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六年青春说我爱你。

1.

皎皎跟鹿野在一起的时候18岁。

18岁的皎皎白白净净,清清瘦瘦,像个受惊的小兔子。当鹿野说皎皎我们在一起吧的时候,皎皎听到自己的心脏沉重地跳了两下,一瞬间有些耳鸣,她慌乱地躲开鹿野急切的眼神,慌乱地点了点头。

皎皎喜欢鹿野,从12岁开始。

皎皎第一次看到鹿野是在球场上,虽说才12岁,鹿野已经长得很高了,他在球场上快速奔跑,跳跃,投篮,皎皎第一眼看过去,就舍不得挪开眼。12岁的少年带着阳光汗水和青春的味道,深深烙在皎皎的心里。

皎皎的座位在教室角落的窗户旁边,没有人愿意坐在这么角落的位置,皎皎却十分感恩老师给了她这样一个座位。天气好的时候,皎皎会趴在桌子上戴着耳机写日记,风轻轻吹进皎皎的心里,一荡一荡的,阳光照在纸上形成好看的光晕,周遭的声音好像全部都消失了,此刻天地间好像只剩下皎皎自己,每当这个时候皎皎都会感谢生活为什么会如此美好。

体育课的时候,鹿野都在会球场打球。皎皎就趴在窗户上远远地看着他,看着他皱眉、微笑,看着他用胳膊擦去脸上的汗,看着弓着身子大口喘气,看着他进球了和队友击掌欢呼,不谙世事的少年,清瘦倔强,球一下一下撞击在地上,好像一下一下撞击着皎皎的心。

12岁的皎皎,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皱了一下,酸酸的。

鹿野很快在全年级出名了,好看的少年不但学习好球还打得很出色,这样的男生,注定要成为大家追捧的对象。渐渐班里的女生都挤到皎皎的位子上看鹿野打球,皎皎不知所措地让着位置,想踮起脚看看,却被眼前无数的人挡住了视线,皎皎觉得好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

2.

初中的课业不繁重,可数学却是皎皎的天敌,她实在搞不懂那些数字为什么可以有那么多解法。月考之后,数学老师印了鹿野的试卷全年级传阅,满分卷。皎皎看到试卷上写着,鹿野,七年级七班,字体瘦长有力,就像他的人。皎皎第一次觉得,原来他们的距离这么远,80分和120分的差距,她把试卷好好叠起来放进书包。

那天,皎皎没有吃晚饭,在教室一直学到八点才回家。

皎皎是班里的语文课代表,语文老师十分喜欢皎皎,她说皎皎,你天生就适合写字。她家庭幸福,没有大灾大难,却生性敏感孤僻。老师把皎皎写的作文,全部印了出来,发给每个班级传看,一时间,皎皎也成了全年级的名人。皎皎走在走廊里,总会有人小声地议论着她,每当这个时候皎皎就会加速脚步离开,她心里早已经乱成一团,她实在不习惯被人关注。她低着头快步走着,一心想着赶紧离开这里,突然好像撞到了一个人,皎皎惊慌地抬着头,发现竟然是鹿野。一下子心跳加速,血管像是要爆开,皎皎像被定了魔法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同学不好意思…诶,你是12班的皎皎吧?”鹿野先开口说话,皎皎定定地听着出了神,胡乱地点了点头马上跑掉了。

她觉得她需要跳进冰箱降温。

回到教室,皎皎一直心神不宁,她觉得自己的某个地方好像被唤醒了。

她在纸上写着,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放学后,皎皎还是在教室里学习,她不知道自己这样是为了什么,她只想缩短她和他之间的距离,少一点再少一点,也许有一天这距离就不见了。突然,鹿野的声音传到了皎皎的耳朵里,“你放学不回家在这干嘛呢”。她抬头看向门口,发现鹿野正探着头往教室里看。她一下子坐直身体,用手缕了缕头发,说道“做几道题就走”。

鹿野倒不客气,径直走到皎皎课桌旁边,说“我给你讲讲吧,顺便你给我讲讲作文,我看了你写的作文,牛啊”,一边说一边拿走了皎皎的习题册。皎皎怔怔地看着鹿野的侧脸,他们之间的距离那么近,她连他脸上的绒毛都看的一清二楚,一伸手就可以碰到他,鹿野突然把脸转过来面向皎皎,皎皎听到自己的心咚咚地跳动,她伸手去捂住心脏,生怕鹿野听到。更要命的是,鹿野冲着皎皎笑了,嘴角边有个好看的梨涡,他看着皎皎说,“大才女,听题了,是不是你们这种才女,都喜欢愣神啊。”皎皎摇摇头,把目光转到习题册上,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天上的馅饼砸中了。

