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第一场

清晨醒来还是寥寥雪花飘落,睁大眼睛瞅了好久方见一粒飞过。未曾想这会,已作鹅毛状,这第一场,瞬间要将你征服!我想说,就应该是这样的,霸道一点,无理一些,因为你是北方的雪,烟台的雪,没有理由不展现你的气势。

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飞雪和黑夜更有傲然的资本,让这世间按自己的意志归于一色,蛮不讲理的,不需要解释的,这种感觉,是种享受。永不愿用乖巧轻灵之类的字眼儿去描叙你,仿佛是一种污辱,就像说一个男人温柔,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换作称之为娘。

这个冬季的处子雪,竟是如此飞扬,仿佛初出茅庐的锐气逼人,可贵的是更兼有一种大气的温和,无所不包,折服,从心底的。喜欢这种感觉,深深地。

雪与风,绝好的搭档,更是彰显飞雪的特质,雪中起舞,也就多了一分狂野。凌乱了头发,吹开了衣襟,也释然了胆魄,风吹雪舞,大步向前。

雪中梅,雪中情,又是怎么样一种君王气!牡丹雍容华贵是种盛世大气,我愿身体每个细胞浸透这种华丽,却要将灵魂寄托在雪中梅上,寻求那冰寒与痴狂下的宁静,心灵的慰藉。管他谁更白谁更香,总之是绝配。

漫天飞雪,吹响这雪梅的序曲,旷野中静静地守候着,等待梅绽的瞬间。即便花开彼岸,也要深深望一眼,无憾。一片雪花飘进窗来,融成梅的模样,轻轻告诉我,梅,真的不远了。谢谢你,这冬日的第一场雪,带来的好消息。


                               2011年11月23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古诗看雪 ——今天的雪走不进昨天的梦 等待着的2018年漫天大雪,零零落落地飘了下来,顿时刷满了手机的屏,疯...
    套马地汉纸阅读 275评论 0 1
  • 九月,我想去上海看一看企鹅名人赛,充满仪式感地亲手将那关于篮球的青春埋葬。 2006年夏天,天神下凡的德恩韦德带着...
    当年热血阅读 357评论 0 4
  • 用惯了兰蔻,但带着不方便,于是就带了一罐郁美净;住惯了五星级酒店,简直受不了这种培训班的住宿条件,而且吃的简直就是...
    高乐鱼阅读 182评论 0 0
  • 第一首—— 《诗经·唐风·葛生》之:百岁之后,归於其居!百岁之后,归於其室! 葛生 ——诗经·唐风 葛生蒙楚,蔹蔓...
    飞在水中的马阅读 2,392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