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的小繁星

1992年11月6 日,我出生在太行山下的一个小山村。跟我同一天出生的还有中国女演员杨紫。何曾想到几年后,我会看着杨紫的《家有儿女》长大,何等庆幸。

2003年,我11岁,四年级。我家当时依旧住在我出生的那个毛坯房子中,那是我特殊的记忆,承载了我的整个童年。那里有父母和奶奶每天喋喋不休的争吵;那里有外边下大雨里边下小雨的破落;那里有室外下场雨,室内就像泥泞马路的潮湿地面。但是,那里也承载了我童年的欢乐时光。

2020年1月24日拍摄

那时候的我们,有着农耕文明最优秀的传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父母除了种地还养了一批兔子。作为小孩儿的我们,有着自己的执着,我们每天放了学先趴在屋顶上写作业,写完后或是去田地给小兔子弄草或是去山上捡柴,一片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场景。

站在低处趴在高处写作业

那时候的周六日,我们全天都会在山上翻石头,捉蝎子,那可是童年的我们唯一的经济来源呀,那时候感觉自己挣钱自己花的感觉真棒,那是我们人生中独立自主的第一步。

那时的我们,因为不断的翻石头,手指头肚总是被磨的又硬又锃亮,那不是伤痕,那是我们曾经知道的唯一实现梦想的方式呀!

捉蝎子的山头
捉蝎子的山头

一代篮球巨星科比在他的演讲里曾说过“那些你早起的时光,那些你努力工作熬夜的时光,那些你太累了不想再努力但仍然选择那样做的时光。那才是梦想。That is actually the dream.”

我想说,我们为了实现自己童年时代的财务自由,那些在夏季正午毒辣的太阳下,翻越的一个又一个山头,掀起的一块又一块石头才是我们那个时代的梦想,是独属于我们那个时代的烙印。

石缝中的树

那时候的我们为什么这么努力,不怕累,不怕太阳晒,因为我们那可怜的自尊呀,我们不想因为跟父母要一毛钱买个冰棍都被骂,父母给自己出钱读书已经很不错了,也深知他们挣钱生活的的不易,哪敢再手心朝上要钱。

电视剧鸡毛飞上天中的陈江河对放弃生意倒卖批文的陈三林说的一席话,令人深思。他说:“不是自己通过辛苦赚来的钱,花起来能踏实吗?”我们何尝不是通过自己的辛苦来赚钱的呢,我们又何尝不是那颗石缝中的树呢。相较于生活在肥沃土壤中的树木,石缝中的树有着更发达的根系。生活在贫瘠土壤中的树木用乐观的态度千方百计的使自己的根系更发达,倘若把他们移入肥沃的土壤中,若干年后,我们看到的将是一整片森林。

诚品书店的创办人吴清友曾说自己有着无可救药的乐观,这也是支撑他解决所有问题的答案。同样, 那个时候的我们,有着像石缝中的树一样无与伦比的乐观,这才是我们曾经实现梦想方式的底层逻辑。

2020年,毕业工作已经五个年头。这五年有过一往无前的野心,却被现实打的节节败退,成为了那个被磨平的棱角。《奇葩说》马东说过,人生的底色是悲凉的。我认同,但是他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自己生活的凄惨的时候,才想到了人生底色的悲凉。既然人生底色是悲凉的,我们何不乐观一些,用乐观驱逐悲凉,给我们一个实现梦想的理由呢。没有乐观做基础,怎能筑起梦想的高楼?

我们应该像小时候一样,在实现自己梦想的时候,不管路途多坎坷,自己都要乐观的坚持下去,这样才能一往无前,生长出整片森林。

那些我们不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累的曾经,才是我们真正的人生。每个人生都是多维的,我们要选择最乐观、最接近自己的梦想、最能体现自己人生价值那一个维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