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架不住母亲的哀求,我妥协了!

下午母亲又打来电话,说的还是前些日说过的那件事。我态度依然坚定,坚决反对,不答应。但是电话那头是我的老母亲,母亲一生强势,可是现在,在电话里,她语气中充满了恳求甚至哀求,我真的不愿意看到母亲这样,只好勉强答应了!到底我答应的什么事,听我慢慢道来。

我的父母是地道的农民,一生勤劳节俭,靠着家里的三十多亩地,加上父亲在附近的煤矿上班养活我们姊妹四个。他们一生经历了很多苦难,家境虽不富裕,但也算丰衣足食,没有让我们挨饿受冻。但是他们最大的心病就是没有安全感,觉得自己的养老没有保障。并不是我们兄妹接几个不养老,而是父母一生从没有放弃过劳作。年逾古稀的他们不想拖累孩子,想用自己的双手换来应有的尊严。脱离土地以后,来到了县城,他们曾经有一段时间非常迷茫,觉得不劳作,没有收入,心里空落落的。在多方考察之后,他们终于办起了自己的棋牌室。从此他们又开始了艰难的创业。

刚开始,来打牌的人少。母亲也学习一些商家的营销策略做一些活动。比如节假日免费,比如送水等等。时间长了生意渐渐好起来。其实在我看来,他们并不是靠这些营销策略招徕生意,而是靠他们的人格魅力让生意兴隆了起来。

大哥从家里拿来了各种蔬菜、柿子、红薯,大哥每次拿来的都比较多,母亲就把这些农副产品装袋让那些打牌的人随意拿。家里的面也是大哥送来的,母亲就用这些菜和面做成各种好吃的,放在餐桌上任凭打牌的人品尝。有时候母亲做好了饭管他们吃饭也是常有的事。不管是家常便饭还是我从新疆带回来的羊肉。母亲都从不吝啬。多年下来,那些常常到店里打牌的人盒父母都熟悉了,也建立了一定的情感,如亲人般相处。有时候母亲不会摆弄手机,他们就帮忙。有时候父母生活中遇到困难,他们也会帮忙解决。所以,多年来生意一直不错。

后来母亲生病需要做手术,父亲年岁已高患有高血压,情绪不稳定,常常和顾客吵架,帐也算不清楚,他们就把店盘出去了。可是忙碌了一生的父母一旦闲下来又极不适应,他们在租住的房子里摆了一张麻将桌,熟识的朋友又到家里来玩。什么事情一旦开了头,就会变得无法收拾,桌子由一张变成三张,这其中复杂的过程我就不再赘述。期间,父亲多次因为脑梗住院治疗。母亲也多次因为摔伤扭伤住院治疗,多少都和他们经营棋牌室有关系。打牌的人爱抽烟,家里经常烟雾缭绕,父母经常在二手烟环境中,对他们的身体极其不利,多次劝他们不要经营了。但是母亲总觉得舍不下,为了不拖累我们,也为了他们已经习惯了的劳作,一直经营至今。

前一段时间,母亲说想再填一张麻将桌,我坚决反对。我的理由是,他们身体不好,不能太劳累,再说要过年了,家里总是一些外人也不合适。最重要的是我想让他们脱离吵闹、充满二手烟的环境。母亲的理由是,临近年关,好多工地都放假了,打牌人来了没有地方,一遍遍催促父母再填一张桌子,再说像父母这样的年纪经营棋牌室是最合适的。

我们双方都陈述了各自的理由,中间母亲又问过我两次,我的态度一直非常坚决,不同意。这不,今天下午母亲又打电话,老调重弹,她说现在是旺季,用不了多长时间她就能回本。我说我不同意,让她问我哥哥弟弟,只要他们同意就行,母亲说,他们都同意,就是我不同意。我说只要他们同意你就买吧,母亲说,你不同意我不敢买,我想等你同意了再买。一项强势的母亲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让我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孝敬老人不仅要关心老人的日常吃住,更要关心老人的精神生活。中国人常讲“孝顺”,“孝”就是“顺”。没有“顺”就谈不上“孝”。孝顺,孝顺,应以顺为先,孝就是顺、顺就是孝。顺了老人的心,老人高兴了,就是最大的孝。

儿女认为的好,绝对不是父母所认为的,人的性格和生活习惯是很难改变的,儿女们与其改变不了父母,就不如顺着他们,好使父母们心里舒畅,安度晚年,这也是儿女对父母最大的孝吧!想到这里,我也释然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