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一寸短 回忆一寸长

光阴一寸短,回忆一丈长,昨天跟爸爸上山打虫,看到我爷爷 生前种下的桂味,参天蔽日,盘虬卧龙,一时回忆涌起。我爷爷不仅精明,从来没有上过学,打小跑圩镇,见到人家用算盘,他自学了用小石子摆弄也能计数。还精通各种中介之术,生意之道,一块农田只要他看上一眼立马就能判断出利弊,还可以根据坡地地势种植不同品种的荔枝树。就算人生最末几年因中风卧床不起,依然指导我爸爸囤装荔枝的竹萝,泡沫箱等物品使我爸爸赚到一些小钱。爷爷还很有远见的人,六个孩子,他打小就做好职业规划,我大伯学木工,我爸爸学泥水工,三叔五姑成绩好,读到高中走仕途,四叔头脑灵活胆子大,经商,六叔是幺子,最得爷爷奶奶宠爱,他的三个孩子全部不要沾手,都是爷爷奶奶带大,却兜兜转转做过酿酒,刨土烟丝,泥水匠,养猪……换成现在,估计我家都是技校生[捂脸][捂脸]今晚妈妈问我,还记得爷爷挖坑种树的情景吗?怎么会忘的了?如今的荔枝林,几十年前都是荒山野岭或者种植花生番薯的坡地,种植荔枝之初,需要人力开荒挖坑,爷爷带领家里几个主要劳动力天天在山上奋战,光着膀子赤着脚,那汗珠顺着黝黑的后背溜溜的往下滑,溜到裤头处倒像汨汨的溪水。迎着毒辣的日光,挥舞着锄头,满怀希望的挖出一个个一平方大小的坑,一排排的坑像一个个嗷嗷待哺的小孩儿。全部挖好之后再统一种植树苗,填上基地肥,再小心种下果苗,那一棵棵小树苗也是爷爷到处走遍四周的村庄花高价买来的。只可惜那时的相机 没有现在的普及,如果有可能,我愿意拍下你的每一个音容笑貌,喜怒哀乐。爷爷,天堂里的你,一定看到今天的硕果累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