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刘宋末日,忠臣袁粲死节

      为应对突然局势,萧道成分三步做了部署:一是先自己假装不知情,不动声色,趁机让两个亲卫军头领带领士卒也以反对自己的名义,在日暮之前混进石头城,伺机行事;二是日暮之后,实行建康全城戒严,再等石头城关门的时候,召集军兵,击其半渡,至少也可将还留在外面的叛军咔嚓;三是铁桶攻城,要在黄回等人部队赶回建康之前结束战斗。

袁粲既然能作为萧道成的对手,他也有敏感的危险触觉。

刘秉先生提前到达石头,见到袁粲,两眼汪汪,好像劫后余生,找到了安全的靠山;而袁粲心都碎了,无奈地对刘秉说,你这么早就带了一群人来了,估计事情会泄露,我也即将不得安生了。

刘秉决计是没有想到这个事情后果会这么严重,心里落空了,勉强安慰自己说,如果是这样,能在死之前见到了老兄你,我死而无憾。

等袁粲冷静下来,立马吩咐石头守卫,可相机提前关闭石头城门,而城门关闭之后,无论是谁,今天也不准进出。

不幸的是,就算石头城门关闭,我们萧道成的将军薛渊、苏烈、王天生已混进城去了。

接下来,萧道成第二步就是实行京城戒严,尤其是东府,京口等地万不可乱。

在分配兵将方面,萧道成也十分果断,命禁军左统领王敬则率部截杀卧底叛将—禁军右统领刘韫、卜伯兴;有必要说一下,禁卫军都是古代特种兵,所以王敬则纵然内外兼修,武功卓绝,但他此次打得也比较惨烈,几乎干了两个时辰,等打仗一完,酉时也都已经快过;命正在吴郡守丧的亲信张瑰,防不胜防地搞定前线密谋造反的刘秉老弟刘遐;密令江防要津处统领,只要东望火光一起,不放任何船只渡过,必要时刻,使用武力回击。

城门提前关闭,此时还有湘州刺史王蕴带领的游击军队尚在城外面。

王蕴这位大兄弟是前任宰相王景文的侄儿,是太后的外甥,长得牛高马大,平日喜欢和我们现代看的那些电视剧里日本军官一样,有事没事就拿出剑来,用棉布面粉擦擦剑身,口中念叨,只有龙渊和太阿了解我的本性,本来这耍酷吹牛无可厚非的,但王蕴却把对这刀兵的承诺当成了现实的信念。

这月,因王母去世,于是王蕴卸任湘州行事回建康丁忧,经沈攸之地方,被沈攸之以所站在的道德高度成功策反,因为王蕴平时十分有力气,于是受命成为沈攸之的“张敬儿”,沈攸之建议他在接近萧道成的时候直接抽刀杀之,工程之后,天下车骑大将军必然是他,王蕴满口应承下来。

王蕴到了京城后,动了点心思,他家也不回,直接着縗到萧道成府里报丧,萧道成机警非常,警惕所有从荆州的过路人,于是不顾礼仪,托病坚决不见。

王蕴没办法,只有趁着沈攸之反的时机,自行筹备兵马充府丁,以备不时之需。当天袁粲给他发了信息,他带领兵马前往石头,结果因为提前关门,他成为了闭门羹的对象,又因为守南门的正好是萧道成混进去的间谍薛渊,看到王蕴一群黑乎乎打暗号的军队,薛将军直接说石头戒严,来者都是叛军,下令万箭齐发,城下王蕴军队大半射成了刺猬。

王蕴见状,黑乎乎地搞不清楚情况,自己私下议论以为袁粲已经失败,立马折回逃跑,往荒山野岭先去躲避一段时间再说;不过他只恨没多长几条腿,长跑没几公里,就被守家大将王敬则抓住,一把咔嚓。

可怜的王蕴,死的时候还在服丧,白色孝服还披在身上,却为自己送了终;叔叔王景文曾经说,就是王蕴你这样天天口中念着不祥话语的,可能会灭我门户,本是一句笑话,如今果不其然。王景文这支嫡系血脉到此为止,此后便是旁支王奂撑起王家门面,继续身处要津。

等外围的虾兵蟹将肃清之后,接下来便是里应外合,大军攻打石头城。

深夜,萧道成命令对石头城发起总攻,诸多人流一拥而上,火光照亮了东方天空。

生死之战已到,袁粲、刘秉拖着自己娇弱的身体亲自登上城楼,积极督军应战,分别驻守东面、西南两面角楼。

而西门的防卫则交给了萧道成的密探苏烈等人,南门的防卫也让萧道成哥们薛渊担任副统领,如此一个分配办法,使得这两个地方抵抗程度极具弱化,只是黑暗之中,尚未有大规模兵马前来接应;而袁粲、刘秉驻守的两边则是杀得血流成河,号角战鼓之声大有起伏。

在这场城门之下的战争中,涌现了两个猛将,一个是萧道成方的军主戴僧静,他率领兵卫一路砍杀到了西门门前,给城里打了个暗号,并直接用蜡头射箭到城里,苏烈会意,在偏僻地方暗中甩了几根绳子下去,将戴僧静以及诸多士兵拉进城里面来,随后,苏烈和戴僧静一起,在城内带领几十兵就城门口调转戈戟反了起来,斩杀了西门防卫的其他首领,强行打开了西华门,进城大肆捣乱,纵火烧了石头军粮库。

