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天道》:“圈子”不同,不必强融!

文|张涔汐

前段时间,涔汐写了一篇:<《天道》揭开:“穷人”的逆袭,得扒这5层皮>的文章,引发了很多的读者的共鸣。

关于《天道》这部启迪人心的作品,涔汐已经写了不少剖析的文章,后来特意做了一个专辑,汐粉们可以点击专辑直接查看历史系列文章了。

对于《天道》这部剧,很多读者让涔汐继续深扒,还想通过涔汐的文字,拔高自己的认知。

今天,涔汐就从“圈层”的角度来谈谈《天道》这部剧。

很多人都想通过认识高人,抱上高人的大腿来实现人生逆袭之路,但是这条路到底有多难?

接下来我们开始分析:

01

你跟人家不是一种人,凭什么跟人家成为朋友?

肖亚文是丁元英德国私募基金的助理,法学专业毕业,有着留学经历,跟随着丁元英1年的时间,在股市上创造了奇迹。

但是,当丁元英决定解散私募基金,让肖亚文安排一个清净地方的时候,肖亚文找到芮晓丹,想将丁元英安排在古城。

芮晓丹了解情况之后,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你让我安排住处,是想私募基金解散之后,还能跟他保持联系,慢慢成为朋友?

肖亚文回答:

朋友?不可能,认识、熟人,够得上说话就已经很不错了,咱们跟人家不是一种人,凭什么跟人家成为朋友?

我非常钦佩肖亚文的一个优点:

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虽然给丁元英当了1年的助理,见过大钱,但没有得意的忘乎所以,她记住自己就只是一个打工者。

现实生活中,却有很多人把所有认识的人都当成自己的人脉,当成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圈层。

几年前,我身边一个朋友总是吹牛说,手机里有某个知名上市老总的电话,我说:你打一个电话,让他办事儿吧。

他立刻就歇菜了。

打工者有打工者的圈层,老板有老板的圈层。不能因为给高人打工,就把自己看成了高人,就想融进高层的圈子。

02

别人对你的尊重,是因为别人优秀,而不是你优秀

芮晓丹去北京找韩楚风,调查丁元英的时候,提前跟肖亚文通过电话了。

本来肖亚文已经到火车站去接芮晓丹了,但是在火车站远远的看到了韩楚风,立刻躲了起来,然后回公司上班了。

事后,肖亚文解释了这个事儿:

你的面子太大了,我如果硬是往上凑就太不知趣了,悄儿没声回来上班吧。要是连这点儿眼神都没有,早就饿死了。

韩楚风接你的规格会很高,而你觉得自己值这个规格,那你就错了,值这个规格的不是你,而是丁元英。

那个圈子,不是你给人家过筛子,而是人家给你过筛子。本来你还有点儿自信,经他们一关怀,也就被摧残的差不多了。

说来说去,不是那个圈层的人。

在圆桌派,窦文涛有一次提到,他曾经进入那些富豪圈子,他也跟着这些人消费,过两天生活压力太大,受不了了,后来他总结了一句:

咱们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别硬往上凑。

03

圈子的背后是共同的文化底蕴、思想高度。

芮晓丹摆了一个鸿门宴,本来是想羞辱丁元英一番,于是请了所里的3个有文化的同事。

我们再来看看这个酒桌上的人,农民身份冯世杰,三个所里的文化人,饭店老板欧阳雪,再加上芮晓丹,先每人轮番给丁元英敬一杯酒,接着三个所里人出了一个馊主意,一人来一个打油诗。

其实就是想见丁元英出丑。

当丁元英把诗说出来的时候,所里的三个人知趣的赔礼道歉,走人了。

很多人看不明白为什么?因为这三个人明白了,自己跟丁元英根本不是一个文化等级,思想高度的人。

临走的时候,对芮小丹说:我若要有你这样的朋友,我不会那样羞辱他的。

我们再来看看冯世杰,他故意在叶晓明的店里,找丁元英的茬:你说唱片的穆特小提琴为什么拉得不好?

丁元英来了一段:穆特、海飞兹、佛雷德里曼的对比。

在后来,冯世杰退股后,还专门道歉:

丁哥,有件事儿我需要跟你道歉,你还记得我那次对丁哥特别的不礼貌,我当时是故意的,我是想跟你接上茬,拉拉关系,然后再请你吃顿饭套套近乎, 这事儿我想起来,我一直觉得是在欺骗。

其实,最开始冯世杰的那点儿心思,谁都看明白了,只是没有明说罢了。

我们再来看看,如果没有芮小丹想给王庙村扶贫这个愿望,丁元英会跟欧阳雪、冯世杰等古城王庙村的其他人扯上关系吗?

根本不可能!

冯世杰也说过:丁先生那种人,岂能是我们这样的人够得着的呢?

事实上,即便最后丁元英加入了扶贫计划的队伍中,但是王庙村的3个人,也没有跟丁元英有更深刻的交集。

因为不是一个文化、思想高度的人。

04

圈子的背后,是实力相当。

我们把经常打交道的人群,或者遇到困难求助随时可以得到帮助的人群,定位一个圈子。就好比,欧阳雪有困难随时可以找到芮晓丹一样。

而放在手机里八百年不联系一次,或者有困难求助人家懒得搭理的人,根本就不算一个圈子。

我们看看《天道》中的几个圈层:

1、顶尖精英分子:丁元英、韩楚风、德国的华人企业家朋友;

2、小老板、高级白领:芮晓丹、欧阳雪、肖亚文 ;

3、小商小贩:冯世杰、叶晓明、刘冰;

4、底层人士:王庙村的农户。

这4个圈层也跟我们现实中的圈层一一对应,如果芮晓丹和丁元英之间没有情侣的关系,这4个圈层之间不会有太多的交集。

肖亚文还是当自己的白领,冯世杰还是当自己的小商贩、欧阳雪还是好好开自己的饭馆,丁元英还是跟韩楚风论道。

用肖亚文的话说:能跟他们说话,都够不着。

但是,我们再来看看,当芮小丹跟丁元英成为情侣的时候,欧阳雪和肖亚文作为芮小丹的2个娘家好友也跟着升级了。

肖亚文成为格律诗的掌门人后,给韩楚风送车的时候,韩楚风带着诧异的眼光问:亚文,你现在又叫大哥(丁元英),又说公司,你这话里有东西啊。

肖亚文说:跟着丁总混了2年,刚好赶上了一个机会,就涨级了。

其实,这个时候以肖亚文的身份,不再是给人打工的白领,而是商界的女企业家的身份。

说白了,此时以肖亚文的实力和身份,可以进入精英圈层了。

涔汐并非贬低某个圈层,只是揭开了赤裸裸的现实。

想进入一个圈层,本质还是得先掂量自己的实力和分量,一个圈子里的其他成员没有那么傻,你想进来就能进来?你想让我帮你,我就帮你,我需要先问问凭什么?

这个凭什么就是你的实力和价值。

现实生活中,若真遇到像丁元英这样的高人,底层的人抱上他的大腿的可能性太小了,小到几乎为零。

就像现实中《欢乐颂》中的安迪,根本不可能跟邱莹莹成为朋友一样的道理。

说到本质,要想突破圈层,还是靠自己,实力到了那个位置,自然就到了那个圈层。

刘冰曾经乞求丁元英说:希望丁哥,给我一个机会。

丁元英回答:只有你行了,你才有机会!

张涔汐:头发虽长,见识不短;眼光虽毒,嘴巴不毒,以犀利的文笔,让你的认知突围。畅销书《你的努力,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