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晓姐

今天是周一,没有叫早,也没有瑜伽,有点不习惯。躺在沙发上,想起一起练瑜伽的晓晓姐,想起她对我的谆谆教导:“坚持练,保持好。”

晓晓姐,虚岁五十九,是好友柔的亲姐。她跟柔差十三岁,从排行上看是最小的姐姐。柔的出生是意外,在家里成长却是小姐姐的功劳。妈妈生柔的时候,已经快五十,一开始不来大姨妈,还以为上岸了,没想到是怀孕。等发现已经好几个月,身体原因不能引产。当时大女儿二女儿都有了孩子,所以柔出生后,妈妈觉得不好意思,决定把她送走。第一次找了鹰潭铁路局的好人家,对方要求以后不能来往。姐姐她们听到大人谈话,伤心不已,小哥四姐哭,但晓晓姐擦干眼泪,抱着柔跑到山上,天黑才回家,事情黄了,妈妈气得揍了她一顿。第二次要孩子的人来了,晓晓姐来不及跑出去就抱着妹妹躲到床底下,任凭妈妈怎么赶就不出来,对方看看鸡飞狗跳就作罢。从此之后,妈妈死了心。

八十年代,沿海经济开始发展,但内地起色不大。每天有干不完的农活,吃不光的红薯,晓晓经人介绍嫁到湖州。原以为这是改变命运的机会,哪想到男人不能干,又不体贴,磕磕绊绊中把孩子养大,培养成才,结婚成家。但没想到糖尿病找上门,糖尿病是富贵病,人看起来没事,但浑身没力气。丈夫老是骂她懒,不肯干。她做不动,又不得不,心理的怨念化作絮叨。当大姐跟她视频发现脸色浮肿,哭着联系小妹柔,小妹早发现但不敢行动,大姐一声令下,她立刻开车把姐姐接过来。

看医生,吃药,调理饮食,再逼着她每天走路锻炼,练习瑜伽,五个月后姐姐瘦了二十斤,脸也不浮肿,力气也有了,精神状态更是好,瑜伽居然也做得有模有样,她读了四本书。

她拍拍肚子,笑着说,我三十年的游泳圈居然没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