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久治

今年初夏去了一趟川西北,从成都出发去九寨沟黄龙后,从川主寺进入若尔盖,再经红原、阿坝进入青海,夜宿久治。

久治,我这个地理达人也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县城,位于四川和青海交界,一个藏民为主体的牧业县。2000年初,所有人口加一起才2万多人。而北京一个小社区就能生活几万人。

出行前十天开始,每天都看途径地的天气预报。九寨沟若尔盖的天气隔一两天换一换,但是久治基本上一直是雨,甚至是雨夹雪,气温在初夏的六月,最高不过十度,最低还能是零度以下。车一出阿坝县城,到久治的五十公里路全部是大雨,路上车很少,偶尔看见有些骑着摩托车穿着藏袍的牧民,他们都用围巾蒙住头,只剩眼睛和鼻子,也没有挡雨装备,就这么穿梭在大雨里。道路两边都是草原,一群一群的牦牛,时不时有个帐篷。

傍晚快到达县城了,进城的道路一侧满是落石,还未来得及清理。县城最高的房子五六层吧,最好的建筑自然是政府各机关的办公楼。城区很小,五六分钟车程就能贯穿县城。

到了久治雨没那么大,还是一直淅淅沥沥下着。县城到处湿漉漉的,阴冷的天,忽然有种在江西老家过冬的感觉。可这里常年是这样。

入住甜城酒店,一直有暖气。店员很热情,很愿意跟人聊天。说到天气,她说这边最热的时候也要穿两件衣服。收拾停当,出酒店吃饭,还在下雨,街上人很少,商业也不多,很多有招牌但是没开门的店。店招多是藏汉双语的,藏区特有的“经布店”,面对面开着有两家。

我还是按习惯从大众点评找一个评价多的餐馆吃了,有十七条点评,果然也只有这家店有人气,正是饭点十桌不到的大厅都坐满了。这个川菜馆是一家人经营的,老板炒菜的空当会出来逗一逗家里一岁多的小姑娘,难得的热闹画面。观察了一下,用餐的大半是像我一样外地来的过客。如果不是旅游旺季,估计也会冷清。

回到酒店,看着窗外,入夜,政府单位的楼亮起了景观灯,莫名有种孤寂感,可能是因为没有人来人往,也可能是因为没有在城市习以为常的喧嚣声。这里没有商场,没有热闹的街头,没有琳琅满目的商品,只有网络这虚拟的空间将这与外界连接在一起。

很多人的故乡跟这里一样,凋敝,凄清,天冷的时候会有肃杀的感觉。人们随着现代化城镇化的脚步从故乡出走就回不去了,只剩故乡在沦陷。因为世界打开了,就很难缩小了。我也是其中一个。

夜宿久治,我想象自己如果一辈子待在这里将会是多么的寂寥。所以,我乐而是个过客。但是,如果久治与都市别无二致,我就失去了旅行的意义,所以,又幸而有这种体会。

远方不一定都是诗,可能更是艰苦的所在。

回北京之后,人声鼎沸居然也让人感觉幸福。

我终究还是愿意生活在庸俗的人间烟火气里。


从阿坝县的艳阳天奔赴久治


甜城酒店的窗外,在建的楼可能是酒店,年保玉则的知名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人把这里作为甘南环线或者川西北环线的一站,从久治出发去色达不是那么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