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脸红到今天的男团还有谁

Sir今天这篇推送有年龄限制。

你看过这个画面吗:

你为他俩哭过吗:

你家里能翻出这样一个奇怪的东东吗:

你又幻想过长大之后能驾驶它吗:

如果以上答案都是肯定。

恭喜,今天这篇就是为你准备的。

都是否定?

特别恭喜,因为你还年轻。

现在入坑,还不算晚。

《泽塔奥特曼》

新生代奥特曼惊喜之作。

情怀的力量有多恐怖?

刚开播就占领日本热搜第一,豆瓣冲上9.1。

但它火爆,绝不只靠情怀。

20年前的奥特曼和今天的奥特曼有啥不同?

刚开始,Sir觉得几乎也差不多。

怪兽出场,群演疏散。

超人出场,帅气pose。

意思意思打两拳。

叮咚,叮咚,叮咚……

没电了。

撒点鸡汤,加油打气。

使出绝招K.O.

就这?

当然不。

实际上,奥特曼从60年代诞生后,一直都在持续推出新作。

只不过作为全球最火热的IP之一,后续发展因时代进化而逐渐式微,几乎一度被淡忘。

《泽塔奥特曼》是新生代奥特曼中的代表之作。

制作、经费、细节,全方位肉眼可见的升级。

不少80、90后,在弹幕洒泪。

不少镜头,竟然让Sir这样的老人也激动了一把。

先说打斗。

各种炫目的特效持续高潮。

眼看快打不过了,泽塔定了定神,好像在酝酿什么。

手一挥,头一摇……

卧槽。

使出一招——

回旋风火轮の闪电双节棍

没完。

怪兽这边也不好惹,怒了。

原地蓄力,发招——

这特效,差点把Sir闪瞎了。

这是奥特曼,你敢信?

当然,这些画面在科技发达的当下算不上什么。

真正的心思,都藏在细节里。

新生代奥特曼最突出的特点——更有“人味”了。

从2015年的艾克斯奥特曼开始,剧集就为奥特曼赋予了说话的能力。

《泽塔》延续了这一设定。

于是,你能看到奥特曼本体,与人类主角一边战斗,一边相互吐槽的互动。

更用心的是,这个特点也被悄然融合在打斗中。

一个让Sir惊讶的细节。

泽塔刚出场,打斗风格还是正常的搏斗,没有太多招式展现。

而当他与遥辉合体后。

第一个动作,就是一套跆拳道连招。

为什么是跆拳道?

剧照透露了,主角遥辉是练过的。

这样的设计,将原本机械的打斗提升了一个层次。

让剧情更加丰满,两人的命运既相互联结,又彼此独立。

同样升级的。

还有镜头运用的质感

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但它的存在会不自觉让你觉得……

奥特曼似乎……变高级了?

Sir简单拿几处亮点说说。

有些镜头是为塑造人设的。

赛文加出场。

都知道,赛文加像是地球战队的吉祥物,作为地球最先进的巨型武器之一,它虽然强大。

但也有致命缺点。

体型笨重,动作迟缓,而且每次只能战斗一。分。钟。

这也让它成为一个打酱油的呆萌存在。

就算是打酱油的角色,剧组也花足心思。

比如,硬件的更新换代。

改进后的赛文加,可以换电池了!

而且,每块电池提供的战斗时间足足扩充到……两!分!钟!

别笑。

对它的出现,可是给足了排面。

从天而降时,给出眼神特写:

灯亮,皱眉。

进入了“我生气了谁也别惹我”的战斗状态。

不过,一边降落还一边不忘用大喇叭喊着:

“赛文加降落,请注意避让……”

三两个镜头,就把赛文加厚厚的机甲下,那个呆萌却又暖心的形象刻画好了。

高级不?

