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穿越异世》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写着玩。 2020.03.13

60c0493d269759eeb91974cbbdfb43166d22df1b.gif

窦磊原本紧闭的双眼,突然觉得有一阵炙热的光芒照射
用手半遮,缓缓睁开的双眸,只见原本漆黑如墨的夜空,似乎被光撕开了一道口子,渐渐的明亮了起来,此刻还未到日出时刻,却出现了九星一体的天象。
本应照亮黑夜的光,居然和夜幕如此映衬,熠熠生辉,真乃怪事也。

异象出,天地变,风云起,神魔降世!!!

窦磊自嘲的笑笑,难道快死了,出现的幻觉么?
繁华世界,本可以十分潇洒的生活,到最后,却为了一个如此女子,似有不甘,恰巧如此
罢了
坚强如斯,却在此刻那滴泪不由地从眼角落了下去,咚……
黑夜好似巨大的幕布,连最后一丝光都被吞了下去,窦磊也随之消逝。

身陨 ???

我是死了吗 ???

窦磊此刻睁开双眼,意识从朦胧中逐渐清醒,只见自己只身在海水中被一根海草缠绕,本能的反应,瞬间一个鲤鱼打挺,仿佛想在寻找着力点站起来,周遭的海水也在他的翻滚下不停的翻滚。

他这一翻不要紧,殊不知窦磊已经穿越投胎去了,可把这个世界的娘亲给疼坏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只见这双玉手死死抓着床单,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滚落。。

夫人,在加把劲儿...

听着屋里的喊叫声,院子内,一位中年男子正在来回的在门前踱步而走,海下五柳长髯,黝黑发亮的皮肤,炯炯有神的双眸,眉宇之间,挤成一个川字,透露出一丝焦急。

他转身一挥手,三名黑衣人,上前深施一礼,二爷请吩咐。

“严加防守,不得有半点失误,有任何风吹草动,速报我知”

“诺!”

三人应声之后就飞跃城墙,四下观察去了。

此刻的天,愈发的红晕,空气中都弥漫着一份光热。

一阵寒风吹过脸庞,那位被称为二爷的男人,喃喃道:还是来了。

“既然来了,就请现身相见吧!” 伴随着功力,声音像沉闷的炸雷一样,传播了出去。

二爷还是那么敏锐,躲开了暗卫,还是逃不过二爷的神识。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位曼妙身姿的邪魅女子,临风站立在院子上,随之而来是一位书生模样的男人,然后是扛着大砍刀的壮硕男子。

二爷朗声一问,幽冥四鳖就来了你们三位?你们老大呢?死了?

被称为四鳖,几人生气丝毫不见,女子扭着曼妙的身躯上前道:二爷,这么久的时间了,夫人就是怀着哪吒也该生下了吧,怕是凶多吉少哟。

明明是件大喜事,此番来人怕是有什么目的。但是二爷脸色不变。双手背后。冷哼一声:“哼!这就不捞几位费心了,我们的家事,用不着你们多管闲事,家中事务繁忙,恕不招待!

面对这逐客令,几人丝毫没有走的意思。女子道:我等奉国师之命前来祝贺,只是不知道二爷所生是男是女,这个我等也不知道送哪件礼物,还是再等等吧。

扛刀的疤脸男子与身旁的二人道:与他费什么话,一刀下去解决了那女人,国师的事情不就完成了么。

书生道:不可,国师通晓天下事,算无遗策,此次奈何窥不破此人的未来。我等现身只是拖住他,乱来误了国师的事情,后果你知道。

悻悻地闭上了嘴,想到国师,疤脸男子眼神充满了恐惧,随即又摇摇了头,不在言语。

二爷也不放松,眼神盯着来人,背后的双手一动,院子外的暗卫见机行事,信号弹已经发出。

突然,门内传来一声惨叫,伴随着这声叫声,女子身影一闪,匕首一下对着二爷后心刺去,却发现是一道残影。二爷听到叫声, 已经冲到了房间内,只见接生的产婆已经护主死去,欲准备对夫人手起刀落对腹中的胎儿下手,下一刻二爷手中已经把刺客高高举起。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为何要杀我妻儿?

黑衣人也不说话,嘴角溢出鲜血,显然已经服毒自尽了。

训练有素的刺客!二爷来不及感慨,闪倒一旁。

刀气砍碎了房门,疤脸男子扛着到冲了进来,书生在左,女子在右,对二爷和夫人形成了三角包围之势。

二爷也不废话,直接提升气息,与几人站在一起。反手一脚,踢在床上,夫人和那没出生的孩子跟着床飞了出去。

几道黑衣人冲着她们就杀了过去,埋伏在园内的暗卫与刺客大站在一起,保护夫人,杀啊。

虽然二爷不怕三人,但是此刻的他根本无心恋战,而且几人都是刺客,帝国之内声名身法诡异,动作刁钻。他在思考如何解开此局,保护妻儿无恙,就这么一愣神,一刀快的看不清的刀影顺着他喉咙划来,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本能的往旁边一侧一扭身躯,肩颈一道深深的血痕。
天空残阳西斜,火烧云就像染了鲜血一样红,真的是应景。

场内的打斗也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有人想去砍杀夫人,暗卫去保护,此消彼长之下,暗卫死了几十人,看到几名刺客冲向了妻儿,二爷强收招式,睚眦欲裂。不要命的冲向床前,把床往过一拉,被砍中数刀。

窦磊在腹中被晃悠的天旋地转,特么的,贼老天,到死你都要整我。着实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向着光爬了出去。

院中的几人还在激斗,孩子已经出生了,不过没有哭。夫人努力的想测过身子看看她的孩子,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双眼合上。

"天现血阳,九星一体,神魔乱,灵胎降!" 黑袍神秘人,喃喃道,这大陆要变天了。

黑袍无风自动,没人看到他怎么出现的,他左手抱起孩子,右手一股灵气传输到夫人体内。
自然自语道:就替你这小家伙救上一救,希望此举能留下一个好因果。
黑袍又是一挥,方圆百丈内的刺客瞬间想甄灭了一样消失不见。

眼见瞬秒如此多人,顾不上许多,幽冥四鬼也不停留,来的三人瞬间如一道流光般逃走了。
二爷血红的身子,也是伤的不轻。当他想要回头谢过黑衣神秘人的时候,只听得空中传来的声音:
”日月笼中鸟,乾坤水上萍。
神魔乱世灵胎现,古往今来第一人。“
听着神秘人远去的话,二爷也没懂啥意思,只见孩子怀里有块玉佩,一个龙飞凤舞的”龙“字刻在上面。

好在是夫人也醒了过来,虽有伤,不是很致命。一家人和家仆围在一起。
二爷抱着孩子,孩子盯着他,刚出生的孩子没有哭。二爷也是奇怪,几个巴掌下去,这孩子哭得那叫一个声音大。
二爷确实哈哈大笑,捋了捋胡须道:就是这小鸡儿有点小。
管他三七二十一,老子只希望你日后光明磊落,顶天立地。你就叫窦磊吧。

你特么的出生时候很大吗?气煞我也。。。
窦磊这才反应了过来,妈的,老子在异界重生了。。。。

(2000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