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未曾去过的远方

(1)

那些未曾去过的远方,都值得去看。都想去看看。

喜欢漫无目的的旅行,没有指定的目的地,没有非要看的风景。可以坐在车站的按摩椅上玩着手机,按着摩,放松自己;可以坐在动车上看着窗外的风景,累了就闭着眼睛睡一会,不用担心会错过目的地,坐到哪里就算哪里,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

是的,去哪里都可以,每一个未曾到过的地方,都值得去看看。放空自己,不带任何的包袱,喜怒哀乐全部放空,不刻意压制内心积压的心事,每到一个地方,每到一处风景,慢慢的逛,慢慢的欣赏,因为没有目的地,所以哪里都是目的地。

(2)

这些人站在那里,自信而笃定,那种从容让我十分羡慕。

《将夜》里剑圣柳白讲:我身前一尺,是我的世界。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不在乎世俗的眼光,经受的住外界的流言蜚语,在他们的眼里,只有自己的世界,做自己喜欢的事,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从容淡定,云淡风轻,他们的世界属于自己,从来都是。

曾经在心里不断的提醒自己,不卑不亢,从容淡定的站在任何地方,是自己必须提升的课题,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回头再看来时路,很多以前跌倒过的坑,脚踩过的泥,到今天仍旧出现在如今的生活。毫无疑问,还是不够强,不够自律,还是太轻易地放过了自己。

心境是什么?无论是站在山脚抑或是站在山巅,无论是出入高楼大厦还是乡间泥路,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一样的风景。不是说心里没有涟漪,是大风大浪后的平静如水,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湖边,放眼望去,青山依旧翠绿如初,湖水在微风的吹拂下有规律的流动着小小波浪。

心境若是稳了,无论生死,人生一世,只有大道至简。

有些路走下去,越走自己越累,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有的是放不下,有的是不能放下,生活要你背负的东西又启是随随便便就能放下的呢?

当酒喝到最烈,都没有一丝酒意,酒就没有意思了,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知道结果,做人也就没有意义了。未知意味着恐惧,未知同时意味着远方,一切已定,一切又未定。

时间在走,只愿站在那里,自信而笃定的人里有自己,不用再羡慕他人。

(3)

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九州一色还是李白的霜。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了年少。常常在梦中遇见很多人,那些很久没有见过的人,梦里发生的事,都和以前有关,只是梦终究会醒,很久没见的人,可能以后再也不会见到了。时间每天不间断的走着,下一个月,下一年,下一个十年,那些人还在吗?

(4)

白天想过的很多事情,都在梦里出现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陪伴过自己的那些人,尽管时间流逝,但在某些不经意的时刻,仍时常想起。

总想用文字记录很多事情,包括那些渐行渐远的记忆,年龄不断的增长着,身边那些人有的各奔东西,有的永远离开了,在有些不经意的时刻,看到某些相识的场景,不经意间就会想起以前那些人。

年少时,未经岁月的洗礼,很多想法都太理想化,到如今很多事情未做成,掉进生活的漩涡里挣扎着出不来,好多事,想做而未做,时常都觉得自己想的太多,顾虑重重,没有自我,行尸走肉般挣扎着活着。

仪式感是一个很特殊的词。做很多事情,都喜欢在某些时候开始,比如月初,比如某些特殊的时间,不然就容易半途而废,只是结果还是半途而废居多,总是太轻易地放过自己了,也许这就是当下的结果吧,不满意,不如意,不随心。

常常告诫自己,不要把时间推给明天,好多事情都应该开始的早一点,慢了,就变了,早已不是当时的心境了。

心境是一个很有哲学意思的词,喜怒哀乐全部在心境上,曾经希望自己能做到通透平静,如广阔湖水,一望无际,波澜不惊,只是凡尘俗事,哪有那么容易能做到呢。

时间落子无悔,人生的每一步都算数,只希望回头看走过的路,不全是不如意,总还有些满意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