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一份泡面

你说回忆是一份泡面,如今我可以爽滑入口。

旋转的木马让人忘了伤

我,还在这个入冬后连续阴天下雨的学校里,没有课的时间里自由洒脱。可以每天背着包,自己跑到安静的教室里看书、复习、备考本科。前几天,偶然间在二楼食堂看到一个面容清秀、黑长直发的妹子,穿着宽松窄脚的牛仔裤,上身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怀里抱着课本,小碎步走在湿滑的地面上。嗯,像极了曾经年少的你。

五、

即将行走海边,踩着浪花,梦想着捡些能听听海风的贝壳。那时候不是热烈的满怀期待而是表面平静内心风起云涌的快乐。次日,我也如约早早赶到画室,说好和娅楠一起去买些旅行途中那些吃的喝的。8月初的这几天,气温略降,但天空灰沉沉的,还是略显压抑,令人烦闷。

“DengDengDeng……”通往画室的楼梯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我顺手推开画室门,看到吵吵闹闹的场景,三三两两的攀谈着,我开始在房间里搜索你的“讯息”,却因为没有wifi而找不到你的踪影。说时迟那时快,背后有一阵疾风刮过一个粉红色的身影,你悄然出现在我的身后,你用手轻点着我肩膀,说:“嘿,阿书……”我扫描到你手里拎着装得满满当当的购物袋,你眉眼低垂,神态和天气一样灰沉沉显得没有一点生气。我正要开口问你,心想难道是你大姨妈来慰问你了才脸色不好?

没等我开口,你着急抢着说开门见了大山,“我不能去看海了,我要和我们画室的小伙伴一起去爬山了……”你没有继续说下去,侧过身子走进画室里,坐下来脸上写满了失望。我并没有着急弄明白事情的原因,我到画室里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你跟前,掩面低声说道:“子曾经曰过‘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娅楠以你三位数的智商能不能理解我说的话?”

你深沉的表情画上了些微的笑意,开口反驳我:“你这两位数的智商还想考倒我?”

“嗨,我说你可算是正常一点了,怎么着了呀,是不是你家亲戚来闹事了?”我坏笑道,并且转脸向娅楠抛了个你懂得的表情。

蠢萌的你傻傻的回我了,“最近我家没什么客人来啊?”我憋得脸通红,心里那个着急啊,该怎么说出口呢,挠了挠头心一横,说:“就是大姨妈呗!”

是啊,我脱口而出你也果断出拳要“杀人灭口”,我立马跪地求饶,“女侠饶命,您可是流血流一个星期都不死的战士,我可打不过!手下留情啊手下留情……”

你很不情愿的收手了,且书回正传淡淡地问我,“我和小伙伴们都去爬山了,你要去吗?”我读懂了你的眼神你是希望我也能去的。可遗憾的是,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为什么要说不去呢!(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唾弃自己) 事到如今仔细回想起来,应该错在我对于大海的过分执着。

你收到我眼神的犹豫不决,你也懂得了我的心思,我低头说道:“我去看海吧……你去爬山的时候注意安全,小心台阶磕绊,遇到下雨天刮风什么的尽量穿雨衣,累了就多休息会儿,保存好体力,路上别饿着,该吃吃该喝喝……”

我喋喋不休地说着这个说着那个,你的耐心也随着我的废话一点点消磨,你按捺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你猛地转头起身离去,残留下一个酷酷的背影。洁净的体恤有个靠近颈部的logo,宣告着是谁的愤然离去,可是logo恰巧被你齐肩的秀发遮住。

我匆匆忙忙跟上去,飞快地下了楼梯,跟着你一直朝着超市的方向走去。进了超市门口,可算是跟你搭上话了。我边走边跟你说,“娅楠,你别生气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去看看大海,我保证我这次看完大海之后,就算你要爬珠穆朗玛峰我也陪你去。”

你突然停下脚步,瞪大了眼睛,看着一个说了句傻傻誓言的愣小子,我记得那个眼神。它是生气的、迟疑的、却那么坚定的相信我说的话。“好啊,我就信你一回儿,别说废话了,这个是你要买的泡面,知道你不吃辣的,给你拿最老土的红烧牛肉面。”话没说完,三四桶泡面就扔在购物车里了。三步并作两步走的粉红色少女在各个货架之间来回穿梭,风卷残云一般在超市里扫货的你,貌似能忘掉一切烦恼,远远看去像极了一位超级买手。(而如今事实证明,你确实是一名买手,买手成为了你的职业。我也陪你爬N多的大山。)

不一会儿,在这场快节奏的购物“战争”中,你撂倒了我的钱包。我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跟在你后面回了画室,一进门就被魏然他们几个饿死鬼托生的给瓜分了,还好剩下点东西够我行程中吃的。我没好气地说着,“我说魏然啊,你小子也忒嘴馋了吧,我这刚买了点东西就被你们三分天下了,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讲不讲八荣八耻了?你们是不是就敢欺负我啊,我留给娅楠的那份你们怎么不动啊?”

“哎,哥呀,是我们的不对,下次我请你。毕竟那是你女神,我们招惹你没事,但要是惹了你女神,一是你肯定不会放过我们哥几个,二是娅楠那火爆脾气你还不知道吗,谁敢啊?”魏然一副贱贱的嘴脸,真是拿他没办法,理儿全让他占去了。

跟魏然贫完嘴,我坐到娅楠傍边的小板凳上,你正在低头收拾画笔和颜料,看样子今天是要早点回家了。在最后一幅作业上签好了你的名字。背起小书包拎着购物袋,对我说:“阿书,走吧……”出了画室门口就能感觉到闷热难耐的烦躁天气,下楼的时候,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显得有一些尴尬。

“嗯,要不要我骑车载你回家?”

在我说完这句话后,我没想到会把后面发生的事情记这么多年,没有忘掉这件事情是多么痛苦的。可我从没有后悔过,娅楠,你还记得吗?

公园大道两侧的法桐树在那天后被修整,街道的路灯换了新的, 而如今,却早已不是当年的摸样。

某年夏日的湖畔

未完待续……(新人初来乍到,隔了很久又接着写写那些故事,文章前半段写于大概5个月前。嘿嘿,(づ ●─● )づ)

(文中图片,出自本人渣渣像素手机,最后这图是一部古老的小米1S拍的,尽力啦……)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