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一湖月光

凌晨四点,闹铃声响起归家的讯号。

黎明破晓前的魔都,街角的路灯有点疲惫,阳光还在黑暗的边缘酝酿着,我在赶往虹桥火车站的路上,等待第一趟列车,以赴这场二十年之约。

此时的丁小丁,在千里之外的广东中山,也锁好家门奔往机场,同赴此约。

此时的丽君,已从万里之遥的加拿大漂洋过海而来,说好不见不散。

……

我们曾从那里走向了四海八荒,现在终于跟随着风,从四面八方而来。走了那么远,我们在寻找一盏灯,有人说它在窗帘后面,在一个小山坡上,在一个浅水湖边,哦,亲爱的,我轻声告诉你们,此刻,这盏灯依然在那四楼的教室里,微光暖暖,给奔忙十多年的灵魂以片刻自由。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东方露白,世界沉寂,路人无几,列车缓缓启动。

或许是近乡情怯,原本激动的心此时反而逐渐沉寂,默默看着大家报告各自的方位。春天的黄昏,夏天的傍晚,秋天的夜里,还有那冬天的黎明,走过这么多的四季分明,那间教室还会一尘不变吗?

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说,尽管我们知道再无任何希望,我们仍然期待。等待稍稍一点动静,稍稍一点声响。在这个不那么热烈、也不那么寂寥的五月,我们这毫不犹豫的绽放,恰恰正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2、

沿途的晨曦尚未散去,列车已停靠三门站,老同学张乾雄驱车50多公里来接。

受同学们的信任与委托,我和丁小丁同学担任聚会主持,所以提前几个小时赶到了现场。

站在校门前,恍如隔世。回家多次,从未进来过,今天就慢慢地重温一遍。

学校的面积扩大了好几倍,几栋全新的教学楼屋檐相连,坑坑洼洼的足球场如今绿草成茵,可惜那棵银杏树已不见踪影。当年环校的东湖,已成为了校内的一汪春水,今晚的这湖月光,将会煮沸大家的回忆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3、

“二十年相聚,青春不散场”,终于涂鸦出差强人意的板书时,同学们已三三两两到来,相互诧异彼此的模样,瘦的变胖了,胖的变瘦了,一头浓密的黑发也被岁月收割地所剩无几。你捶我一拳,我拍你一肩,再加上一地的哈哈大笑。

教室里原来的水泥黑板处,已成大屏幕。小丁同学赶制的视频,正循环播放着过去的老照片。看到这些照片,大家围在一起,左一言,右一语讲着那些裙角飞扬的记忆与鸡零狗碎的过去。很奇怪,记忆中总是充斥着不足为重的小事,一个迷离的眼神,一个不经意的手势,一句好不走心的言语。


图片发自简书App

4、

随着郑志湖校长、陈达豪、金建荣、柴松山老师的落座,20年同学聚会正式开始。

非常赞成丁小丁的这段主持词: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有如“月印万川”。对于“月亮”来说,任何一条河川,只是千千万万条河川之一;但是,对于万川来说,“月亮”就只有一个。我只是老师们教过的无数学生中的一个,我不可能对老师有过任何影响,但是,老师们在我身上烙下的一些印痕,长长久久。

今天又见到传道授业的恩师,仿佛还是二十几年前的模样。老师们教导我们学习做人,苦口婆心。应该庆幸,在我们最美的青春年华,投入母校天台中学的怀抱,遇到在座各位最好的教师。

获聘第十届国家督学的校长郑志湖,是浙江省基础教育界首次受聘此职的校长,也是全国劳动模范,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知乎上是这么评价他的:他是天中的传说!他是老师、学生心目中都无比敬畏的一个传奇!他年近花甲却能量爆棚,批改作业、备课到深夜却能6点前起床。”“顶着一头斑白,至今仍站在讲台上,声如洪钟。”荣幸的是校长他全程参与了我们班的聚会,并向同学们介绍了母校110年的历史变革,和近20年天翻地覆的变化。

陈达豪老师,高中三年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经历过一场大病,身体尚在康复中,微微颤颤的他重新点了一次名之后,给我们再上一趟20年不下课的国学课,教诲我们秉持传统文化,坚守仁义礼智信。金建荣老师,主教英语的他却已在文汇出版社等出版两本散文集(大家也终于明白我为什么说我的写作是语文老师和英语老师教的),骨折未愈,撑着拐杖,爬过一格又一格地楼梯,来到四楼教室,。柴松山老师,如今已华丽转身为地方领导,当年刚浙师大历史系毕业不久,知识渊博,说古谈今,极大地开阔了同学们的视野。


图片发自简书App

5、

“花开时节正逢君,花盛时节未陌路,是人生多么大的缘份。我们在最鲜美的年华相遇,然后定格在彼此的时光掠影里。”

我们相逢,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二十年,别来无恙, 一向可好?

终于等到彼此,幸亏还好,只是还好,彼此没有忘记,不负梦中相思意。

身材从瘦弱型升级到领导型的吴江同学,依旧保持着标志性的冷幽默;当年伶牙俐齿的庞丽君同学怎么说话断断续续,是激动的思绪超越了语言的速度,还是国外的月亮将国语全部照在了山岗上,忘带回国?当年貌似不善言辞的梁灵蓓同学、王金兰、卢菊丽同学,却让同学们耳目一新,这些年的阅历、知识、气质都在寥寥数语中,慰藉人心。

最打动人心的分享,应该属于罗恩飞同学,她带着援疆的故事,还有故事里的花朵和歌儿来到这里。

转身看她,五月的流光和惊艳洒落在脸庞,鲜活的思绪细细碎碎洒满整个眼角眉梢。


图片发自简书App

6、

不觉间,天已黄昏,山谷中已有点点灯火。

寒岩村的寒山茅舍,大家围坐,把酒就小龙虾,把我们的懵懂青春,从扉页开始,一段一段,一篇一篇,再说一遍。

是谁在说,读书的时候仰慕你那一手好文章;是谁又在说,经过一番生死考验,生命又有新的认知;是谁还在说,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中也要为自己抹上一道口红——

其实,同窗,就是你温暖我一下,我温暖你一下,然后我们一起来日方长。

一杯一杯,伴着一个又一个的陈年旧事,和着一路的艰辛奔波,还有猝不及防的宿醉。


图片发自简书App

7、

微风虫鸣中醒来,薄雾笼罩山野,有农夫荷锄而出。

为赶高铁,匆匆而去。岁月终将瘦了风华,我们正茂的青春也被吹成了干苍。

在学飞同学的车上,收到一条微信:本想送你,拉开窗帘,恰好看你上车而去,那就目送吧。

此刻,舔读着夜的肃穆,风的安睡,月亮的含蓄,星星的眼睛,整理思绪,整理文字,整理相聚。

已回上海好几天了,心仍念想那个下午与晚上,在这个白云苍狗,瞬息万变的人间世里,二十年的时间算不了什么。可我有根深柢固的怀旧习惯,对于天台中学高三3班的这份执着,情不能已。母校虽然变得厉害,但总有些地方,有些事物,有些人,可以令人追思回味。比如说那个略显破旧的教室,那个变得漂亮的东湖,还有那场龙虾与酒,那场情深意浓的宿醉!

夜深,花睡,这是我猝不及防的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