这个时候的萧道成在干嘛呢?他领着皇帝和众人在朝堂之中听候战报。

此时的文武百官,典签都尉等等,远远望见石头火光冲天,叫声甚盛,人心惶惶,有人牢骚不断,大有挑动哗变的可能,萧道成贴身侍卫纪僧真上前大呼:你等不得扰乱军心,叫声不绝,是必官军所攻;火光起者,肯定官军正在焚烧袁粲老屋,我等在此品茗饮酒,坐等官军胜必也。一语定音,萧道成笑着肯定。王敬则也着禁卫加强了对宫殿的包围防守。

但是,官军要胜,估计还有一点小麻烦,因为我们黄回派过来的一个将军已经先到了石头城,这个就是另一个猛将—孙昙瓘。

孙将军,骁勇善战(这个成语就是从他这里开始的),在这场战争里面他愣是带领部分士兵抵住了萧道成的疯狂攻势,本来萧道成只需要一下子解决的战斗却用了一个半夜,孙将军功不可没;在孙将军以卵击石的最后阶段,甚至创造了带领数十亲卫杀死了萧道成数百部队的佳绩,可谓顽强,书中记载,要不是王茂(后期名将)父亲王天生还有点力气,与孙将军勉强单挑了几个回合,估计还可有张飞喝退曹兵百万的事情发生。

孙昙瓘是孙坚后人,开始他是刘休若平定东面的五堡连城中的一个将领,和萧道成交过手,失败后跟随了刘勔,与黄回一起为将,犯事之后现在又跟了黄回,成了黄回的义从。

在袁粲宣布关闭城门之前,黄回相继派了任候伯、彭文之、王宜兴、孙昙瓘等将领带领了几个队回去建康看清形势,自己殿后,要他们先适当帮助袁粲;而孙昙瓘带领了军马抢先到达,就给萧道成打出了这么一般水平,要是估计等到这些叛将都来齐了,也许这场保卫战真的就不一定是萧道成稳胜了。

这边是孙昙瓘在作死抵抗,城头上的袁粲却看到自己府里着火了,一家老小都在里面呐,于是立马下楼去看一下情况;同时,刘秉也看到自己厢房着火,他表现得和袁粲不一样,而是招呼也不打一声,不要老婆妻妾了,自己直接闪人,书上写做“陔逾城走”,就是翻越了很多城墙,往外面逃,不过两条腿的人跑不过四条腿的马,刘秉于额檐湖见擒,和相继跟过来的两个儿子一起当场被杀。

石头总指挥袁粲回府后,见到了儿子袁最,先是庆幸家人还活着,而后看到的是残破战场,怆然涕下,左右劝他尽忠可止于此,他也说出了自己悲催的遗言,“本知一木不能止大厦之崩,但以名义至此耳。(意思是我本来就知道宋朝该亡了,但是我既然站在这个名分上,就不得不为国家做一些有用的事情)”,两行眼泪直扑扑往下流。

悲痛过后,袁粲为了挽回最后的颓势,他不再选择逃跑,于是要求儿子家人一起都拄着蜡烛往城门上面奔,继续鼓舞城中的战斗,做殊死一搏,即便失败,也要踏石留印。

然而命运的时针已不是他袁粲所能驱动。

在经过着火的西门的时候,儿子袁最察觉一阵阴风,黑暗角落里有一个青面獠牙的家伙,用狼一样的眼睛看着这一群人,抽刀的杀气很重。

这个恐怖的家伙就是躲在这里想立功升侯的军人戴僧静,戴僧静看到了有进贤冠的人物从这过去,他也约莫知道是个大官,于是一把上去,提起大环刀,先是砍倒了几个管家,而后又往大官袁粲身上砍。

正是此时,袁最机警跳了出来,哇得大叫一声,双手格住刀背,一把护在了老爹的身前,狂呼大爷先走,袁粲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来者何人,戴僧静刀子一转,袁最身首异处。

袁粲看到此景,蜡烛扔掉,酥软地跪下去,用力拨开那滴血的大刀,颤抖地抱着死去的儿子,轻抚儿子面容之后,眼神一地坚决,长啸一声,“你不失为孝子,我也不得失为忠臣啊!”,刀身直颈一刎,世间繁华化作狼烟,袁粲也壮烈牺牲。

袁粲这个灵魂人物一死,城中部队遂自然瓦解,等待援兵不到的猛将孙昙瓘又一次大刀一扔,直接跳水逃窜(最终还是被抓,历史上郑重地单独写了一笔,己卯,获孙昙瓘,杀之,证明萧道成还是对这个家伙十分后怕、十分重视的)。

第二天早上,报晓鸡长鸣,叫醒了远处大江上面的朝阳,也越发使得这个城市更加安静。

萧道成在朝堂发布悼念战亡文,声音清脆,有如鹤鸣,直干云霄:义惟行首,雄实士节。嗟尔骁惊,禀才蹈烈。守玉不渝,怀冰可折。气彰靡旗,情激乱辙。高墉摧坚,巨丑挫锐。深痛克矜,冤灵及雪。隆思殊悼,临尔以欷。千秋同尽,百龄一世。魂而有知,咸无远迩。鸣呼哀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