鹿野把本子底下的纸抽出来想打草稿,不巧正是皎皎写着的那张纸,“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鹿野念着,“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这什么意思啊。”皎皎觉得好笑,说,“那不念yuan,念xuan。”鹿野一下子涨红了脸,说,“管他念什么,快看这道题。”皎皎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有散去,她简直轻快地快要飞上天。

第二天下午,鹿野又准时出现了皎皎教室门口。边朝皎皎座位走过来,边说,“我昨天回家查了那句话,说是有文采的男子我不能忘记他,果然才女还是喜欢才子的。”皎皎觉得他怎么可以那么轻易地说出喜欢两个字,一下子又羞又恼,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气鼓鼓地说,“我才没有喜欢的人,只是觉得这个句子意境好而已。”鹿野好笑地看着皎皎,“喜欢一个人又没有错。”皎皎差点问出口,那你有喜欢的人吗。她没问,她不敢。

3.

皎皎和鹿野突然就这样熟悉起来。

鹿野每天下午准时出现在皎皎教室里,他教皎皎数学,皎皎教他作文。初一的期末考试,皎皎补上了数学的空子,竟然考了全校第七,鹿野第四。

初二开学以后,鹿野依旧每天下午来皎皎教室,他抬头看了看窗外,“皎皎,明天有场篮球赛,你要不要来看。”

皎皎,明天有场篮球赛,你要不要来看。

皎皎,你来看我打篮球吧。

皎皎,你来看我吧。

皎皎,我喜欢你。

皎皎迅速在心里转换着鹿野的话,“皎皎,明天有场篮球赛,你要不要来看”等于“皎皎,我喜欢你”。

皎皎马上又否定了自己,叫我去看篮球而已,你想什么呢皎皎。

皎皎在心里自己演完一场戏后,平静地对鹿野说,“好啊。”

第二天的篮球赛,给鹿野加油的小姑娘围满了整个操场,她们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校园,皎皎突然就有些生气。她看着那些小姑娘在鹿野打完球后一下子冲到鹿野身边,给他递毛巾和水,她好像把那些女生全部推开,大喊一声,“鹿野是我的”。鹿野也许感受了皎皎的冲天怒气,寻到了她的身影,冲她说,“皎皎,你来了”。

皎皎你来了。

皎皎觉得自己一下子和那些女生不一样了。

下午在教室里,鹿野问皎皎,“怎么样,我打球帅吧。”皎皎拼命压制自己的感情,干巴巴地说,“帅帅帅,我要是说不帅,那些小姑娘不得来打死我。”皎皎已经能和鹿野开着熟稔的玩笑了,鹿野也不计较,反而大笑起来。

皎皎没发现,自己的醋意好像太明显了。

4.

这样的日子轻松地就像天上的云朵,一转眼就到了初三,皎皎和鹿野已经十分熟悉,但是鹿野从不说过界话从不做过界的事,皎皎倒也享受他们之间的关系,她甚至想过,就算鹿野开口,她也不会说好,他们要的地方还很远。

中考出成绩之后,鹿野问皎皎,“我们考一所高中吧。”皎皎轻轻点头说好。

他们又如愿考了一所高中,上了高中之后,皎皎明显跟不上理科,学起来十分吃力,鹿野依旧教着皎皎,不过他们不在一个班级,高中也有了晚自习,他们每天在教室学到十点半才回家,鹿野说太晚了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每天都送皎皎回家。

有的时候,鹿野会让皎皎逃了晚自习跟他去操场,他的眼睛在夜空里闪烁,皎皎无心看星星,他的眼睛比星星好看。鹿野断断续续地说着自己的梦想,皎皎觉得那么遥远,就连最基本的去厦门,以皎皎目前的成绩来说都不切实际。

鹿野突然看着皎皎认真的说道,皎皎,我们一起去厦门吧,去那个有海无忧无虑的城市,皎皎看着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三年后,皎皎和鹿野都考上了厦门,但不在一所学校,皎皎拼了命还是追不上鹿野的步伐。

新生报到那天,鹿野先送皎皎去她的大学,他说,皎皎我们在一起吧。

18岁的皎皎,就像第一次见到鹿野时的皎皎,慌乱地点头。

12岁到18岁,她全部用来追逐鹿野。

而鹿野的12岁到18岁也全部用来陪伴皎皎。

他们都没有告诉对方,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说你能说的做你该做的。不妄想不贪念!
    声音碎片阅读 10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