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错过喜欢的人,你就不觉得难过吗?

文|乔诗伟

十八路公交车的一生只有37个站,全程19.7公里。
它已经在这段路上跑了八年,明天,它就要退休到回收厂,经历零件拆除,主要金属回炉重造。
这大概就是一辆车的生老病死了吧,如此短暂。
就连十八路这个名字也要留给下一辆替换自己的公交车。

可越是转瞬即逝的东西,越是想要实现绚烂,哪怕精彩只有片刻。
人类管这种绚烂叫理想和梦想,无论如何,他们一生当中都会对其有一次竭尽全力的追逐。
有的人幸运,能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一辈子朝气蓬勃;有的人倒霉,失去人生所有的可能,一生浑浑噩噩。

十八路公交车厌倦了这日复一日的往返,它也想试着去寻找一些有意义,一些不是人为安排,而是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
它先取了个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名字,路十八。

时针指向6点整,路十八的日常生活开始了。
早晨那么清冷,城市还处在朦朦胧胧的白色之中,也分不清是霾还是雾。
驾驶路十八的老司机是个北方人,人很直爽,也很负责,会是最后一个陪着路十八的人。
现在,路十八从东方红首末站出发,到达每个站牌的时间顶多花费十分钟。
但它从那些人脸上不耐烦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一件事。
人类所有的焦虑和不开心都与等待有关。


这让路十八觉得有些好笑,不管是谁,难道还有什么事是不花时间和精力就能得到结果和答案的吗?
在它眼里,这些脆弱又骄傲的生物,是矛盾的集合体。他们从四面八方涌来,又在某个站牌下陆续离去,仿佛自己跟水面的浮萍似的,无着无落。
不过路十八对他们提到的家很感兴趣,他们形容家是港湾,安静又惬意,是修整自己疲惫身心的地方,这不就是它自己回到车站里的感受嘛。

所以路十八觉得人类在某些地方和自己是一样的。
比如人类不喜欢上班,他也不喜欢上路。
毕竟行驶的过程是很无聊的,每天都需要重复开门,等人上车,关门等人下车这些事情。
一路上还有不少汽车喜欢鸣笛。
它们随着驾驶员在路上喊着:
“他妈的,你是不是瞎了眼!”
“傻逼,看着点路!”
“王八蛋,你信不信我撞死你!”
路十八不喜欢这种戾气十足的世界,虽然它的方向盘上也有喇叭,但很少有鸣笛的机会,通常只有在出现紧急情况时才能使用。

时间临近傍晚,晚霞将整个城市笼罩起来,红红的火烧云很好看,人们又开始陆陆续续聚集在站牌下面。
有的人挤上了车,有的人只能等下一辆。
有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在座位上打电话吹着牛逼,嗓门奇大。
有个小孩因为妈妈没有买玩具,在座位上哭闹。
……
路十八觉得他们的声音比汽车喇叭声难听多了。

只是路十八已经在路上跑了十个钟头,但它是生活好像跟昨天前天都没有什么不同。
经历了一样的人群。
经历了一样的红绿灯。
那自己取了名字有什么意义,还不是跟往常一样要经过37个站,19.7公里。
明天它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它真的不想用十八路公交车的身份去过完自己的一生。
哪怕让自己在今天结束的前的行程比19.7公里多走0.1公里也可以啊!

可是驾驶着路十八的老司机,一站又一站的往前行驶着。
时间一点一点的减少。
他要去的终点站,也是它的人生终点。
这让路十八心情很复杂,失落的情绪中夹杂着遗憾与认命。
看来这千篇一律的一生,很快就能结束了呢。
就这样吧。路十八无奈地想着。

离到达公交车终点,还剩下两个站。
车里还有一位乘客,是个年轻小伙子。
就在十分钟前的火车南站,他同一个女孩说了告别。
那个女孩刚刚大学毕业,现在要回到自己的城市生活、工作打拼,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还要和别的男人结婚生子。
路十八从他的失魂落魄里可以看出,他很难过。

他肯定很喜欢那个女孩吧,他肯定还有什么话没有跟那个女生说吧。
看来人类所有的难过和悲伤也总与另一个人有关。
只是他为什么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呢?
难道就这样错过一个喜欢的人,就不会觉得遗憾吗?

这八年来,路十八见过许许多多离别的乘客。
其中有期待分别后下次还能见面的人。
其中有恶语相向再也不想相见的人。
这个小伙子明显就是前者,只是今天过后,他们可能再也没有什么机会遇见了。
世间的阴差阳错实在是太多了,很多时候的一个选择,一点犹豫,错过就是一生。
路十八的车灯突然一亮,它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要不我来帮帮他吧。

这时候,驾驶路十八的司机突然发现公交车不再受自己控制。
它在自己驾驶自己。冒出这个念头的司机有些惊恐,拼了命的去按刹车也不管用。
路十八可不管这些,反正明天都要消失了,有什么好怕的。
它在路上掉了个头,然后加足了油门往火车南站行驶。

怎么回事?那个小伙子也注意到了反常。
司机心惊胆战的说:“不是我,是公交车失去控制了,它自己在动。”
两个人在车上有些害怕,开始拿出手机打报警电话。
而路十八越往相反的方向跑,越开心。
这是它第一次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一件事情,它现在满脑子想的是要把这个年轻人送到火车站。
一分钟。
两分钟。
……
十分钟,火车南站到了。
那么多的人在外边,那个女孩呢?她在哪里?怎么让她注意到这边。
一会火车要是进站,那路十八这事就功亏一篑了。

紧急情况,对,这就是紧急情况。
路十八开始用自己的喇叭疯狂鸣笛了。
嘟!嘟!嘟!嘟!嘟!
人群很快注意到了停在路边的路十八,大骂司机有毛病。
见围起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路十八停止了鸣笛,它将车门打开了,司机和小伙子赶紧跑下车。
它并没有担心过一会就有专门的拖车来把自己带走,它的注意力全在那个小伙子身上。
有个女孩从人群里挤出来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又回来了?”
小伙子支支吾吾了半天,突然一把抱住女孩,他跟她表白说:“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女孩一愣,然后用手掐小伙子腰上的肉:“让你不早点说!让你不早点说!”
在这川流不息里的人海里,两个人开始大笑,又开始抱头痛哭。
只差一点他们就要成为遗憾,只差一点他们就要天各一方。
不过他们又有了见面的理由,故事可以继续下去了。
真好。被拖车带走的路十八开心的想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