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大舅

总觉来日方长,来日并不方长;总觉亲人就在眼前,可以疏忽淡远,可是悠忽间,亲人已走远。

我亲爱的大舅啊,您走得那样匆忙,好遗憾上次回老家没去看您。总以为以后还有时间,可是再也没有机会再看您一眼。任眼泪无声滑落,儿时往事历历如在眼前……

想起儿时您对我们姊妹的好啊,想起您每次拿笔认真给我推算。想起您家对面那条小河,您捞起鱼虾欢笑了我的童年;想起您门前那座池塘,它漂呀漂呀,漂来我童年的记忆,漂来我的快乐和忧伤;想起您砍来后山的松糖,熬呀熬呀熬出一锅蜜甜;想起您那支细细的小楷笔,儒家之风流淌在指端。

想起您老屋那头耕牛,它嚼呀嚼呀嚼不完的稻草,还有那噙满泪水的眼。您就像那头老牛啊,俯首劳碌几多艰难。

您就这样匆忙的离去,是否还牵挂已失明的舅妈?您走在冬日暖阳里,那是上天对您的安排。您对面的青山不语,您门前的小河长流。您是和我的姥姥姥爷相聚,期待来世的轮回。

大舅啊,大舅,对不起,请您原谅,我没有看您最后一眼。眼泪静悄悄的流,就让这冬日的阳光,带去我对您的思念,期待来生您不要那么辛苦,期待来生您还做我的大舅。

模糊的视线里,仿佛看见您蹒跚的脚步,走在屋后的山岗,擓着半框自己打捞炕过的白鱼和红虾,去赶集换来零散的小钱。看见您八十多岁的双手,依然在为您和失明的舅妈,在灶台上下忙碌。您怕麻烦自己的儿女呀,凡事总要自己承担。

今天您就要走了,永远离开您的儿女,离开你生活了八十多年的家,在这冬日的阳光里,走向你家对面的山岗。你再睁开眼看看吧,看看您的亲人,看看您放不下的舅妈。

在这遥远的南方,遥祝您来世安康。我仿佛听见松涛阵阵,我看见松枝上挂满松糖;我仿佛听见,姥姥在声声向您召唤。

再也看不见您慈祥的容颜,我最爱的大舅。

我仿佛听见鸟儿的欢歌,我仿佛听见山泉的叮咚,一股幽香,腊梅花傲雪开放。

您静静躺在故乡的山岗,春天的山花将您环绕;夏天的雨丝洗去您的疲劳;秋天的红叶带去亲人对您的思念;冬日的皑皑白雪伴您长眠……

我最爱的大舅,祝您老人家一路走好!

——致我最亲爱的大舅  2021年元月16日,深圳

亲爱的大舅,一路走好!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