还有些镜头,是提加强战斗沉浸感的。

Sir印象最深,一个高速移动的伪长镜头。

怪兽和超人扭成一团冲进一座大厦。

镜头跟随两者穿过建筑内部,从微观的办公室,到整栋大厦爆破,最后冲上天空。

一气呵成,临场感十足。

类似的画面几乎贯穿着打斗中的每个动作。

一个落地,震起满屏的瓦砾;

一个挥拳,机甲摩擦出火光四溅。

能看出,剧组在努力精进着这一古老IP的表现力。

的确。

《奥特曼》就算制作得再怎么炸裂,它始终是面向儿童的作品。

而且在当下00后的眼中,更像是上个时代留下来的古董。

人穿着道具服在一堆模型里跑来跑去,和现代CG狂拽酷炫的特效片相比……

也太土了。

Sir看《泽塔奥特曼》大多也因为情怀。

但这情怀并非浅显的怀念。

而是从它的各种用心中,Sir看到了真正的传承。

特摄片所特有的,古朴的工匠精神。

“特摄”原义是一种特效技术。

采用模型、银幕合成等特殊技术来制作出现实中不存在或不可能存在的事物,但又是在依托现实场景之上的。

如果说动漫是二次元的,那特摄就是 2.5 次元的。

1954年,日本第一部怪兽特摄电影《哥斯拉》上映,在那之后很长时间,欧美电影界开始流行皮套和等比例模型拍摄,比如1993年斯皮尔伯格执导的科幻冒险电影《侏罗纪公园》。

在日本,以1966年圆谷英二执导的《奥特曼》系列、1973年竹本弘一执导的《假面骑士》系列为代表,特摄片在日本影迷心中具有不可动摇的地位,也是日本重要的文化输出。

而在中国,香港电影导演徐克执导的《青蛇》、监制的《倩女幽魂》都运用了不少特摄片的技术。

一开始,特摄片只是技术没跟上的权宜之计。

后来越来越多的影人加入,用有限的技术、人力、物力去尽可能还原自己心中的科幻世界。

你们可能看过这个动图:

早期奥特曼的拍摄现场。

没有特效,没有高科技辅助,纯手工营造“大片感”。

此外,拍摄前剧组还要准备各种精细的微缩模型。

让背景看起来足够逼真。

简陋的设施并没有把创作者们逼退。

反而激发他们的创作欲和钻研精神。

一个变身场景,反复打磨。

拿人气非常高的赛文奥特曼来说,怎么拍出让眼睛发光的效果?

答案:把烟火放在有钉子的板上来回打转。

剧组进行了多种尝试,耐心地去完成细致的作业,才有了几个可以用的画面。

这就是1967的“特效”:

这是1972年 ,艾斯变身,难度不止翻倍。

△ 这个跟头也是服气的

当时的特摄创作者,心中都只有一个理想:

把这世界上最不可能存在的东西,最真实地还原在你面前。

无论耗费多少人力、时间。

比如对怪兽的设计。

千奇百怪,但都遵循一个神圣的原则。

“怪兽设计三原则”:

1必须融入独创性;2拒绝三头六臂式的畸形化;3 拒绝满身疮痍、血迹斑斑、让人感到不适的形象。

怪兽的形象由专业出身的美术家来做设计,结合古希腊、古埃及等艺术文化,把生物、绘画、物质等融合再重构。

所以,这些怪兽不仅是代表邪恶的想象力结合。

它们更是融合艺术、宗教、历史的符号。

——指代这个世界更神秘的另一面。

这样的“较真”,常常导致预算不够。

在拍摄赛文奥特曼的时候,用了六个月的准备时间,让原本宽裕的预算变得紧迫。

到了配乐,预算没了,怎么办呢?

为了烘托壮大的宇宙观,导演还是要坚持40人的管弦乐队。

没有那么多预算,只能雇佣一天。

于是,在一天的时间里,就录完了整整 26 集所有的配乐,一共 70 多首曲子。

作曲家冬木透回忆,当时自己就在录音室,他们录音的同时,他就在隔壁房间谱曲(简直音乐界版的“飞纸仔”)。

作品是赶出来的作品,但质量一点不含糊。很多曲子都被沿用下来,成为经典。

这,是无数影人在背后,孜孜不倦的用心付出、精心打磨。

即使写着“儿童片”,即使是拍给小孩子的,但无论是技术上、内容上都不会有任何的敷衍和轻视。

奥特曼形象的创造者——日本著名雕刻家、艺术家成田亨在 36 岁时创造出了初代奥特曼的形象。

他的妻子在采访中回忆起他的原话:“正因为是给孩子看的,所以很重要。”

一群较真的大人们,在这个冷冰冰的世界里,守护着孩子们发烫的梦想。

而每一个孩子的着迷,也让这些大人们得以继续自己的梦想。

这是独属于那个时代的幸运。

尽管这样的情怀无法复刻。

但到今天。

主题曲一响,那副塑料战衣一出现。

你还是能感受到它的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