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之路:从一个重灾区“逃”到另一个重灾区,我都经历了什么?

1月16号,抢了一张1月31号的从广州中转到深圳的无座返程票。

1月28号,突然收到信息,抢到了1月30号直达深圳的硬卧,喜出望外。

刚好二娘家的哥也是30号的票,于是决定到时一起搭车去火车站。

不曾想,当天晚上收到公司延迟到2月10日开工的消息,才明白应该是捡的别人退的票。

1月29号,把2张票都退了,却没买到有座的票,先买了一张2月8号无座的。同时,手机上继续抢着其他的票。

2月4号,又收到信息,抢到了2月7号的硬座。

2月6号,找到跑车的大哥,商量帮送火车站的事。结果被告知:

现在各处都封路了,车开不出去。说1月29日趁夜送另一个人去火车站都兜了几圈,3个多小时才到。现在就更不行了,村村封路设卡。

向公司说明情况,公司领导提示,联系村官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找村官,村官说:

听上面说了一下通行证的事,还没开始弄,我明天给你问问情况。

形式越来越严峻,至2月4号开始,全县城村都已实行了封闭式管理。每2天,可派一名固定家庭成员外出采购生活物资,且外出超过4小时,要居家隔离14天。

2月7号,村官到我家,说:

拿身份证,到大队里量体温开个证明,再到乡政府盖章。

2月8号,吃过早饭便与弟弟便骑车过去村委会。结果大路设卡,小路被堵,几经周折来到村委会,却被告知说要到乡政府去办,只给了一个外出采购的通行证。

离开村委会便直奔乡政府,没走多远,遇到前面有疫情村,被劝返,建议走县道绕到乡政府。

经过乡人民医院时,道路再次被堵。无奈,只得下车,推车从旁边路沟绕过去。

好不容易来到乡政府,却被告知说

模板都下发到各行政村了,只有行政村才能开。

天色灰蒙,寒风萧瑟,被踢了皮球我们,一路什么话也没有。

2月9号,弟弟已不再愿意同我出去,我一个人再次骑车去村委会。在过卡时,相关人员不肯放行,经我软磨硬泡,还是放我过去了。

工作人员:怎么又是你?2天才能出去一趟,赶紧回去。

我:我们公司10号复工,我车票明天的,我要去办通行证,昨天没办好。

工作人员:不用去,现在这么严,去了也办不了。

我:我再去试试,不行的话,我就把票先退了。

工作人员:你不信就去吧,不要乱跑呀,2个小时内回来。

果然,被卡点人员说中了,不给办:

我们这没有给任何人开过外出证明,现在这么严。有些人是走掉了,但是有好些人在那边工厂一直不开工,没着落,都还在往家里赶呢。你自己走,你能走掉你就走,走了就别回来,再回来咱们这就不接收了......

从村委会出来,像斗败的公鸡,又像热锅上的蚂蚁,垂头丧气,干着急没有办法。于是只得把2月10日的票退了,却保留了12号的票,保留了那一丝丝不甘。

2月10号,打听村里的另外一个大哥,早几天曾开车送一别人到县里看病,当时也兜了几圈没有出去,后来到行政村拿身份证和驾驶证开了个证明才被允许到了县城。

于是找了跑车大哥说了此事,跑车大哥去了却被告知:

可以给你办,也可以放行,但回来要居家隔离14天。

这条路彻底断了,实在没别的办法了。我有一个老家到深圳的拼车群,只能寄最后的希望于和别人拼车去深圳了。这无异于听天由命,哪有那么容易,一连几天无果,我是彻底地绝望了。

2月12号,同村的一位大哥,收到公司要求复工的通知,找到我,问如何办的通行证。最终折腾了一天,办了通行证,就是我花了2天没办下来的外出证明,看来这一块有所放松,心中一喜。

但是怎么去火车站呢,听说他其他兄弟几个包括他女婿都有车,都没有人愿意送,都怕被隔离。他也真是拼了,说晚上骑自行车去(一两百里地,电动车根本骑不到,摩托车又没有加油的地),到时自行车扔了不要了。

只要有办法去到火车站,一切都好说。姐姐听说后,说她有个办法,问我:

你看看县火车站有没有到你们的车,我认识一下垃圾车的司机,那车去县里,只有那车没人拉,看看他能不能帮忙把你捎到县火车站。

垃圾车,网图侵删

我说有,要转车。当天,姐姐跟人家说好了,说14号人员人家会收垃圾桶到县里,我便买了14号从杭州中转到深圳的高铁。

2月13号,为了保险起见,我让公司给开了复工证明。我拿着公司复工证明,到村委会开了外出证明。

2月14号,淅淅沥沥下起了下雨。垃圾车司机大哥人好,接到行政村入口。一上车,便要我穿上环卫工人的工作服,并要我取下眼镜,把帽子戴上,果然一路“绿灯”,顺利到了火车站。

诺大的火车站广场,没有一个人。取完票,量完体温来到候车室,也没有多少人且坐得相对分散,各自玩各自的手机,少有人交谈。

候车期间,姐姐打来电话,说司机哥打电话过来,问能不能走掉,走不掉的话,再把我捎回去。好人呀,多么淳朴的司机大哥!

火车上人不是很多,大家都戴着口罩,少有人聊天,很安静。一直戴着口罩憋得很,隔一段时间,我就去洗手间把口罩取下来透一下气。当时就想,那些戴着口罩、护目镜,穿着防护服,一直在奋斗在前线争分夺秒抢救的医护人员、工作人员、志愿者是多么伟大和不容易呀,真的由衷地向他们致敬!

2月15号早晨,顺利到达深圳。量完体温,开始了7天的主动居家隔离。同事听了我返深经历,直呼,现实版的绝地大逃亡,从一个重灾区“逃”到另一个重灾区,精彩精彩,电影一样!

原以为,7天自我隔离完了,就可以顺利到岗。

2月21日,不曾想,有人上门来采集口腔黏液检查检查核苷酸和车次,把门上贴了封条。社区网格员及房东,每天电话及微信询问情况,并帮我买各种生活物质。同事,听说了后,又拿我开涮起来[/捂脸]:

时至今日,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虽然直到现在还没能到岗,还只能远程办公,但我却由衷地感谢老家和深圳这些人所做的努力和生命至上的态度,正是这些严格的防控措施,护佑了我们的生命安全,有效地阻止了疫情的持续蔓延。谢谢你们,向你们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