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谁》

他们发来消息说:“我和你的情况也一样;你经历的我也经历过;父母这样做或许有他们的苦衷;你父母根本不配为你父母;你这样优秀,加油。”各种缭乱的消息,织满手机屏幕。成都的天,被我的哭喊,吓破了一个洞,雨一颗一颗滑落在地上。

车子一发动,抖动了几下,激起一番扬尘,一个小女孩在车子后面追,灰尘中,眼泪模糊了双眼,被一双大手抱住往回走。那时我七岁。七年,那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见到妈妈。

农村的雷,总能将山崖震垮。我躲在被窝里,感觉到颗颗巨石向我滚来。接着,老天爷歇斯底里的开始发泄,将石头大颗的眼泪扔向我。待他发泄完,便该我登场了,我发声哭泣,心里想着要是爸爸妈妈在我身边就好了。那年我九岁。

冬日里,层层薄冰镶满乡间的石板路,我打着手电筒,背着书包,走三步就摔一跤。但我不难过,反而很高兴,因为马上就要见到奶奶了。三个多小时的路程终于结束了,我打开门,奶奶就连忙接过书包,问我睉到没有,叫我赶快坐下吃饭。我一看桌上有我最喜欢的洋芋炒腊肉,还有小豆烧酸菜。我狼吞虎咽吃起来,和奶奶说这个周在学校发生的许多有趣的事。饭后,拿出我省生活费给奶奶买的治喘气的药。初二了,我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姑娘。

他们三五结群,有说有笑,拉着行李箱,背着背包,消失在转角处。平日里,热闹十分的校园,现寂静如水。枯了的树叶,躺在地上,任寒风卷袭,透着一股傲气。我站在他们的身后,树叶的旁边,不知哪儿去。伤心许久,收拾了行李,明日打寒假工去。大一的我内心多了一丝惆怅。

我到你这个年龄的时候,都开始养家了;可是我还在读书没有经济能力啊;你现在晓得钱不好挣了;我一直都知道,我又没有乱花钱,那我不读书就是了,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再也不问你要钱了;随你。这是几天前,我在成都和爸爸的对话。

          我不知该何去何从

但历经风霜百般摧残的小草,现应抬起头,挺直身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