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分手吧

睡不着。

下午睡到太晚,晚上有点躁。

今天下午是一个月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次了,后果就是现在。

睡不着的时候就天马行空想事情,明天忘掉。大概通病。

明天清晨,当你搭坐的那辆车开过五四东路的时候,我正在梦中挣扎,应该是不怎么让人开心的梦,我猜。

半个小时后,我洗漱完毕,匆匆得略过早饭,开始奔波在馨园与七教的路上,走的很快,脑子要记得打印我的解剖学复习资料还要搞一份小学期的签到单。

而你应该已经在保定站明亮的候车厅里,排着队检票,再或者站在纷扰的站台上听轰隆隆的火车驶过,背着你的包,松松垮垮的站着,浪荡的人不笑不说话,从不关注身边的其他。回家真是个让人温暖的动词。

中午十二点,我下了课,你下了火车,你不会主动告诉我你的下一步计划,我也不会告诉你我上午看的书和遇到的人。你想不起来,我不愿想。还是你厉害。

对,就是这样,无论怎么说好的状态和联系,我们都不会做到。

不怎么喜欢晚睡,眼睛会疼,嗓子止不住的咳,脑子里像塞了馒头,闷闷的还会无聊的搞回忆。回忆这种东西把它定义成逃避,不太招人喜欢。

也不怎么喜欢火车,火车上的人总是给人一种距离感,虽然火车下的人也是吧。但是也不太一样,人群密集恐惧总让我的脑子陷入迟钝的状态,有时候观察他们太入神会忘了自己的目标。

这些人与自己毫无联系,除去空间上的避让,我们于对方而言都在隐形,偶尔享受这种类似放空的感觉,但放空之后总会有巨大的空虚等待。

不长不短,这样的虚无在见到熟悉人的一刹那消失。这大概就是感情存在的意义。

习惯太可怕,庆幸的是习惯可以改。

                2017.01.10

                    亲爱的天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