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 大雾

      六点起床时,外面黑乎乎一片,只有东北和东南方向有三家亮着灯,那是早起的少年又在学习了。

      吃早饭时,天微亮,东边没有往日出现的晨光,我在猜会不会起雾?暮秋的雨后一般都会起雾。饭后,天又亮了一些,我看到树梢像是浸泡在了牛奶里,草地像披上了纱衣,楼下东北拐角的三棵银杏树更加明显,它们鲜艳的黄色裹上了一片白色。真的起雾了。

    昨天的雨成就了今早的大雾。

    天越来越亮了,也看清楚了,所有树梢都是云雾缭绕,这一场雾一定不小。

    整装下楼,一探雾中秋景。小区里的树很多,不同的楼宇高低错落,不单是楼层,还有建筑位置也是高低不同,西边的楼比东边的高,我处在低洼处。这样看秋雾是没有效果的。顺着小路,我走到了最高处的凉亭,站在那里,几乎能看到小区的全貌。这时,小区全部浸在雾中了,微微摆动的树梢让树顶的雾时而浓重时而清淡。像有人在搅动一大杯有内容的牛奶,有韵味。不动的楼房,在白茫茫的一片中耸起,像仙境,天地无界,无所谓天,无所谓地,好似拉了一层又一层纱幕,轻轻的柔柔的,细腻腻软乎乎的,拂着花草树木和行走的人。此刻是看不见人的,只能听到清晰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那浮来浮去的模糊身影像跃动的仙人,转换着方向,隐去了踪迹,只留给我这看客无边的遐想。我独站在亭中,看百色秋景在雾中随风变换,时而南边雾浓了,那里便模糊一片,草和树尽失风采,只有高楼立与雾中,和雾一攀高下。时而南边雾淡了,鸡爪槭树慌慌张张地摇动它的红衫,哗哗哗几声,树叶一呼百应地落下,点缀了沉睡的草地,惊醒了草地上的露珠。杨树、银杏、海棠、金枝玉叶们都开始调皮起来,在风的挑逗下,互相碰撞,看吧,各色树叶便是蝴蝶展翅般飞落,落地的声音大了些,惊扰了喜鹊,它们喳喳地叫着飞起落在树,又一副流动的雾景图上镜了,那秋景,着实是妩媚无双了。

  雾是千变万化的,它每时每刻都有在变化着,一会儿分散,一会儿聚拢,一会儿徐徐上上升,一会儿滚滚向前。那变化莫测的千姿百态恐怕连最有才华的画家也不能一笔画成,作家更是不能用文字描绘出来吧!雾也调皮,时而挡住了我的视线,白茫茫一片,前面是什么,有什么,我都无从知道。让我陡地想到,人生便是如此,踏实认真地走好每一步,雾散之时,便是风景艳阳天。

  估计此刻,雾也给我化妆了,我感觉到自己也有变化,湿湿的细细的流动的空气似喷雾围绕着我,它们定是把我额前的黑发打湿,给我的睫毛挂满了小水珠。我伸手去摸,它却调皮地飞了起来,飞到我的脸上,沾到了我的头发上,飘到了我的身上,我感觉到了它,它却轻盈离去。

  雾不似雪那样壮观,也不像小雨那有看得见摸得着的绵柔。雾不打扮自己却打扮着别人,它身上没有一朵花,一道纹,也没有半丝芬芳,却能以自己本色弥漫天地,让这个城在那里神秘起来。

  过了很久,太阳慢慢渴望出来,轻纱般的晨雾开始流动、减退,它扯起盖住这个城市的白纱,转身一甩,把阳光放行,秋日的早晨清晰了,它自己慢慢隐去了。小孩子的嬉笑声渐渐清晰,晨练的人们多了起来。

      走在被雾浸了很久的院子里,到处都是湿湿的,空气是湿的,花草树木是湿的,就连所有的楼也像刚刷洗过的一样,透着清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