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远行的火车(3.10)

蜷缩在狭小的中铺,现在的莲花胖了很多,走几步路就喘得很,带的行李也不是很多就是非常累。

是年纪越来越大,身体也越来越差了,还是身体走毛病了?问题只是在莲花的头脑里闪现了下就丢开了,不管什么情况,趁还能走动到处走一走也不忘来人世走一遭,到了走不动的时候,或者太多俗事缠身的时候,想走也走不掉了。

早晨的阳光并不是很好,阴沉沉的天气,天气预报这两天有雨。莲花一大早就起来,把家里最后一次清理。洗衣机不停的转起来,一直转到莲花预计的时间还没有完工,早饭,中饭,莲花都吃的很饱。

早饭要做很多家务,所以要多吃点,晚饭肯定是在火车上吃了,火车餐不好吃,所以中饭在家多吃点。剩下的饭菜就全部清理了,否则等莲花回来都长霉毛了。家里剩的新鲜菜也在去朋友家拿充电宝的时候带过去了,有时候,有些人,比亲人都亲,这也是缘分吧,有过人生的各种滋味,陪伴在身边的除了有血缘关系的,无法逃脱的亲人,还有没有血缘关系的不是亲人甚是亲人。

有一首风摩一时的流行歌曲,有这么一句歌词“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一起变老。”当男人已经无法让我们依靠的时候,闺蜜的陪伴也可以天荒地老!

行李箱给装的有点盖不上了,除了笔记本是硬东西,别的都是衣服。洗衣机运转的时候,莲花最后一次检阅了行李箱里面的东西,然后盖上。床单,被套一起洗了,洗不下就分两次,身上的衣服也脱了下来,棉睡衣,陪伴着莲花一个冬天,现在可以休息下了,等待来年寒冷的到来。

中途莲花又出去买了些辣鸡翅,上次买的挺好吃,带些火车上吃不错。她不喜欢吃泡面,但没有咸的,只有面包,水果也不舒服,所以她早就计划好中午去买些带着,顺便又买了些四川泡菜和小馒头,火车上的晚餐有了。

火车是下午两点半的,莲花计划是12点离开家,她也知道往往计划赶不上变化,果然如此,衣服太多,一次洗不完,只有分两次洗,时间上就有点超了,莲花也开始着急起来。

比预计的迟半个小时,莲花拿着行李箱,提着一个装满食物的袋子,再背着一个黑色的小背包,出发了。

拿着行李不方便直接到地铁站,只有坐公交车到达另一个站台。因为迟了点,莲花的心也开始急躁起来了,快步走,走得直喘,但也没准备停下来,她知道喘是因为她缺少锻炼,平常只是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出门就现了原形,没有锻炼,就是这样!

现在的交通非常方便,很快莲花就到了火车站。看着时间她放慢了脚步,但没拿到车票,莲花总是不放心。出了地铁,她看着不熟悉的地方心里直犯嘀咕,售票厅和候车室她好像都没有来过。她看了下到处贴的标示,是她所在城市的火车站,她没有走错!她只能摇摇头,感叹城市发展的太快。

后来,莲花才看明白,这里是新建的,与老的相连接,扩大了而已,火车站还是那个火车站,只是可以从地铁直接进站,更方便,也疏散了人流量。

只是新的候车室候车的座位不是很多,只有站着。急忙奔了一路的莲花终于可以放下心来慢慢等,只是她想上厕所,可是一个人,带着东西,好像很不方便,火车上也有厕所,可是人也很多。

莲花推着行李箱进了女厕所,可能是新建的原因,行李箱可以直接推进厕所隔起来的小门。她不禁笑了笑,这还真方便了单身出门的旅客。

很快就开始检票了,又是一阵忙碌,人挤人向着指定的火车奔去。火车停靠是有时间限制的,而等待的人们却不受时间限制,只有在火车到站,进站口开闸,人们像潮水一样涌进去,带起一阵喧哗,然后塞进一个个长龙般的车厢,随着火车的启动,站台上也安静下来,等待着下一个到站的火车还有人潮。

终于踏上火车,找到自己的铺位,可是奇怪的是铺位上有人睡着,莲花反复对照她自己的火车票,没有错啊,她上前询问那位躺着的帅哥,真的挺帅的,虽然莲花没有仔细看对方的五官,她不喜欢盯着人看,但感觉挺帅,但是再帅,睡着她的中铺还是得请他起来。

对方回答说他睡这个铺很久了,莲花保持着微笑说,自己的应该是这个位子。心里却抱怨着,你睡再久这位子也不会变成你的!那人也拿出车票,上面显示着上铺。莲花继续笑着,反正这是她的位子。那人继续说着,能不能让她睡上铺?莲花笑着说,她不习惯上铺,心里想的是中铺比上铺还多十块钱呢,肯定中铺比上铺好!最终那人无奈的起身,嘴里还念叨着,被子他盖过了,莲花说没关系,把上铺的拿下来就行,其实火车上也讲究不了那么多,下了车有多少被子会洗呢?都是专业地折叠看不出有人睡过的痕迹而已。

东西放好,行李架太高,莲花没有力气举起来,就左右看着,刚才那位帅哥主动帮忙,很轻松的就放到了行李架上。

谢过帅哥,莲花躺倒自己的铺位上,闭上眼眯睡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