次吃韭菜我都特别hight。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姐,是壮阳好不好?”

04

小曼一直这么无节操。有一次下雨天,我俩撑着伞去华润万家。

路上,小曼: 下雨的时候,雨伞可以称为“雨具”。出太阳的时候,阳伞为什么不可以称为“阳具”呢?

我只好撇过头看水一滴一滴从雨伞滑下,装作没听见...

写了这么多,还没说小曼干嘛的。小曼大学毕业后,就去当了一名幼儿园老师。我好几次都以为我听错了。直到有次她带我去旁听。我才知道她没撒谎。因为在我眼里,这么大大咧咧神经质的小曼,就算校长同意,家长都不同意啊。没想那天看了,效果还挺好,小孩都很喜欢跟她玩。但说真的,我还是担心她迟早带坏小孩。就冲她对付我的那股流氓劲,我有权质疑。

05

话说回来,毕业后,我俩但挺投缘,找的工作在同一城市。地铁半个钟就到对方宿舍。她也经常来我这蹭吃蹭喝。

每天的对话都是这样的:

小曼起床就给我打电话:麻烦你请我吃饭!

我说,我不请你吃饭!

小曼:请我吃饭!

我:不请!

小曼:那你给我讲讲北洋军阀!

我讲了一通后问,明白了吗?

小曼:请我吃饭!

我说,其实你幼儿园老师做的挺不错的。

小曼:滚,请我吃饭!

我:不请!

小曼:请我吃饭!

无奈,最后我只好请她吃饭…

大家知道我的苦了吧。一个月四千块不够她一个人吃。所以,我得赶紧找个女朋友,好拜托小曼的魔爪。我对她就是这么说的。

06

小曼至今也还单着。据她同学说,小曼大学时最大的梦想就是想做居里夫人,无奈一直没遇见居里…我怀疑小曼的单身不是没理由的。身材不算差,该有的都有了,所以我怀疑追求者十有八九都被她的流氓气质吓走的。

毕业后,她的梦想就换成了只想当个二奶。

她还在我面前有理有据的论证说:

第一,我特别懒惰。

第二,我花钱不多,只需有个小房间,读点书(二奶大都有文化)。

第三,我和大奶关系特别好,可以把那个男子让给大奶,自己睡沙发就行。

第四,等到星期天,再和那个男子偷偷出去玩,不带大奶去,多刺激!

以上,我就是一个出色的二奶。哈哈哈。

我怀疑再跟小曼相处下去,不疯也得被警察抓起来。此人三观已严重超出我五官,遨游天际。

这还不够。现在天冷了。经常三更半夜打电话过来说睡不着,要我过去跟她聊天。我说,你就不怕我jian了你啊。别冲着我不敢就为所欲为哈。

小曼表面上百无禁忌说话直来直去,但我还是偶尔会想起那晚嚎啕大哭的她。哭的那么小孩,那么伤心,我有时半夜睡不着都在想这事。心里一直隐隐约约有什么事没弄清楚。

有时,我也在想,我俩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恋人?可我们一没接过吻二没上滚过床。朋友?可我们又那么亲近。甚至有时暧昧的迷迷糊糊。

07

说起接吻,其实还是有那么一次。但不知道算不算。

那次我们去甘肃旅游。旅游的目的很简单,为的吃一吃正宗的兰州拉面。当然,这理由是小曼提出来的。只有她这么没头脑。(希望她没看到)

我们在爬一座当地的山时,神奇的跟导游分开了。在一处岩壁,我跟小曼手牵手小心翼翼的贴着陡壁走。风在耳口呼呼狂叫。小曼在前,我在后,脸贴脸,我一直在后吃她飘乱的头发。她看了也不理,任她头发扑打我脸庞。那一刻,我有些恍惚,仿佛这个女人是我命中一个很特别的出现。我想起了紫霞跟至尊宝的恋情。我承认当时有点犯迷糊了。突然好想揽过她,狠狠抱住身旁这个女人。但因为在悬崖峭壁,我忍住了我的兽心,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但意想不到的,还是发生了。

“你嘴唇怎么这么干?好难看啊。”

“啥?你说啥?没听见。”风吹的更大,我几乎没听清小曼的话。

“我!说!你嘴唇!好干!”

“嘴唇好干?会吗?”我用另一只没牵小曼手的左手擦擦嘴唇。

“好难看。干死了。”小曼难受的看着我擦嘴唇。

“你有带唇膏吗?”我问小曼。

“没。但我这有。”小曼指指嘴唇。

“...”

“要来点吗?”小曼突然很认真的凝视我的双眼。

“…那就来点呗。”我说。

那一刻,我们都心照不宣的闭上了双眼。只感觉到唇间软软的,暖暖的。

08

那一次回来后,我们之间的感情似乎发生了点微妙的变化。但又说不上来。只是见面时没以前那么自在跟打打闹闹。看对方的眼睛都有点暧昧跟闪躲。大概都是害怕从对方眼里看到其他东西吧。

今天之所以写下这些,还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促使我鼓起勇气写下来。是那晚的一场电影。

按照以往,我早早买好了票,爆米花,在影院门口等小曼过来。昨晚的风很大。小曼似乎平时晚了差不多20分钟。而且这次看出明显有什么不对。但也说不上来。我们打着冷颤跟着拥挤的人群进了影院。坐好后,我把爆米花可乐跟小曼最爱的酸梅子给她。

电影很好看,我们也不像以前频繁转过头交流剧情,这次安安静静看完了。

出了影院,下雨了,天更冷了,我赶紧把口袋里的酸梅仔掏出来扔进垃圾桶。

转过头,小曼突然站在那怔怔看着我:“你把我吐出来的仔都装口袋了?”

“嗯?怎么了?”我一时无措,讶异的看着小曼。心想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我讨厌你!讨厌你!讨厌你为我做这些!”

刚一回过神,小曼的身影已淹没在黑夜茫茫人海里。

只依稀记得,那晚她是边哭边抹着泪跑掉的。

09

自那晚后,我再也没主动联系过小曼。小曼也没来找我。我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昨晚,突然收到小曼闺蜜发来的信息,问我知不知道小曼为什么突然辞职不做了。好不容易跟学校申请换到跟你同一个城市工作,还让我过去拿小曼那天放在口袋特地留给我的那只防干唇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S 先生、P先生、Q先生他们知道桌子的抽屉里有16张扑克牌:红桃A、Q、4 黑桃J、8、4、2、7、3 草花K、Q...
    博格体阅读 1,071评论 0 0
  • 昨晚与儿子通话,他电话里唱了这首《天之大》,结尾还煽情的说了句,妈妈,谢谢你给我最深的爱,最好的家,妈妈我...
    烟雨江南秀阅读 65评论 0 0
  • 因为筹备三亚的摄影基地需要大量资金,这两天让北京的房产公司出售公寓和商铺,由于北京的限购政策要求只有公司才能购买商...
    一世惊鸿阅读 12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